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精進


【明慧网2005年11月1日】在学习师父《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经文时,对“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这句话我有困惑,认为自己从修炼一开始,一直在放名、利、情,什么是我长期执著的人心呢?

在不断的讲真象中,有人听完真象后就夸我,你讲得真好的。开始我不以为然。后来,夸的人多了,如“大姐,你的口才真好。”同修也夸,你讲得真生动。有一天,意识到自己有了沾沾自喜、飘飘然的感觉,瞬间滑过。我突然警觉了起来问自己:真有这回事吗?你讲得真好吗?师父在《修者自在其中》说:“做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这不就是一颗长期执著不放的显示心、欢喜心吗?之后,我加强正念。还遇到夸我的人,我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听了淡然处之。

有一次,遇上这么个人:“你讲法轮功真象,去政府、去公安局讲!我不听!”那恶狠狠的样子和蛮横的语气。刹时,我被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种被侮辱的感觉深深刺痛了我的心。为什么听了刺耳的话就痛苦、难受呢?这不就是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吗?不高兴还是情。

没多久,又遇上这么个人。我刚想给他讲真象,他却声色俱厉的对我说:“我刚才看你讲了十几个人,早就忍不住了,你再讲,我就打110来抓你。”我笑着问他:“先让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他说:“我是中国××党党员!”看他真打电话很恶的样子,我转身走了。

有一次,同修的丈夫不准同修和我去讲真象。气势汹汹提着木棒,口说“打死你,打死你”来到我面前。我直视他的眼睛,平静的对他说:“大法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今天就让你见证什么是真、善、忍。”他挥舞的木棒从头指向胸口,咬牙切齿,却伤不到我一根毫毛。

还有一次,因讲真象和女儿发生激烈冲突。她说:“整天只顾讲真象,不把我的事放在心上。”她越说越来气,到最后大发雷霆。因为我住在她家,象这种情况无法再住下去了。突然悲从心来,我脱口而出:“辛苦一辈子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她说:“你那么虔诚的炼法轮功,法轮功为什么不给你房子?”我瞬间说了不该说的话,连自己都深感震惊。这件事,让我痛苦了好多天。

从修炼一开始,我就把自己视为一个炼功人,在不争不斗的过程中放下了一些执著。在形式上,我是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与女儿的冲突中,那种根深蒂固的人的观念还是顽固的表现出来。明明知道自己只是小住几日,匆匆就要走的。为什么还放不下呢?为什么损失一点还痛苦得不行呢?痛苦中我终于明白:真正的放下,不仅仅是明白法理,形式上的有或没有。当这些顽固的观念表现出来,矛盾冲击心肺时,要勇敢的面对它、正视它,加强正念予以坚决去除,并从根子上挖掉它。当我意识到并以正念去除这些顽固的观念后。女儿的态度又开始缓和,象没发生过这件事一样。

回想这一年多来,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我们这些大法徒,能在短短的几分钟内,使上自老太太,下到稚气未脱的小孩,在和我们大声同念“法轮大法好”中挥手依依惜别,能用善良唤醒受欺骗的生命,使他们从不想听到想听、爱听。因此,邪恶十分害怕,610恶徒曾数次上门威胁,恫吓,甚至被非法抄家一次。我曾与同修们一起遭遇三辆警车的堵截。这些反而使我更加牢记自己是一名大法的弟子,仍然正念正行,出现在众生期盼的地方。

这一切的动力源泉来自学法。我如饥似渴的学法,是因为我深知得法不易。我珍惜大法,是因为我领悟到:“要真能够得大法,这个人简直太幸运了。”(《转法轮》)无边法理内涵之一点点。学好法,就能不迷不惑。学好法,正念的威力就能清除邪恶。学好法,就能把师父无量的慈悲传递给苦难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