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邪恶对我身体的一切干扰迫害


【明慧网2005年7月10日】由于我未能在法上认识法,在过去的一年里,我遭受到另外空间邪恶黑手的迫害。今天我把受迫害的一段经历写出来,望大家引以为戒,并曝光邪恶,解体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切黑手烂鬼。

我是96年得法的。得法前,我有子宫瘤,还有骨质增生,腰疼得很厉害,什么活都干不了,就是打扫家里房间的地都得休息三次才能扫完,连坐下都很困难。当时就是有病乱求医,看医生吃药、贴膏药、炼功,甚至找上了附体,都无济于事。就在96年大年初一的那一天,我去串门,听到有人说炼法轮功很好,有病不用吃药就能好,炼法轮功的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一听这功这么好,从此就走進了修炼的大门。得法不到一个月,身上的病全都好了。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我真是一个幸运者。

由于99年7.20以后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放松了学法和炼功,由于自己人的贪图安逸之心、名利之心、各种私心杂念在作怪,再加上外来信息的干扰,我自己的修炼状态越来越不好,干扰也越来越大。虽然也在讲真象,功也在炼,却抱着人心在做,根本就不符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被邪恶钻了空子。

在2004年的一年中,邪恶对我的迫害一天比一天厉害。全身无力,塌指甲,每月大流血一次,并一次次加重,皮肤蜡黄蜡黄的。村里的人见了我都用奇异的眼光在看我,说什么的都有。

2004年8月份的一个早晨,我刚一开大门,一伙恶警就闯進家里乱翻。他们找到了好几本师父的新讲法和经文。本来我丈夫是和我一起制止邪恶的,他一看找到了大法书,他就什么也不说了。我就给恶警们讲真象,我揭露他们打死大法弟子,却说人家得精神病死的。他们一听我这么说,都吓坏了,又打电话叫来了十多个警察,把我连拉带拖弄上了警车,非法拉到镇委待了一天,又送到拘留所待了半月,又送洗脑班洗脑。邪恶看到我身体支撑不住,怕承担责任,并叫我母亲跟随在我身边。

同屋还有另一名同修。洗脑班每间屋都有监控器监控,我们一举一动他们看得一清二楚。但是,我和同修不听邪恶的一切安排,我们就背师父讲法和《转法轮》,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师父时时在我身边,还有天龙八部在护法。我在床上用被子盖住手和脚发正念,铲除这里的一切邪恶,坚定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四天我正念闯出洗脑班。

因为回来后没有及时给邪恶曝光,邪恶又加重了对身体的迫害。在9月份的一天上午,我在上厕所时,流血过多,我很吃力的走到床前昏迷过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慢慢的醒了过来。当时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一动也动不了,光有一个清醒的大脑,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当时也有不好的念头出现,但很快用正念清除了。不能这样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的使命是来助师世间行、救度众生来的,谁也别想动了我。又过了一段时间,我费尽全身力气爬到床上,我瞒着家里的人,怕他们叫我上医院。那时正是种小麦季节,因我干不了活,就打电话叫娘家的二姐来帮忙,种上小麦。我跟二姐一起回了娘家(二姐也是修炼人),二姐鼓励我,我们不承认跟旧势力签的变异条约,今生只做大法弟子,按照师父说的三件事做好,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腊月24日,邪恶又一次对我身体迫害。又出现了大流血,流的血块都像柿饼那么大,黑紫色,早上吃的饭全都吐出来了。由于失血过多,我躺在床上起不来,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头疼得厉害,满脑子就像火车在启动一样响,别人说话也听不清,浑身说不出有多么难受。每小便一次就是过一个生死关,回到床上连呼吸都很困难,真是有生不如死的感觉。全家人看到我这个样都吓坏了,并打电话叫我娘家来人,我姐姐、姐夫、妹妹、妹夫、弟弟瞒着母亲来到我家。他们看到我都害怕了,因当时我脸肿的没有人样,他们都不知怎么才好,只能偷偷的流眼泪。姐姐和妹妹站在床前哭着说,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承受不住。

不管家里人怎么说、怎么做,我有一个清醒的头脑:师父为了救度众生,吃了无数的苦,遭了无数的罪,我怎么能破坏法呢?师父是来正乾坤的,我是来助师世间行的,肩负救度众生的重任,我不能死。对我来说,死,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关键是对众生起到不好的影响。我就背师父的经文《洪吟(二)·师徒恩》,“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我自己心里很清楚,有师在、有法在,我不怕什么,可是家里的人不知道,看我这个样,治也治不了。因公公是医生,他很明白我这个样子就是去医院也没有希望了。家里的人为我准备后事,连寿衣都买好了。村里看到我的人都说活不了几天。丈夫问一同修“你看她还能活几天?”村里的左邻右舍、亲朋好友都拿着礼品来看我,可心中都带着可能没有机会再见面的想法来的。来看我的人都流下了眼泪,都很同情我,都劝我,为了老人和孩子去医院吧……不管别人怎么劝我,当时我心里只有师父和大法,要走师父给安排的修炼道路。我公公亲自到同修家,对同修说,就是去医院现在也不能动了,一搬动她的身体就有生命危险,只有指望法轮功这一线希望。他说求你们的老师帮帮我儿媳吧。

腊月25日的晚上,同修来我家和我交流,共同发正念,清除干扰迫害我身体的一切邪恶烂鬼。我本想和同修多交流一下,可是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身体不象白天那么难受了。同修们冒着严寒,就连腊月28的晚上下大雪也没间断的来我家。由于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同修们的帮助,我自己的正念正行,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了,正月初十我能坐起来吃东西,十三日就能下地了。全家人都为我高兴,全村的人都对大法有了新的正确的认识,很多人都说法轮功真神奇。特别是我公公,看我没打一针,没吃一粒药,没花一分钱,既然好得这么快。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对大法的看法和以前大不一样了;以前我丈夫看到我看书或者是炼功,嘴里总得说上几句不中听的,现在变了,到了6点和12点就说:你还不去做你的事去。常人见到了大法的神威。

是师父给了我这第二次生命,给了我一个完美的心灵和健康的身体,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我的一切都是大法造就的,有了大法才有了我的今天。现在,我丈夫开菜市场,我每天天一亮就帮他收菜、装菜,还给顾客送货,忙忙碌碌大半天,都不觉得怎么累。师父对弟子的慈悲,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只能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走好师父给安排的修炼道路,交上一份圆满的答卷,不辜负师父对弟子的慈悲苦度。

早就想把这一段亲身经历写出来,由于我的文化水平低,还有一些观念和干扰,一直没有动笔。现在同修们的鼓励下,终于成文了。在写这段经历之前干扰也是很大,但是我用正念排除了干扰。我写出来是为了证实大法的威力和师父的慈悲呵护以及大法的超常。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