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三退的同时,也要清除邪恶

【明慧网2005年5月11日】我发现近期讲三退时,人们确实都说早就知道××党不好,也没人说××党好。但一提到三退,就都说早就不是了,然后就是说些党文化的话对我冷嘲热讽。最后还是没退。前几天还有一个老同学说,我退队了,你好多报一个数?

我百思不解:天天在海外,天天看新唐人,有的都读过“九评共产党”了,怎么还说这样的话,“九评共产党”说的那么明白,怎么还这样呢?

我把他们说的话整理出来,和大家交流如何讲的更好,如何突破讲的不好处,我非常渴望知道别人碰到此问题和说法时如何讲。一位同修读了我的整理之后告诉我:“传‘九评’的同时,也要截窒邪恶。”

我一下就明明白白的知道了我近期的结儿在哪儿了。我们打电话过程中和向华商朋友面对面讲三退的过程中,总是被他们用党文化围攻,他们总觉得我们象他们一样,年轻的时候在盲目的为一个理念在干。他们觉得他们是已经不再轻信任何东西的明白的中年人了。然后我又回来把他们的话与功友交流,结果我把那亲身经历的不好的物质场无形中又再释放了一遍。

纽约法会上,其他学员交流中陈述如何在讲真象中面对“邪恶的语言”时也是说,对方讲的都是中共媒体那一套……

××党,江××,等等,很多学员以为不说出来就说不清问题,无法针对性交流等等。其实这都是应了那个功友点到的关键:我们向人们讲清三退的同时,也要截窒邪恶。在内部交流时我们也不能漫不经心的又把那坏东西从新释放一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