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生死关的考验


【明慧网2005年1月9日】
(一)

听说我想写老赵的故事,老赵和他妻子老朱可高兴了。老赵说他女儿要他一定写下来告诉人们法轮功好,否则就太自私了。他自己对这两次生死关也有许多认识,也想写,可15年没动笔,着急写不了。

老赵,今年76岁,老朱,65岁,他们在国内97年得法。我认识他们是在1999年的4月,他们刚来海外探望他们的两个女儿。因我们的炼功点离他们住的地方最近,他们就和我联系上了。一见面我们就谈了很多很多,他们修大法的诚心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之后我们接着又见了几次面,一同参加了在我们城市里组织的法轮大法咨询活动。不久他们就搬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去了。

2001年11月底我和同修们一起到法兰克福机场迎接德国西人学员,他们是36位学员中的几位,刚参加了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震惊中外的抗议迫害法轮功的和平请愿。在欢迎的同修队伍中我意外的看到了老赵老朱,我惊讶的发现老赵十分消瘦,似乎大病过一场。他告诉我他经历了一次生死的较量。

自老赵得法后好几年里没遇到过难,很顺利,打坐两个小时也不痛,别人说他修得好,没关过。他心里纳闷:也不消业,什么难也没有,是不是修得不错?

2001年7月他肚子突然疼痛不已,吃不了饭,人迅速瘦下来。他的两个女儿非要他到医院去,他拒绝,修炼人怎么有病?不能给大法抹黑。不料他的状况越来越令人担忧,人已经不能动弹了。大女儿准备给他吃一点安眠药,好在他睡觉时把他送到医院去,这遭到了老朱的拒绝。女儿便下了最后通牒:“父亲若走了,我就不认你这个母亲!”老朱心动了,老赵心里也七上八下:不上医院若死了的话,怎么向家人和别人解释?炼法轮功不上医院,炼死了;上医院吧又违背自己的意愿,难啊!他问妻子:我如果走了你怎么办?老朱说:我受不了。老赵心里难受极了,他感到生死关一步步向他逼近。有同修得知他的处境后认为他该到医院去检查检查,心放下,就没事,否则家里矛盾更激烈。老赵终于同意了。

他那时已严重到救护车不得不赶来护送他到医院去,一检查医生就对他女儿说:没希望了,晚期肠癌。女儿不敢告诉父母实情,一直瞒着。她们心里暗自求神保佑,求李洪志大师保佑她父亲。由于老赵的病情相当严重,而且医生发现他的肝上有奇怪的亮点,就不知所措,许多专家名医,甚至从美国赶来专家给他会诊,最后决定试一试给他做切肠手术。女儿们看到了一线希望马上同意了。老赵当时心情很沉重,不断坚持学法,背《洪吟》,发正念。炼功点的同修来看他,送给他一盆好看的睡莲花,一起帮他发正念。一位开了天目的同修告诉他,他看到法轮在他身体里转得很快,黑气被排出去了。他听后十分感动,他有时会怀疑师父是否在管他,这下可放心了。手术切肠切了三分之一,在医院里他仍然吃不進饭,消瘦,他悟到不该住医院了,就坚持出院,就这样住院不到一个月后他回家了,不久体重奇迹般迅速恢复到130多斤。家里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他若不学大法早就没希望了。

几个月后,即2002年4月江××来访德国,老赵和老朱顶着刺骨的寒风参加了学员们组织的所有抗议活动。谁能想到老赵在几个月前还在死亡线上挣扎呢?他的经历无疑向人们证实了大法的威力。

(二)

今年元旦前后在同修们的学法交流聚会中我又见到了老赵老朱。去年11月份从同修那儿我听说他们俩到了曼哈顿参加了法会和证实法讲真象活动,第一次荣幸的见到了师父,我真替他们高兴。这次见到他们时,他们笑盈盈的告诉我他们在纽约见到了师父三次,有一次就他们俩在路上,一辆车停在他们跟前,车门打开,师父慈祥微笑着伸出手,和他们握了手。“真是太激动了,我的眼泪唰的流下来”,老赵兴奋的告诉我。

我注意到老赵的脸上的气色很好可十分消瘦,我不解的问其缘故。他点了点头不语,心情显得有些沉重。在一旁的老朱忍不住的说:“今年(2004年)他又过了一次生死关,过得真难啊。”我十分惊讶,他的第一次生死关就够惊心动魄的,这第二关又是咋回事呢?

老赵说自他第一次过关后几年里他身体状况一直很好,直到2004年3月份他突然走不动,尿频,身体消瘦下来。她的女儿见势不妙,坚持送他到医院去检查。检查后发现他得了糖尿病,身体严重脱水,正常血糖的指数为100左右,可他的高达600。直到这时他女儿才告诉三年前老赵就是晚期肠癌病人,可这次又是严重的糖尿病,而且肝里有癌块。这次医生严厉斥责他女儿,三年来不治疗不检查,这次要做肝里癌块切除手术。为了谨慎,医生又让他再详细做一下身体检查,不料肺里又发现了癌细胞。医生说必须先化疗肺里的癌细胞,除掉后再做肝块的切除手术。两个月不断的体检,老赵和家里人精疲力尽,女儿们一个劲埋怨医生,手术仍迟迟做不了,老赵老朱意识到这是师父在点化他不要动手术。可女儿又动真格了说什么父亲也要去化疗。又如同上次一样老赵犹豫了,最后同意做化疗。

做了两个月的化疗,人很难受,不过意外的是他很精神。和他一同做化疗的年轻人都爬在床上起不来,他还到外面和同修一同去炼功,发资料,当时天气很冷。他每天看书学法,发正念,在化疗期间和老朱一起改字改了四十多本大法的书。他家人看到他和其他病人的不同,知道是炼法轮功的缘故。化疗了两个月,医生一检查顿时紧张起来,因为他肝里的癌块没减小反而增大。当女儿们听到到这个消息时如雷贯耳,人发呆,脑子空白,这下没希望了。老朱一下清醒了,这不是师父又在点化吗?炼功人不会得病,这只是假象。她把所有的药连同亲朋好友到处设法弄到的珍奇草药一古脑儿丢了。老赵也意识到师父一再等他悟性上来,他马上停止了化疗。医生们也无可奈何,知道就是做手术也管不了多久,这种病是没有希望的。

到家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老赵又奇迹般的恢复过来,没有用任何药,血糖指数又正常了。当医生问及他的情况时,他女儿高兴的答道:好了。医生疑惑的神色告诉她,他们不相信。身体恢复正常后老赵想到曼哈顿去参加讲真象,他告诉同修下次有机会把他们带上。去年11月份他们决定去纽约。女儿不放心,要他多疗养疗养再去,否则身体吃不消。他说我不是去玩的,去参加法会,证实法,我们师父会保护我。

我问老赵到纽约后的情况怎样,“那还用说?精力充沛,开法会,游行,街上发资料,更让我高兴的是我们三次见到了师父。”,老赵又补充道:“当师父握着我的手时,我泪流满面,慈悲的师父一次一次呵护我,使我闯过一次次的大关…”。一同修陪老赵老朱从美国回到家,他女儿们下班后赶来看他,个个心里有些紧张,当她们一看到父亲红光满面,精神抖擞,比去前还要好时,都发自内心的赞叹:法轮功太神奇了!

(三)

当我向老赵问起他如何看待这两次生死关时,他滔滔不绝,谈了许多许多。他说这两次考验是对他是否真正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严峻考验。他以前在部队和县政府工作过,长期受共产党的教育和影响使他对神佛持怀疑态度。他得法是由于妻子炼功后顽疾好了,自己也开始看书,觉得书写得好,就开始炼了,可总觉得书中有太玄乎不好理解的地方。就在他第一次过了生死关后,还留有悟不到的地方。他想如果他当时不去医院的话,情况就很难讲了,他感到科学还是起了作用。正由于这种对大法的不坚信又招致了第二次生死关的考验。他当时还希望通过化疗化掉癌细胞,还想通过常人的方式解决问题,现在看来如果癌细胞当时被化掉的话,他又该相信科学了,他真切的体验到师父的慈悲,针对他的执著利用这种方式来提高他的悟性,正是经过第二次考验他对大法完完全全的相信了。

提起旧势力的迫害老赵深有感触的说,他花了很长时间才弄明白这个问题。他第一次遇生死关时根本还不理解旧势力的迫害,当时只觉得他自己不精進,误在一个层次中上不去,到时候可能就寿终了,而且在具体问题上还有糊涂的地方。比如有同修问他,随着正法的進程旧势力被消灭的越来越少,为什么迫害还那么厉害?他虽然知道师父是从整个宇宙在正法,常人表象不能说明正法的進程。可当他想到自己的病时,同修的问题也使他回答不了,他不清楚自己的情况是病呢,是消业呢,还是旧势力的迫害。后通过学法及交流,他渐渐的明白了修炼人的身体不断被高能量物质代替,这个放射量大,常人的病菌,阴性的东西一下就会被这个能量化掉,所以修炼人没有病。他认为他自己是老学员,学法一直很重视,从道理上对法有很多理解,不应该是属于不精進的情况,也不该有这么大的业。他明白了这和旧势力的迫害有直接关系。他后来看清楚了,旧势力抓住他对大法还不坚信的漏洞,迫害他使他得绝症,让他的心动摇,不仅如此还要通过他的难造成周围人不相信大法。他说,师父在去年11月份纽约讲法中提到旧势力安排一个两个人死掉,考验周围的人还信不信大法的讲法对他启发很大,就象是针对他讲的。他庆幸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闯过了大难。

对正法的理解老赵也谈了他的思想过程。他很明白只重视个人修炼不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弟子。要修自己,但更重要的是救世人。道理上他很明白,可落实到实处就难了。他住的城市里每天都有从大陆来的游客。他感到跟他们讲真象太难,他们中的毒很深。所以他没有耐心找他们讲,只跟极个别人讲得了,他在同修发资料时就暗自发正念代替自己去讲。他意识到他自己的悟性不够,总觉得难,还希望那个迫害大法的魔头和它的爪牙死几个就好了,人们就会醒来。他说这些想法都不对,祈求常人社会发生变化。这次到曼哈顿后,受到正法洪势的鼓舞,感到自己责任重大,在一周里他和同修们经常到地铁出口处发资料,就是中国人不接,他也不气馁。当他看了《九评共产党》后一下子明白了那些中国人为什么受害那么深。他当时在共产党的教育下同样受到那一套思想体制的禁锢和毒害。而共产党的产生和发展也是旧势力的安排,其目地就是阻碍正法,毁掉生命,所以他感到自己的责任,要去救那些受欺骗的中国人。

经过这两次魔难后老赵还体悟到:他对亲情太执著,顾忌家人的态度,而没有用法的标准来衡量判断。还有一点,修炼人不能忘记向内找。由于心情不好,身体不适,他有时会指责老朱不善,伤她的心,而没为她的处境着想,他感到修掉自私的心是修炼的关键。自私是旧宇宙生命的基点,要去掉它最难最痛苦,而它对修炼人的制约力又最大,因为它来自生命的最微观中。修炼人不向内找就是为私的表现,他现在更明白了,修炼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修自己,向内找。

看到老赵有这么多的深刻认识,我很为他高兴,他在修炼的道路上无疑跨了一大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