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走过的一年


【明慧网2005年10月27日】我是一个带修不修,带炼不炼的“中士”。直到有一天自己做好人的标准都没了,病也归还给我了,才想起还是应该好好学大法。可是说好好学大法,就是不学师父后期的经文,认为《转法轮》就够我学的了。《转法轮》我也没学好啊,还学别的干什么?我只想当个好人就行了,认为谁能修上去,我也修不上去呀。

慈悲的师父不放弃我,多次不断的点化我学后期的经文。过了好长时间我才醒悟过来。学了《北美巡回讲法》,才知道什么是正法时期,自己的历史使命,感到了没有权利和理由为了自己如何如何而不修炼,因为自己修炼的好与坏会影响到太多的生命了。学到夜里快到11点时,困得我已经闭上眼睛,躺下就要睡过去了,还有一点微弱的思维想:“我要发这个整点的正念”。可就是睁不开眼睛,这时突然眼前出现一片白光,好刺眼哪,使我一下精神过来,发了正念。我感到了师父洪大的慈悲,这么一点小事都帮啊,增加了我修炼的信心。

走出来太晚了,想跟上正法進程有难度。师父就安排我做一些大法的事,好让我尽快提高上来。第一次用打印机打大法资料时,打开电源,线都连接得很好就是不通电。 “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没给它讲真象。”我就这么一说它马上就好使了,真得爱惜所有的生命啊。在做事的过程中,心稳出来的资料就好,心态越不好出来的资料越糟。从中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由于对法认识不上去,陷在亲情的执著当中上火,遭到邪恶迫害。牙疼,半面脸肿起老高老高的,还有很大一个东西在嗓子旁挤得又疼又难受,还发烧。弄得我连觉也睡不好,饭也不能吃,只能喝点豆浆之类的,甚至说话张嘴也费劲了。家人和我说话我就点头摇头的。很多天也不好,用凉的东西冰也不好,一说打针疼得直蹦。我一看实在没招了,还是好好发正念吧。就静下心来,认真发正念,疼痛开始减轻,师父又把我对亲情执著反映到我的大脑上,使我能认识到自己的执著。这时,一下子那个让我难受的东西就没了,我感到了师父的慈悲和法的威力。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太神奇了,法轮大法太神奇了”。我的母亲和我的女儿看着我仅在这十几分钟的变化,惊奇的说:“你喊这么大声干什么呀?”我继续大声说:“我能大声喊了,我太高兴了。”母亲看到我的变化她开始学大法了,女儿也要《转法轮》。

一天夜里在自家楼区内发真象材料,進了四单元发到三楼时,下面听到很大的响声,楼道内的灯也亮了。我们赶快下来看是谁?可是却没看到人,都半夜了,没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响声,灯都亮了,我们觉得有点奇怪。我们就去做五单元了,做完五单元,我们又回来把四单元做完,然后我们分手回家,做自家单元。就在这时突然来了一辆微型车,我还没走到二楼,这辆车就停在了我家单元的门口,这可怎么办呢?我想不管怎么样我也得把这单元做到顶啊。我拿出材料往门上粘,挺大的一块胶就是粘不上,确实感到了邪恶干扰着我,包围着我,我边发着正念,边想无论如何我也得把它粘上去,把心稳住,粘不上再粘,用手捂也得把它捂上去。就这样我费了好长时间、好大的劲才做到顶。再看那车还在那里停着,亮着车灯。我一進家门就坐在地上发正念,发了有半个多小时,才感到周围的邪恶因素少了,头脑清亮起来。回想刚才,如果车早進来一分;如果我不在这个单元住,做完下楼就危险了;如果车里的人上我这单元的楼上,后果不堪设想,我知道这都是师父不允许他们这样做呀,是师父在保护我呀。

有一段时间自己在家学法和发正念,放松了自己,发正念时掌也立不住了,象扇扇子似的迷迷糊糊。听到有声音说:“你看这邪,你看这邪。”闹嚷嚷的影响我发正念,最后听到非常刺耳的声音说:“哈哈哈,我都笑话你。”我一下惊醒过来,这才认识到自己发的正念不但没除了邪恶,还让恶魔笑话够呛。真是应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发好正念哪,对法负责,对自己负责,对同修负责,对众生负责。我应该集中精力,困了就把眼睛一定睁开,起到除邪恶的作用。

有一次,我们下乡去发真象资料,由于大家都不知道路,就沿着铁路旁的树林外走。走着走着就没路了,都是泥泞的稻田,天又黑,手电也快没电了,还有年岁大的同修,这可怎么办?我想不能慌,师父一定会帮的,就说“从草丛中穿过去,上铁路线里面走。”刚穿过草丛又有铁栅栏,我就想师父一定能让我们过去。结果没走几步就看到了能过人的缺口,大家高兴的过去了,在铁路线里走,有火车通过大家就抓住栅栏蹲下。有位同修不知道火车快速风大容易把人带進去,没蹲下抓住栅栏。感到风大时,正好眼前有一个大的电线杆,她抓住电线杆躲在后面,火车过去了大家安全无恙。大家都说这是师父在帮咱们呀。

通过不断认真的学法,书中的佛、道、神,把一层层的法理展现给我,使我看到了更大的法理,真正认识到了,再苦再难能看到这么大的法理也是值得的呀。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自己,什么是后天观念。只要我们去掉后天的一切,真正的自己就能显露出来。真是“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真是“大道至简至易”(《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呀。

在这一年来的自身变化中,体会到了法的洪大、师父的慈悲,我由一个不敢想自己能修炼的人,在洪大的法中成了坚信不动的大法徒。在这么大的法中修炼真是很容易的。可是,修好自己还不是最终目地,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苦也好,累也好,难也好,真得做好三件事,完成我们巨大的使命,兑现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