整体跟上正法進程是至关重要的


【明慧网2005年1月8日】从99年7月20日开始邪恶疯狂打压、诬陷师父,迫害大法弟子以来,在这场严峻的正与邪较量所表现的这场巨难中,大法弟子整体的正念正行是至关重要的。在这里我把所经历的知道的我们地区部分大法弟子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这条路上,正念正行放下生死坚定的维护大法的伟大壮举写出来与同修们共同交流。

2000年10月份,我们地区安图县二道白河大法弟子,王铁松,肖国兵二人被非法关押進延边劳教所。前者被判3年,后者被判2年劳动教养。二人在劳教所都是一身正气,坚持真理不配合邪恶,关键时刻都能正念正行放下生死,挺身而出坚定的维护大法,遭受到恶警非人的折磨和酷刑迫害。肖国兵因不配合邪恶,被恶警李文斌、伊光日拳打脚踢,双手反绑吊大挂,用粗塑料管子抽打直至昏死过去,1个月后还全身发黑发紫。

2001年11月30日在延边劳教所组织的全所劳教人员大会上的文艺演出中,延边艺术团的演员(此人是国家曲艺协会会员)以相声小品表演的方式谩骂、诬蔑我们的师父,并攻击大法。在这关键时刻,肖国兵第一个挺身站出来,随后于建华、谷印东也站起来大喝一声:“住口,不许诬蔑我师父!”

恶警当众把三人抓住拳打脚踢。

王铁松突然挺身也站出起来大喊一声:“住手,不许打人。”制止恶警行恶,也遭到了恶警的殴打。

四名大法弟子被带出演出会场,恶警又对他们進行了酷刑迫害。三人被关進了铁笼子,一人被关小号。直至2001年12月4日晚5点钟,只有5天的时间,王铁松被迫害致死。劳教所竟对家人说是不吃饭饿死的。

王铁松被迫害致死后,肖国兵也同延边劳教所的所有大法弟子一起转到了九台劳教所。在九台劳教所肖国兵表现得更加坚定,他多次因不配合邪恶遭受毒打。在一次全劳教所组织的转化法轮功学员观看诬陷大法的电视录像时,劳教所孟所长带领管理科、教育科的头头检查各监舍的观看情况,肖国兵不顾邪恶的重重压力站出来对孟所长说:“孟所长,我想和你谈一谈。”孟所长说:“你说吧。”肖国兵说:“所里放的电视录像都是栽赃陷害诬蔑我师父,攻击大法的,我修炼法轮功,我是大法弟子,不能看。”孟所长给肖国兵加期了3个月。关押在严管小号每天给2块不足2两的苞米面窝头。肖国兵并被判2年劳教,劳教所最后给他加期一年,3年到期后,没办法再加期了,最后不得不释放。

肖国兵出来后,担任高中老师的工作也被学校辞去,他只能靠给几个补习功课的学生维持生活,但他没有忘记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把他亲身经历,把大法弟子在劳教所遭受的邪恶迫害用真实姓名通过明慧网给以曝光。当地恶警多次恐吓、骚扰,最后在被迫害中失去了宝贵的生命。邪恶造谣说肖国兵是自杀。肖国兵在两个劳教所遭受了3年严重的迫害都闯了过来怎么能自杀呢?我们不能听信邪恶的谎言。

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有个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整体圆满回归的问题,肩负有更大的使命,所以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大法弟子,在慈悲焦急的期盼着走错路的大法学员和没走出来的大法学员走出来。没有做好的大法学员和走不出来的大法学员,不走出来的时间拖得越长,无形中越给精進的大法弟子和被关押受迫害的大法弟子造成魔难,严重迫害,甚至失去生命。

同修们,你们可能不知道,在延边劳教所2001年11月30日那次观看演出的有近百名大法学员,虽然有个不同层次走出来证实法的问题,而当师父被诬陷,大法被破坏,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时,那么多大法学员都干什么去了?都处于什么心态?正念哪里去了?心性在什么位置上,为什么都不走出来证实法,窒息邪恶?

师尊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讲:“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每一个大法弟子在突发事件发生时,当时实际表现中不同心态的那一念是至关重要的。很多人无意中就帮了旧势力的忙,加重了对走出来坚定维护法的弟子的迫害。如果在场的大法弟子大多数都能站出来维护大法,窒息邪恶,先走出来的大法弟子能遭到酷刑迫害吗?还有将王铁松迫害致死的因素吗?如果我们大法弟子都能整体跟上正法的進程,都能在自己所在的心性标准做好自己应该做的,邪恶也不可能总咬住他不放,以至失去生命。

这些失去生命的大法弟子,虽然修得并不完美,但并没有走旧势力的路,而是非常坚定的走了证实大法之路。我个人认为,对他们的迫害中,恰恰有一个因素,就是相当一部分大法学员的心态偏离了法,促成了这种现象。邪恶的旧势力就是想利用“杀一儆百”的手段给大法弟子施加压力,设置障碍。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整个地区真的被它的障碍所阻,不能抓紧时间走出来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那才是真正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而自己及众生千万年的等待也将毁于一旦。

如果我们在整体上真正能够形成强大的正念之场,正念正行坚定的维护法,就会使邪恶失去逞凶的空间,精進的大法弟子有的被抓、有的被加重受迫害甚至失去生命的现象就会减少甚至完全消失。现阶段实际上整体有漏没做好往往容易被钻空子。如果我们不能正确在法上认识问题,就会反过来影响不能走出来的和不精進的学员,使他们更难走出来证实法,会认为精進走出来证实法就要被抓、被迫害或者被迫害致死,随之为私为我的怕心,各种执著放不下的心相继而出,这一切放不下的心又障碍着他们真正做好三件事。

在全国有很多精進的大法弟子做着惊天动地的伟大的正法之事,他们所遭受的苦难、酷刑迫害或失去的宝贵生命,都不会白付出,都将在我们的继续努力下使更多的众生得救。问题是我们其他学员如何再進一步的向民众揭露邪恶,讲清真象,救度众生。

在这里让我们共同温习师尊的教导:“怎么样配得上当大法之徒?是那些躲在家里所谓学法的人吗?只是想从大法中获取、不想为大法付出的人?特别是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在所谓的在家看书中向大法索取,这是什么人?你们自己来评判一下。”(《也棒喝》)

其实,没有做好和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们,不能走出证实法才是真正危险的、可怕的,因为旧势力总是要对这样的学员下毒手,它们想证明你不配当正法弟子。我们一定要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不能因为一生一时的执著与人心毁了自己的永远。冲破封闭自身的各种执著都走出来吧!时间就是生命!让我们形成一个强有力的大法弟子整体,用强大的正念解体一切邪恶黑手的迫害,救度更多的众生。

个人认识,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