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顾名思义重修身 功成名就举家兴


【明慧网2005年10月21日】王昶,字文舒,三国时太原郡晋阳人,他生性谨慎宽厚,待人处事谦虚礼让,被当时的人们所称道。

王昶为他的侄儿分别起名“默”和“沉”,为自己的儿子分别起名为“浑”、“深”、“沦”、“湛”,这些名字都寓含了他提倡的含蓄内敛、谦逊平实、淡然自守的处世原则。

他曾经专为儿孙写了一篇寓意深刻的《戒子文》,其中谈道:“我以这四个字作为名字,是希望你们听到名字就能够想到这个字的含义,时时谨慎不要违背。事物都是成熟的快败亡的也快,晚成必有好结果;早晨开花的小草,到晚上就凋零了,松柏的茂盛,寒冬也不会减弱,所以君子都以‘阙党小子’的急于求成为戒鉴。如果能把委曲看作是舒展,能把谦让看作是获得,能把柔弱看作是刚强,这样便很少不能成功了。毁谤和赞誉,是喜爱和厌恶的根源,也是灾祸和福份的契机。孔子说:‘吾之于人,谁毁谁誉。(我对别人,不毁谤不赞誉)’。凭圣人的德行尚且如此,何况平庸之辈,怎么可以轻易毁谤和赞誉呢?别人有时攻击自己,应当退让而查找自身的问题,如果自己有可以被攻击的行为,那么别人的攻击就是对的;如果自己没有应受攻击的行为,那么他的话就是虚妄之言。说得对就不要怨恨他,说得不对也无害于自己,又何必报复他呢?谚语说:‘救寒莫如重裘,止谤莫如自修。’这句话确实如此啊!”

在书信中,他还教导晚辈们,不要放纵欲望,贪婪名利,只有知足才能保世持家,永全福禄。做人应孝敬仁义,用钱要节俭,施舍要周济困急,贫贱也不要忧愁,谈话议论贵在不贬低别人,处事不要骄纵放荡,进退要合时宜,行事要考虑周全,等等。

“君、臣、富、贵皆从德而生[1]”。王昶重德修身,才德兼备,所以颇受器重,他先后担任过太子文学、散骑侍郎、洛阳典农、州刺史等职,被加封为扬烈将军、征南大将军,仪同三司并进封京陵侯。死后被谥为穆侯。他的子侄们也非常争气,或封侯或拜将,特别是王浑,成为西晋王朝地位显赫的重臣。王氏家族成为当地“五世盛德”的名门望族。

[1]选自李洪志大师《富而有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