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不去难精進


【明慧网2005年10月10日】读新经文《越最后越精進》,想起在1996年的《在休斯顿法会上的讲法》中,师父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在很早的时候,在印度有个婆罗门的弟子修炼,修得很精進,在山里他自己独修。有一天一个猎人追一只鹿,把这个鹿给射伤了。这只鹿跑到他这儿了,他就把鹿藏起来了,保护下来了。他在山里一个人很寂寞,然后就养这只鹿。人啊执著心不注意是很厉害的,这种常人的可怜心、人心对情的执著,都灌注在这只小鹿上,后来他对这只鹿就很执著了,最后这只鹿简直成了他最亲密的伙伴哪,结果他就把很多精力用在这鹿上,他打坐的时候思想也静不下来,在想给鹿吃什么,放松了他的精進。

过了些年,这个鹿有一天突然死掉了,他就非常痛苦。他总想这只鹿,他就更不能精進了。这时他的年岁已经很大了,你不是修炼的人生命就不能延续,他不能修炼了,他生命就结束了。在他生命结束的时候他还没有想他的佛法,他还在想这只鹿,因此死后他就转生成了鹿。人在临死的时候执著的想什么他就可能会转生成什么,所以他一下子就转生成一只鹿。这很可悲。一个修炼的人,修炼的很不错,最后毁于一旦。”

修炼人是要修出三界的,而放不下三界内的情,最终的结果是修炼前功尽弃,可悲可叹。

为什么情这么难放,是因为人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就已经泡在情中了,先天带来的观念、后天养成的观念,在情的作用下被進一步加强、放大,人就时时处处用观念来衡量一切事物:这样好,那样不好,人活着就得实现“人生价值”,出人头地,光宗耀祖,接续香火,争口气,得到社会的“承认”,等等人“应该怎样活着”的观念。

大法的修炼者也是从一个常人开始认识大法,逐渐走入修炼的,这些人的观念也随之带入修炼中来,那么在实修当中,就要逐步清醒,分清自己的本性和这些后天的观念,让自己的真念主导自己的一思一念,而不是让这些后天的、低能的观念影响自己、改变自己的修炼道路,甚至放弃修炼机缘。

人的观念真是根深蒂固,往往表现出来时,修炼人自己却不易察觉。比如我自己是一个30多岁的男青年,在国外拿了学位,家人和亲戚都盼着早日出人头地、早结良缘。但现实是,我在常人中的工作时有时无,经济很紧张,自己的大法项目忙、工作环境特殊、与人接触少,可以说比庙里的和尚还寂寞,所以婚姻之事更是“渺茫”,家人催促之时唯有应付、许诺。有时忙过之后,又不能静心学法,人心就开始翻腾:是不是太苦自己了(苦其实是好事啊,不精進才觉的苦),我这样忙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看别人有工作有房子,至少还有老婆孩子为伴,我是不是也得为自己多打算,大法工作还有别人干,我少干或不干也行,自己有时间去常人中“奋斗”一番;甚至想到回国是不是能改变“困境”,象自己的大学同学那样回国当教授、成家……?

这时,学法也学不進去,书一页一页的“读”过去了,眼睛忙,心也忙,想的却都是前面那些东西,一晃一小时过去了,却感觉象没看书一样。早上的炼功也松懈了很多,常常一周才炼一次功,因为早上时间全睡过去了,起来后翻个身又立刻在电脑上忙开了,日复一日,大法工作成了“常人工作”,学法成了“例行公事”,炼功成了“可有可无”,时时修心成了“没时间想”。长时间以来,心性不提高,借口没时间而不愿向内找,与同修的隔阂有增无减,出问题责任先往外推,坚持己见,不包容他人,遇棘手的事推给别人,自己就“喜欢”干自己干熟了的活,安于现状,沾沾自喜。时间长了,工作干了很多,但造成的麻烦和干扰也不少,自己迟迟不去的观念和人心成了大法项目的真正阻力。

自己为什么会时不时的被这些观念干扰、变的意志消沉了哪?

其实这是自己对于人中的“幸福”还没有看透,虽然对常人的名利看的很淡了,但内心深处还有那么一丝执著,觉的那样的“成就”还是值得追求的、有意义的。在迫害很严酷、证实大法的工作很紧迫的时候,自己这些执著就被暂时压下去了,忙于大法工作,虽然忙但意志消沉,并不精進,其实是没有真的修去人心。目前正法形势剧变,各方面环境相对轻松,证实大法的工作不那么紧的情况下,这些人心就又冒出来了。

而这些如何才是“过的好、实现价值”的观念恰恰不是自己的主念,而是后天意识的沉淀,其实是束缚人的,让人觉的只有这样走才是“有价值”的一生。我想这也是旧势力有意安排给人,以至给今天的修炼人的,它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走向神的一把锁、一个关。我要把它看重,放不下它,我就冲不出人,为它忙碌,为它活着,最后却发现这都是一场空,官再大、钱再多又能如何?只有修炼回升才是真实不虚的,才是我们来在人间的真实使命。

作为一个修炼人,溶于法中,他能够看透这一切,能够超脱观念的束缚,却不等于放弃常人的工作和正常生活,哪怕家里的房子是金砖盖的,床是钱垫起来的,也没什么,照样修炼,因为他的心不执著于此。常人的工作和生活不仅仅是生存的手段,更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好场所。我要干好工作,得到好的薪水和提拔那是自然达到的,却不是执著的“奋斗”得到的;慈悲对待家庭和世人,却不执著于证实“我如何好”;一切都从缘而来,为救度众生而做,我也不会把常人的得失看重、觉的苦,吃苦当成乐,其实迷于情中、跳不出来、忙碌一生才是苦哪。

我还在修炼中,认识到不足只是第一步,如何让证实法的正念时时主导自己的一思一念,才是精進,这是要在今后的学法修心中逐步认识的。溶于法中,不被常人的情和观念带动,清醒理智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那才是师父最想看到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