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家庭的迷雾中走出来


【明慧网2005年10月13日】2003年11月30日,我从劳教所回来,一方面想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另一方面想到妻子、女儿这两年受了不少苦,应加倍关心她们,让她们过的快活一些。虽然修炼的事很着急,但是迫于妻子的强烈反对,又由于人身自由的从新获得,家庭团圆的天伦之乐,还可以回单位正常上班,常人的一切并没有失去什么,一时间使我感到人生的快乐和满足(这时欢喜心出来了)因而放松了学法,更谈不上做好三件事了。结果没过多久,我发现妻子已有了外遇,在我的追问下她承认了。

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我的情绪一度堕入低谷。整天坐立不安,满脑子想的全是常人的烂事,做什么都没有心情,整个心被常人带动了。我不想失去她,同时又不能容忍她有外遇,更不能放弃修炼。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修炼不放。我连续找她谈了三天晚上,希望她能把心收回来,好好过日子,可是带着常人的执著又怎能说服常人呢?后来妻子半遮半掩的提出条件:不再管我修炼的事,但她的事我也别管,否则就把所有的积蓄都拿走离婚。

修炼这么神圣的事又怎能和她那种事对等呢……于是我极力的克制自己,尽量的从常人的迷雾中走出来。学法,但静不下心来。找功友切磋由于怕心又不敢见邪恶认为重点的同修,有时心里真的象没缝一样。我强制自己学一些法,把情绪调整好一些,对她也理解宽容了许多。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何止是外遇这么简单,还有许多她的斑斑劣迹,在我心情刚好平静的时候传入我耳中让我知道,而且一次比一次升级。让我意想不到,让我难以接受,心性的闸门一次次的被勾开,心海一次又一次的波涛翻腾。这时我感到,修炼比什么都难,修炼比什么都苦,难就难在迷于常人的是非之中,苦就苦在想修炼圆满却又抓紧执著不放。有一次我竟然出去跟踪她,发现她上了一个男人的摩托车被驮走了,我让孩子打电话把她骗回来,狠狠的揍了她一顿,并强迫她写出都和谁谁一起鬼混以及家里存款的数额,并让她保证今后改正错误,不准反对我修炼,好好过日子。

由于常人的情不放,被邪恶放大加强,被魔利用钻了空子,竟然做出了这等连常人都不如的蠢事。原以为拿到了证据,达到了目地,没想到晚上岳父领一帮她娘家人,把她送到医院,做了检查,并坚决到法院起诉,与我离婚。而且追究我刑事责任。于2004年3月17日办理了离婚手续。我们县城比较小,很多人都知道炼法轮功的闹离婚了,法轮功打人了,给整体讲真象带来损失,给大法抹了黑。师父说世上的很多事都是由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正法修炼之路走不正就会给大法带来损失。希望遭受迫害刚刚回来的同修,以我为戒。一定要首先静心学法(尽管干扰很大,静不下来)再难也要坚持学法。那是走出常人的根本保障。教训是深刻的。

好在离婚后我没有倒下,没有放弃大法修炼。“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我把这场魔难当成了精進的动力。摆正修炼与常人的关系,不能因为家庭离散这小小的挫折而错过正法这万古机缘。更不能因为常人的一点情置无数殷殷期盼的众生于不顾,大法弟子在巨难中都不能倒下,因为我想不倒下本身,就是对邪恶的彻底否定。修好自己,还有那么多众生等着我去救度呢!通过学法和同修的鼓励,我又树立了修炼的信心,再大量的学师父的讲法,由一个人学到三,四个人集体学;由一个人炼功发正念到几个人集体炼功发正念;由怕心很重到写严正声明;由开创家庭学法环境到堂堂正正找单位领导要回迫害期间拖欠的工资;由去劳教所要人(亲人大法弟子)到面对面讲真象,发材料,劝三退……,每一步的提高都离不开大法的指导,每一次进步都是师父的慈悲苦度。

渐渐的回到家中那种空捞捞的感觉没了,再成家的想法淡化了,对她和她家人的爱恨情仇逐渐消失了。时常体会到同化法,证实法后那种坦然,安宁和愉悦。从中也体会到世上的人都是有来头的,世上的人都是亲人,都需要我们去救度,其中包括过去和我们结过怨的,发生过矛盾的,甚至常人认为的仇人,当然包括我的前妻和她的家人。一笑了恩仇,救人为大。因为一切都是为大法而开创的,我们来到人世间也不是为了当人为目地的,我们是为证实大法而来。师父说:“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2003年元宵节讲法》)让我们珍惜现在,珍惜眼前,编筐编篓,重在收口。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