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修炼 放下名利情的执著


【明慧网2005年2月16日】时间飞逝,一眨眼功夫,已经修炼两年多了。回顾这两年多来的正法修炼过程,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与苦心救度,这种无以言表的心情,只能以更加精進,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来回报。

自从得法后,没有老学员们所说的个人修炼时期,那个认识过程,而是直接投入证实法的工作中,就在做的过程中同时修自己。由于常人的工作与电脑有关,所以先后接触传真、网路工作。想来也是奇妙,从小我是一个文静害羞的人,朋友之间在一起超过两个人,就使我无法自信的说话。可是修大法以后,从去掉怕心,在大型交流会主动谈自己的心得,到上台报告心得,甚至现在需要主持小型的交流会,还有同修认为我的表达能力不错等。而从小我的文笔不怎么好,可是修炼后总爱写心得,甚至现在要做些编辑真象材料的工作。如果抱着原来常人的经验和观念,这些都是令我意想不到的事,但是大法的威力,似乎让我无所不能。我想都是师父赋予我在参与证实法中需要的能力,有什么样的意愿,师父便会安排什么样的能力,而不是人为的认为自己可以做什么或无法做什么,需要破除常人时期旧有的认识。在几次做揭露迫害资料的过程中,很想针对某些迫害单位及恶人去做揭露,但是苦于资料不全。但在后来不到几天时间内,当地大法弟子便发表了较完整揭露邪恶的文章。我看不到另外空间,更不知自己具有什么功能,但在这个过程让我体悟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另外空间就在起着作用,只要念正,师父什么都可以帮我们做!

现在才发现是师父有序的安排,在修炼的过程中使我见证到破除常人观念的奥妙,同时获得迈向下一阶段历史使命的能力。因此后来接触了资料编辑工作,并负责部分资料组协调及编辑工作。协调是需要安排一些事项并和同修联系交流,做资料则需静下心埋头专注来做,这一动一静两种不同性质的工作,常使我摆不正关系。如协调工作需要花许多时间,所以很多时候就尽量用电子邮件代替,除非较紧急的事。因为只要一通较长时间的电话,就可能打乱要做的事。

记得有一次,一位同修一大早就打来电话,照过去的经验,与这位同修的通话通常较久。因为当时准备要炼功,而知道自己在炼功这部分做的很不足,常会因为没安排好时间,耽搁了炼功。好不容易连续几天都很坚持的炼,所以很不希望被打断。加上当时同修一下说了一些较为负面的话,那时真快要耐不住性子了。心里嘀咕着怎么一大早就来说这些话,而且还打乱好不容易坚持下来的炼功时间,这通电话不知要说多久。过了一阵子,心想这么下去没完没了,才发现自己很急躁,提醒自己要保持祥和啊!同修有困难,虽然看得出是有些执著去不掉,但是自己现在不也是很执著的想快快结束通话,自私的想去做自己要做的事吗?静下来听了一会儿后,心想反正已经说了这么久,那就说吧!提醒自己待会儿不能偷懒,一定要炼功,如果想偷懒则是自己的问题。于是开始用心和她交流,虽然这通电话说了许久,不过总算有些帮助。通话结束后,心态平静没再去多想,如果是以前可能会有些烦躁,得失心起来了。开始炼功后,盘腿出奇的顺利,也不太痛。才悟到即使一件小事都有我们该修的,有时候人为的想安排自己所有的时间,一旦不如自己所愿,急躁心、得失心全起来了。其实这些皆源于那颗私心,有所求之心。如果能放下那个私心,为他人着想,心性提高上来了,一切也会很顺利。

记得在开始修炼的第一年,我只是做着自己想做的讲清真象工作,从未真正加入一个小组,因为当时觉得加入一个小组可能要开会交流啊!觉得很不喜欢开会,时间被限制住。随着正法修炼路上的要求,直到辅导员找我做一项具体工作,才发现自己过去都是为私的,只想要自己想要的。但是将来新宇宙是为公的,如何在修炼过程中达到新宇宙的标准,去掉自己种种私心。就像这个协调工作,看不出直接去做成一件事,可是在过程中,却要不断去掉自己的私心,加大容量,否则没法坚持走下去。自己几次遇到的瓶颈,也都与这颗未去掉的私心有极大的关系。
  
当协调工作与资料工作没法完全兼顾时,就常生起对协调工作逃避的想法。如协调工作繁杂,接触各种复杂情况,却看不出直接成果;资料工作则只需耐下性子一个人做,却可看到实际成果。但当自己也对做资料没有信心时,就有想换证实大法项目的念头,如回到原来网路讲清真象的项目,这是我熟悉的领域。其实背后都是为了暂时解脱这个困境,求安逸心及强大的得失心在作祟,觉得困难没法突破,觉得继续下去看不到成果……等等,也源于自己的有求之心,那颗私心。

过程中经历几次较大的挫折,摔摔打打中每次要真正坚持走过来,都需提高自己的心性、放大自己的容量才行。最近的一次几乎让我真的想放弃,什么协调负责工作,自己真的不行,甚至想到自己过去是不是在追求名啊?负面的想法排山倒海而来,这样的状态也让邪恶趁机使劲干扰,使我甚至开始怀疑过去所做的一切,怀疑负责同修等,真是雪上加霜。因当时大区域内状况不佳,可是找不到解决办法,给了一些建议,又看不到实行及成果。后来甚至感受到巨大压力,觉得主要负责同修似乎希望由资料组同修来带动区域同修动起来,但当时觉得这部分怎么可能?大家做资料都已经来不及了,哪还有办法?就算只是协助去做推动。其实终结原因还是不想多付出,那颗安逸心、私心。过后想想,也许主要负责同修当时没有那个意思,也有他的困难之处,但当时只看到自己莫大的压力,很想逃避!而同时心里又有一个声音觉得自己这样做不对,可是就是摆不正,甚至到后来负责同修的任何一句话我都听不進去,真是拧了劲了。
  
发现自己这个状态很不好,也发正念排除各种干扰。到最后唯一能做的就是学法,暂时放下这些烦恼事,并改了几本《转法轮》的字。在改字过程中,师父点给了我。有些体会是,当我用脑袋想这句话在哪儿时,就得找老半天,有时整页扫过一次仍没找到,就漏掉那一句。但当我静下心来想为何改这个字而不是找这个字时,就像是向内找修自己而不是向外求找方法一样,真的是一抬眼就看见那句话!起初几次觉得神奇,后来发现这才是用神的一面在做轻松自得,而不是用人的一面在做。才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用人的一面在做?被自己常人的观念框住,感到辛苦同时没有信心。也发现那阵子学法中可以体悟的内涵很少,想要向内找就是苦恼找不到,甚至后来发现有个声音让我压根儿不想找。

虽说大法工作是修炼,并不像常人工作换了就行,因为在正法中有师父的安排,有自己的历史使命!可是还是觉得坚持下去很难。同时意识到如果我现在松手,可能就严重影响了整体,邪恶最高兴了,而因自己逃避困难造成整体的损失又该如何弥补?因此开始告诉自己说,至少撑到下一个负责同修出现吧!后来又想起当初参与此工作小组时曾有的一念,“虽然困难,即使我们区最后只有我一个人在做,我也要做下去,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行不行一念之差,你能不能走出来证实法,也不是随着人多势众就可以过关的。有人想在天安门广场等着,大伙都出来我就出来;一看没有大伙出来,他也溜一圈回去了。因为大伙都出来的时候呢,是那个气势带你出来的,不是你发自你自己放下生死那个心走出来的。修炼是个人的事,不是大帮哄啊,每个人的提高必须得是扎扎实实的。”想到自己当初那一念是多么珍贵,现在怎么全没了?开始认真思考就算真要资料组同修同时来做推动的事,难道就不行?目前的情况虽是困难重重,加上自己觉得没做好,但是真的就不行吗?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暂时放下这个私心及困难的想法,于是勉强自己从新召集本区资料组交流。连续三次交流会议,每次都极度不想参加,但要负责主持没有办法,所以硬着头皮参加了。有一次还出现过一个念头,上去告诉大家今天有事先散会好了。但在实践中发现,每次交流后就好一些,一次次有些改变。
  
记得后来有一次全台湾交流,同样很不想参加,勉强参加也是心不在焉,边写着邮寄资料边听。突然有一个同修交流他的心得,当时一震,发现同修是那么纯净,用心的交流自己的体会,可是我却是如此自私,感动之余心里同时有点难过。找到差距后,才想到自己一定也可以对整体有所贡献,于是开始真正参与交流。事后负责同修对我说,今天的交流很令人触动,如果我能每次都这样那就很好了。我想这一切还是源自于在法中整体的力量及自己升起的那一丝正念,所以即使那阵子对负责人有一些负面看法,在交流时也变得很小很小,甚至暂时没了。可是当时这个过程还没让我完全悟到,似乎还有一些执著的根源让我很不舒服,还没真正完全站起来。

直到参与曼哈顿讲清真象活动回来后,静下心来学法,并督促自己尽量每天炼功。因为在参与曼哈顿活动过程中自己心性真的有所提升,回来后在学法上体悟又多了起来,心态也祥和平静。去纽约前苦恼找不到执著,甚至学法体会很少,原来都是因为自己没有“做到是修”,心性真的没有提高上来,所以法中的佛道神也就无法点给我了。之后又突然发生与负责同修没协调好的事,有点生气,第一个想法是她怎么这样,不尊重我,有了决定怎么不先说,且可能让另一位同修因此而浪费时间了。接着发现怎么这样一件小事自己也过不去,原来的平静祥和多好!发现有颗争斗心,想到罗汉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而我连这点小事都过不去。感到不被尊重,心里就生气了,这还真是不行,对名的执著。况且对方也未必真是这意思,这只是我的猜想。如果她真有这意思,那也是她的不足,我干嘛生气?再深究才发现原来是情的带动。因为在近一年的工作过程中,我产生了对同修的执著,非常在意同修的看法……等等。到此终于明白,原来对同修所有负面的看法,都源于自己情的带动,及争斗心为维护自己的名或利啊!哪一个同修能每件事都做得很好?因不足才要修,负责人如果都能做好了,还有其他同修修的吗?这些道理我都知道,可是为什么有时候可以体谅同修,有时又不行?原来是自己的这些执著造成的,问题不在于别人,真的在自己。所以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精進要旨》)而所有的私心、显示心、争斗心、得失心……不也是因为名、利、情而生。师父说:“大道世间行 救度迷中生 淘去名情利 何难能阻圣”(《洪吟二》-道中行)体悟到在正法工作中修炼,若能渐渐放下对名利情的执著,也就不会被什么困难所阻碍了。在经历这段过程后,自己升华上来了,一切也有了转机。

最后以师父《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的讲法与大家共勉!“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也不能够因为难你们就放弃,因为那是历史赋予你的责任,也是你的洪誓大愿、等待已久的事。”“当我们走过这段历史的时候,回过头来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够说我做了我要做的,那才是最了不起的。”

以上个人所在层次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