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大法音乐《普度与济世》助我除恶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10月6日】我有很长一段时间被一些不好的东西干扰,特别是在学法的时候,我只要一拿起书很快就迷糊过去了。有时不迷糊但也总感觉到有东西在间隔着我,使我看不到法的内涵,甚至看完一段法后根本不知道看的啥。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在钻我不精進的空子在干扰我。我思想上决不承认它们可以利用我这个空子干扰我,同时我尽量做好该做的事,但是由于我一直在独立做着“三件事”,所以离师父的要求还是差得远。这使我很苦恼,发正念也解决不了。

十月四日晚我在看《精進要旨》电子书,才没看几节,干扰又开始了。我就开始发正念驱除干扰,可是它们连我发正念都让我迷糊。我心里生出一丝无可奈何的情绪结束发正念,强打精神又开始看书,但是怎么也看不進去。看了这一段甚至都想不起上一段讲的是什么,闭眼看自己的思想发现非常不静。我就使劲地拍打自己的脑袋,也不解决问题。

正苦恼时我看到放在桌上的放音机,我想听一听《普度与济世》是不是会好一些。于是我装好电池和录音带。我放的是《济世》并且我特意把声音打到最大,音乐刚一开始,我立即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巨大的恐惧笼罩着。这股恐惧迫使着我要去关掉放音机,我刚要动手关掉放音机时,突然悟到:我是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音乐又是法乐,我应该很愿意听,而且听着很舒服才对,怎么会感到恐惧呢?这肯定是干扰我的魔受不了法乐在做垂死挣扎,从而向我的思想中反映这些东西。我思想中出现一丝兴奋:我终于可以清除干扰了。于是我就闭上眼睛,结印端坐。这时那股恐惧感随着音乐的继续更加把我包围得紧,甚至都扩大到体外,使我全身都感到一阵一阵的发麻、发紧,从头到脚,从脚到头,它们还向我天目中反映一些让人害怕的情景。此时我想:这不是我怕,是邪恶的魔在怕。在正法中它们的垂死挣扎我不能承认。于是我又立单掌,请师父加持、护法神帮助清除它们。

那种恐惧感在刚开始几分钟里简直让我前所未有的体验了一次。好几次我都想睁开眼放弃或者是关掉放音机哪怕是换一下音乐。但是随之而起是我的正念:我一定要清除它们。当感觉立单掌支撑不住时,我就打出打莲花手印请师父加持。我就这样守着正念,最恐惧时有近一分钟我真是有点手忙脚乱的。那种恐惧真是前所未有。但是我用正念听法乐感到法乐慈悲的力量时悟到:大法音乐能这样从容不迫的以慈悲的力量助我清除着一切邪魔干扰,我可不能自乱阵脚。

正念一出,心就定。当邪魔在我身边做出各种令人害怕的举动来时,我就想起师父讲的法:“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在悉尼讲法》)当恐惧感很强时我还闪过一念:把邪恶赶出我空间场外就行了。但是我立即又想到我是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正念清除邪恶是我应该做好的三件事之一,我怎么能只顾自己呢?于是我立即在我空间场外加了一层屏障,不让邪恶逃跑。

我先把邪恶赶出自己的身体,把它们压進我体外和我立的屏障之内,调动我的功和神通,并请护法神帮助一起解体邪恶。邪恶解体后所剩下的物质就请出法轮将它们销毁成原始之气为我所用。过了一段时间,天目中显现出地上有一条缝隙,有许多形状丑陋的手一样的东西伸出来,像是在求饶。此时我想起老师告诉我们的:它们的垂死挣扎的表现都是不被承认的。一想到这些我就发出一念:除恶务尽。不过一会儿,天目中景象消失。我再保持正念一会儿,等到《济世》放完情况就好了起来。到放《普度》时,那悠扬的音乐令我身心非常舒服。此时我发现我并没有因为战胜了邪恶又生出欢喜心来。而是很平静地听着《普度》,感受法的伟大和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