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溶于法中


【明慧网2005年10月3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万事开头难。在一开始,我总也找不到时间来写这篇心得体会。千头万绪,但真的提起笔来,头脑中却是一片空白,就好象我没有修好的那一面害怕曝光,也担心其他人会怎么看我。大法的工作就是正法修炼,所以我决定尽力敞开心扉,跟大家交流一下我的修炼体悟,悟到哪儿写到哪儿,不恰当的地方请同修批评指正。

在过去两年里,我马不停蹄的奔走在世界各地。回到昆士兰之后,我还挺庆幸不用再做负责人了,只是去参与那些正在進行着的项目就可以了。原本打算待几个月后就到美国华盛顿去,学完了师父在2005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的问答部份以后,我悟到了自己的执著。师父说:“负责人实际上是协调人,能叫更多有能力的人参与,这才是关键。你自己一个人能起多大作用呢?整体上都能起作用,那才是负责人做得好。负责人自己做的挺好,你做的挺好只是一个学员做好,那就做一个普通学员好了。关键是负责人的责任哪,得起到这个作用啊。”我问自己:我认真承担起昆省协调工作的责任了吗?我发现在澳洲,每当一件事情、一次活动没有做好,矛头总是指向做协调工作的人。出于自私的心理,我不想再成为这没完没了的心性考验的目标,从而维护那脆弱的自我。但这次我决定留下来认真担负起协调人的责任,因为我的条件比起其他学员要好多了。大部份学员都要上班,而我可以全天的做大法工作。

正法的速度和强度都在增加,大法的工作也随之大量增多,有些工作需要马上進行,而我们经常根本没有时间对每项工作進行整体的讨论及法理上的交流,往往只是几个人的讨论。昆省大法弟子很分散,学员要聚在一起实在不容易,时间安排上也总是照顾不过来。大部份华人学员都不具备网络交流的条件,大部份西人学员目前又都忙于媒体的工作,所以很多时候沟通中断,甚至连一般交流的时间也没有。当提出一个建议的时候,往往要在很短时间内做出决定,而有时候,当一个建议被拿出来时,却得不到及时的反馈。由于缺乏沟通、交流,再加上协调不够,在某些活动上就无法达成共识,有时因意见分歧很大,活动得不到更多学员的参与和支持。结果造成我们不能很好的发挥整体作用。在这种时候,我往往就丧失了耐心和善心。有一次一位同修给我打电话,说我对学员缺乏善心。

当事情发展顺利的时候我能够保持善和忍,但面对压力不断升级,我感到我的忍耐力到了极限,在最后一刻还有人提不同意见时,我就无法保持善念善心了。我好象能容忍自己的疏漏,但当别人的所为不顺我意时,我就失去了耐心。我好象看别人的执著看得很清楚,这类的问题持续发生,已经很久了。实际上我是被自己的“跳不出执著”而干扰着。实际上,所遇的这些事是让我提高心性的,而不是仅仅为了让我看到别人的执著。还要摔多少跟头才能去掉这个执著呢?为什么这关这么久还过不去?我真的是被自己跳不出这一仍在持续的执著而干扰着。唯一让我略感宽慰的是我不象过去那样要好几天才能发现自己的执著了。现在是一旦关没过去,我立刻就能看到问题出在哪里。然而令人伤心的是我往往不去深刻的向内找。

当我开始写这篇心得体会时,我忙着列出布里斯本的所有工作项目,同时浏览着邮件。我看到了一篇另一名学员写的有关昆士兰正法活动的心得体会,我立刻感到很不舒服,并马上回信质问他怎么能象一个躲在电脑后面的观察者一样写这些表面的东西呢?我正准备写这样一篇交流稿呢。我觉得因为这些活动从计划、协调到实际操作都是我参与的,所以我能写得更加具体详细。我原希望我的交流可以在法会上起到激励别人的作用。我觉得轻描淡写的总结式的报告对那些参与工作的学员来说也不太公道。我对那位写心得的学员事先没跟我打招呼感到很不舒服,我的贡献没有得到认可。我甚至难受得几乎不想再写下去了。后来平静下来,我想我必须得向内找,我为什么这么难受呢?我记得一个同修告诉我,写心得体会就象是给自己做一个外科手术。我看到了隐藏在这一切后面的那颗自私的心,那颗求回报的心,那颗希望得到认可的心,这些都是为了要证实自己。其实大法是圆容的,什么都不缺,少了谁都不怕,可是我不能没有大法。我觉得写心得体会是去参加颁奖晚会,看谁做的大法工作多。我觉得那位同修抢走了我的荣耀。看到自己追求名誉的执著和显示心,我羞愧得无地自容,这不正是我需要提高的地方吗?片刻后,我重写了心得交流的一部份,着重写自己的修炼心得,而不是去重复别的学员已经写了的东西。我意识到真正重要的并不是我们做过了什么,而是在做的过程中怎样更好的和别人协调,形成一个和谐的整体。要做到这一点,我悟到要把自己放在其中,不断的放下自我,溶于法中。

悟到了上面这些法理,我感觉轻松了许多,内心也更加祥和,我的心扉豁然打开。过去,当我看到别人的执著时,心里很不舒服。现在我对自己在自己造成的痛苦中,用执著于别人的执著来维护自己所谓的“正”感到很可笑。我为过去失去了很多让我提高心性的机会而感到伤心。我们一定要明确,我们都还在修炼中,要努力修去人的那一面。在这一特殊历史时期,师尊把宇宙法理讲给我们,赋予我们法的智慧,让我们去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一定尽最大的努力修好自己,跟同修一起在证实法的路上做得更好,实现我们的史前大愿。在考验和磨难中时刻牢记必须修好自己。

我的理解是,只有从内心深处互相把对方当成和自己是一个整体,才能真的形成一个整体。师父一再强调配合的重要性。如果我们只考虑个人修炼和个人圆满,怎么能形成一个整体呢?

我意识到要修出“熔化钢铁的慈悲”,我知道我还没达到要求,但我会更精進,去同化这圆容不破的法理。

感谢师尊!感谢各位同修!

(2005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