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残害还在继续


【明慧网2005年10月18日】自99年7月20日以来,哈尔滨女子监狱一直是残害大法弟子的黑窝。这里的警察同刑事犯人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对大法弟子进行非人的折磨、毒打。有的恶警为了在中共邪党那里得到所谓的政绩和奖赏,亲自对大法弟子野蛮施暴。

以下是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情况简介:

吴玉兰,哈尔滨市大法弟子。由于向世人揭露这场迫害的真象和证实大法是正确的,被非法关进女子监狱。2004年,病犯监区大队长张晓颖将吴玉兰调到三楼洗脑班,将房间的门、窗全用报纸糊得密不透风,指使十多个刑事犯看着吴玉兰,上厕所等都寸步不离。不允许吴玉兰与他人接触。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后就得坐在小凳子上,由刑事犯轮番念迫害大法的书,放诽谤大法的录像带逼着她听和看。

搞了许多天吴仍不为所动。张晓颖又指使刑事犯用各种脏话、粗话和低级下流的语言骂吴玉兰,往吴头上甩大鼻子、拽头发,使用各种手段侮辱吴玉兰。然而不管邪恶用尽什么样的招数吴玉兰就是不转化。同时她还以大善大忍之心对待这些刑事犯,帮她们干属于她们的那份劳役,如抬水、打饭、扫地、擦地等等,都是她在干,而且干得非常好。开始犯人以为吴玉兰在讨好她们,但吴玉兰对她们说:“我不是讨好你们,你们在无知中被指使做了这些事情已经够可悲了。我作为大法弟子,在什么情况下都要证实法轮大法是正确的,都要与人为善。”

张晓颖看到吴不转化就气急败坏的亲自操纵、教唆犯人对吴玉兰用各种方式毒打、戴铐子、背手十字架,并说:“叫你不转化,叫你不听共产党的话,看你能挺多久。”在长达半年时间里,吴玉兰天天六点起床,下半夜两点才上床,整天整夜坐在小凳子上,有时时间更长。恶警、犯人可以轮流睡,吴玉兰却得不到休息。有一天吴冲出监门跑到院长办公室揭露张晓颖的丑恶手段,及半年来的被迫害真象。当时在座的有四人(两个院长,一个蔡姓大队长,一个隋姓大队长)。过后吴虽不挨打了,却又被改变方式迫害。恶警强迫吴学邪党的那一套邪说歪理,给吴扣上目无组织,擅自到院长办公室挑拨犯人与干警关系等帽子,对吴的管理更加严酷。受张晓颖指挥迫害吴玉兰的犯人有任海燕、华春杰、单玉芹、刘西月等。张自己也经常动手打大法弟子,并说:“我不管遭不遭恶报,共产党给我钱,让我升迁,我就啥都敢干。”

黄彦珍,黑龙江双城大法弟子。因不报告自己是犯人,不唱歌颂恶警的歌,不唱歌颂邪党的歌,不唱低级下流的歌,集训时李大队长、王大队长经常气急败坏的操纵犯人罗平、张静打黄彦珍。黄经常被打得遍体鳞伤,死去活来。就是这样,黄还在大喊:“法轮大法好”。王、李二大队长硬说黄彦珍是精神病,亲自指示犯人给黄打氯丙秦(治精神病的药物),致使黄的身体和大脑思维受到严重伤害。随后王、李二人又把黄彦珍送到小号。在小号,黄彦珍整天戴着手铐,蹲在地上,恶警不让她睡觉。黄绝食一个多月后,又被送到病犯监区二楼严管班。恶警指使犯人王新华对黄彦珍进行毒打,逼她走一步跑一步。黄宁死也不听从邪恶的要求,就是喊:“法轮大法好”,“大法救度众生。”并在邪恶面前双腿盘坐炼功。恶警又把黄安排到三楼洗脑班,天天指使一帮刑事犯围着黄念迫害、诬陷大法的材料。黄就是不配合邪恶,就是一直喊“法轮大法好”,整天不停的喊。王、李二人指使刑事犯何颖杰、李桂香、华春杰等人对她不断的毒打。怕别人听见喊声,用棉被把黄的头蒙上打;怕别人看见,把窗户用报纸糊上打。这些只是黄被迫害的点滴。

吴玉兰和黄彦珍只是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中的例子。有的监区使用的迫害手段太阴险毒辣,不敢见人。九监区的洗脑班由恶警徐珍为首,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最严重的。他们不敢让大法弟子上食堂吃饭,怕他们见不得人的丑行败露。有一些大法弟子因不转化,被强行注射“氯丙秦”刺激大脑,造成精神混乱;有的大法弟子被折磨得像植物人一样。恶警还企图或故意将他们的恶行嫁祸于法轮功,说什么大法弟子咋练得这样呢。三大队姓杨的大队长使用的迫害办法是:在冬天最冷的时候,把大法弟子放在外面冻,从下午两点冻到晚上八点,不让吃热饭,不让喝热水,不让戴帽子、手套、围巾。持续多日,冻得大法弟子耳朵起了大泡,身体多处冻伤,嘴冻得不能说话,不能进食。姓杨的竟说什么谁怕冻谁就没有修好等。

我们揭露邪恶,希望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了解了中国的迫害情况,行动起来,与我们一起共同抵制这场旷日持久的人权悲剧;我们也呼吁全中国人民大家共同起来与我们一起抵制这场对中华民族传统道德文化的破坏。正告那些邪党的追随者,善恶有报是天理,早日弃恶从善,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