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教师的经历:得大法疾病全无 走出来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4年12月12日】我是一位教师,因患头痛、腰痛、风湿关节炎、胃病等疾病不能继续任教,1993年病退回家休养。1997年2月幸得大法,7年多来未吃一颗药,身体疾病全无,恢复健康,心情愉快,视野开阔,深知大法神奇,恩师的慈悲救度。

99年7.20晚上,派出所和镇政府派车把我和辅导员、部分炼功点组长拉到派出所审讯,我在强压下签了字,没有坚决否定抵制。后来学了师父新的讲法,才痛悔自己没有在法上,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站在师父像前合十,向师父认错,保证今后不再做错事,加强学法,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决不配合邪恶,坚定正念正行,修炼大法到底。

我认识到师父要求我们要做好的“三件事”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和修炼途径。这三件事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紧密联系缺一不可的。师父要求我们把学法放在首位,这是我们提高的根本保证。只有学好法明晰法理,弟子的一思一念,言行才不会偏离法,才能不断提高心性和层次,只有学好法才能正确理解师父的传法度人,救度众生的内涵,才能有正念正行,开智开慧,才能敢出来讲真象,讲清真象。学好法才能增强发正念的威力。

大法弟子在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中,必须重视发正念,我们发正念是在运用佛法神通。实践中我多次体会到发正念的威力。列举一二如下:

2001年的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去张贴真象标语之前首先发正念,当我们快要贴完时,我被一个守夜人抓住,他以为是小偷。这时同修走上来镇静的说:你没权力抓我们。然后我们就讲明了我们的身份,告诉他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在这里贴真象标语。并向他讲了法轮功的真象,他静静的听完后说: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们是小偷。我们告诉他们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我们不会做坏事。他说我也知道。我拿了两份真象资料给他,他高兴的收下还说“你们把所有能贴的地方都贴上吧”。这事让我体会到发正念的威力,讲真象时能做到正念正行,就会出现奇迹,化险为夷。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

我和老伴都是大法弟子,经常切磋“什么是大法弟子的走出来”,我认为所谓大法弟子走出来,就是首先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要认识到“当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归真,返回去。”(《转法轮》),在邪恶的迫害下敢于走出来维护大法、坚定的学好法、敢于向世人讲大法真象、坚持发正念、除恶等。

1999年7.20以后儿子媳妇们因受邪恶谎言的毒害,对我们炼功不理解,限制我们出去做大法的事。我们悟到:要随师正法,首先要扫除家庭障碍,必须把家庭环境正过来。我们俩相互配合寻找机会向他们讲清真象,把真象资料给他们看,把我俩修炼大法后的变化和所得到的好处讲给他们听,他们不得不承认法轮大法好。明白了真象后他们不再限制我们的行动,一有机会我们就给其他有缘人讲。

我们也找机会向世人讲真象,如参加亲戚朋友的婚丧事、祝寿,在宴席上讲,在茶余饭后讲,我还利用向老岳母祝寿的机会向所有在座的亲朋好友讲了大法的真象。我们也去过偏僻的山村,和受谎言欺骗而不敢走出来的同修一起学法切磋,并向他们讲真象,使他们明白了真象。

2001年的一天晚上,街上散发了大量的真象传单和张贴了许多大法标语,其中有用笔写的。县公安局来人非法搜查了大法弟子的家,并抓走了一个大法弟子铐在镇派出所,当晚我们全体大法弟子发正念加持他,清除迫害他的邪恶,天亮前他走出了派出所。因这事邪恶未出示任何证件就抄了我的家,未搜到任何东西,恶人们不甘心就让我写一篇炼法轮功经过的文章,我知道他们是想对我的笔迹。当时我念很正就写了一篇修炼心得给他们。他们威胁我不准再炼功,再炼后果严重。我说炼功动作没有阶级性看不出那里反动。正法至今,我们才明白江氏镇压法轮功全是违法的,警察无证搜查大法弟子的家,非法抓捕,关押大法弟子是侵犯人权,践踏国家法律,是犯罪行为。师父在法中也讲过要用常人的法律来保护自己,彻底揭穿江氏集团的犯罪行为,将他们绳之以法,以救度众生。

我有幸得到大法,得到师尊的救度,知道了做人的目地,在这几年的正法修炼中我们也在按照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在做,但还做得不够。看了师父《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经文:“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更感责任重大,还需更加精進,不愧对大法弟子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