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明慧网


【明慧网2005年10月29日】自从看了明慧网征稿后想写这篇文章,已有好长一段时间了。由于人心的执著(总担心自己的文化低,怕写不好)加上魔性的干扰,一直未能提笔。平时有好多话想对明慧及同修说,此时头脑却一片空白。尽管如此,我一定要把我想说的话说出来。

我是99年3月份得法的,7月份恐怖大王从天而降。让我们失去了共同学法、炼功的环境。在短短的4个月里对法理解不深的情况下,曾有两、三年的时间只是在家学法炼功。当时只知道以法为师,却不知道有那么多的同修为证实大法说句公道话而被迫害、被劳教、判刑等。偶尔得到师父的经文也是用人心去理解,并没有站在法上认识法,从不知有“明慧网”、“明慧周刊”等。也不知经文是从明慧网上来的。

后来因为想看师父的经文,对电脑一窍不通的我购置了电脑。在师父法身的安排下,我结识了懂技术的同修。在同修耐心的指导下,我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刻录等——当时看似很困难,其实从未学过电脑的人都可学会,而且很简单。当第一次面对明慧网看见师父的照片时,我是如此的激动,好象多年失去父母的孩子终于找到了亲人一样。以后的日子我每日必看明慧网,也是在这种情况下,明慧网象一盏明灯照亮着我前進的方向,坚定着我学法、修炼、证实大法的正念。在读明慧网和同修们比学比修的过程中,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感受到时间的紧迫,众生需要被救度的急迫。

终于,我走出来了。

面对众多众生,我在心中告诉他们:可悲的众生,我来了,我带着师父赋予我的责任和使命来救度你们来了。在2003年初,我们带上真象资料去到风景区,面对面给众生发资料,人们都过来向我抢着要资料、光盘等。我看到这些,心里无比高兴。心想又有那么多众生得救了(注:当时看到明慧网太多救人的文章,自己又不知理智的做,以至后来被邪恶钻空子,不可仿效)。当我们回到车上,由于驾驶员不知情就在车上午睡起来并未及时离开(实际是由于我的高兴和不理智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被邪恶带到了国安局。在国安局里又发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一直到现在未写出来也是怕自己有显示心。

当我到国安局时已是晚上7点多了,心想既然来了这里就有我该救度的生命,有师父的加持,心中竟然没有一丝怕心。邪恶开始车轮式的审问我,不让睡觉,我不配合他们的指使,先是发正念给他们讲真象。求师父加持。整个晚上邪恶从疯狂的叫嚣变成了无声的观望。到晚上12点全球发正念时间,我开始盘腿发正念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平时我只能盘40分钟腿就开始痛)我的腿竟然没有一丝疼痛感,还能明显的感到师父给予我能量。到天亮时分,有个所谓的上级官员進来说要判我(由于当时在车上搜到的真象资料太多)我告诉他们:我们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你们说了不算,一切由我师父说了算,在这里既然救不了你们,那我一定要离开。在天亮后,有接班警察过来,他们给我调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办公室)让一邪恶警察看守我。我想起了明慧网上介绍的可让警察定住之事,当时我心中发出一念:让恶警定住,我今天必须安全离开。就这样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安全的离开了魔窟。

当时正念很足,没有害怕,是因为我看了明慧网,同修的交流给了我正念的力量。回到家后有后怕,以至于后来有一段时间未能上网,心性也掉下来了,真象也少做了,明显的感到自己在垮垮往下掉。耽误了近一年时间,后来终于明白了作为一个修炼人不能离开法,不能离开明慧网。离开了法就会等同于常人,在大陆这种邪恶的环境下,离开了明慧网就等于离开了我们共同交流的一块净土。

与做的好的同修相比较,我们确实差的太多,幸好有师父多次的慈悲点化,我又上了网,看到了明慧文章。跟上正法進程稳健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今天能向明慧发出这份稿件,首先要感谢师父法身的慈悲及明慧编辑各位同修的认真、负责。在此之前我写过一篇小短文,说来也是求助信,因写得不好没想到会在明慧网上刊登,谁知明慧编辑同修在原文的基础上加以修改,改得如此恰到好处并发表,为此让我增加了信心。希望平时不看明慧网和没有上网的同修赶快警醒,也希望有文化低这种想法从未向明慧网投过稿的同修,大胆的把自己的修炼经过写出来与大家分享,不管是否能发表,只要你有这样的愿望,破除这种“文化低”的观念,解体一切邪恶,大法会给我们一切智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