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走正最后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二日】

重视学法

师父多次讲法告诉我们学好法是提高心性的关键,同时也是走正自己修炼路的唯一保证。所以按照师父的要求,我从一九九五年得法修炼以来,就重视学法、背法、抄法。在实修阶段背《转法轮》五遍,抄一遍,通读无数遍,同时也有师父其他的讲法书中的一些片段,背《精進要旨》中比较短的经文,几乎是来一篇背一篇,较长的经文也要反复学,体悟自己修炼层次应该认识到的法理。有时一篇长经文十遍二十遍的学习。实践中也确实体会到学法的好处。为什么这样做呢?就是通过学习经文《溶于法中》后,心生一念,既然自己选择了修炼,就要重视学法,“如果满脑子装的都是大法,常人的东西就少了”,就这一念,学法坚持至今。我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背一遍《论语》或新经文片段,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一边学法一边找差距,师父的要求、法的标准是什么?自己是怎样做的,特别是做的不好的地方,抓住它,不放过每一次提高心性的机会,找出问题的原因所在,是心性上的还是邪恶的干扰。如由于“怕心”做的不好时,我就深挖细找,为什么修炼到现在还有如此的“怕心”?我到底怕什么?怕的背后又是什么?直到挖到本性上的“私心”或者是证实“自我”的心这些败坏的物质在起作用,根子找到了,去掉它,直到提高上来。不但学法,就是看《明慧周刊》和同修切磋都是我找差距的过程。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从而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

修好自己 走正修炼的路

回顾近几年来证实法的过程,在去“情”中剜心透骨的痛过,在去后天形成的“顽固观念”时难过,在去“怕”心的过程中苦过,在去“为私为我”中特别是微观上的“私”时苦过。发自内心的真正体会到,没有师父没有法是走不过来的。同时也体会到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讲的:“但是在实际修炼中,痛苦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特别是一旦冲击了人的那顽固的观念时,还是很难过关,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验也放不下执著”的内涵了。我在认清和放弃这些执著的过程中,开始是法理不清正念不足状态消沉,甚至找不到自己,不知怎样做才符合法。一直到静心学法向内找,到法理上明白清楚自己哪里错了,都有一个修炼过程,这个过程时间长短不等。

(一) 去“情”的过程

在二零零一年的六月份我被逼流离失所一年多。开始正念不足,各种执著欲望都往外翻,情绪消沉非常痛苦。当时接不到师父的讲法、跟同修失去联系的痛苦,失去工作环境抛家舍业的痛苦,特别是夫妻之情,想到丈夫为了自己修炼承受很大,儿女之情,想到孩子长期离开母亲的痛苦,父母之情、亲朋好友之情、同事之情等等,深深陷到“情”的困扰之中,痛苦的不能自拔。通过学法背法,我悟到自己执著很重的“情”被邪恶钻了空子,旧势力趁机干扰迫害使你痛苦,让你痛苦的放弃修炼达到毁掉你的目地。

还有在劝家人“三退”的过程中出现的情况,第一次谈时就碰了钉子,不但不退,还说我们是参与政治,理解不了。后来让他们看资料《九评》、《江泽民其人》,都拒绝看,再后来根本就不让提,甚至一提就发火。当时我心平气和的对他们说,“我真的是为你们好。”我爱人着急的说,“亏你为我们好,让你闹的我们几个都不舒服。”气氛很紧张。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与复杂。于是我就静下心来深挖细找,问题的原因所在。当时静到什么成度?什么丈夫儿女情呀,什么家庭都没有了,就有一念:我要用法衡量自己错在什么地方;既然矛盾不止一次的出现,抓住这个提高心性的机会不能再让它错过。

正念一出,很明显就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第一,内心深处还有意识不到的“情”,还有操之过急的心态;第二,了解《九评》的力度不够,自己的空间场还不够纯净;第三,没有清理家里的环境,后来清出共产邪党理论的书很多,全部烧掉;第四,没有及时的清除多年来共党邪灵对家人的毒害。

问题找到了一切都发生了变化。第二天晚上,一家人,连同来家里的客人,都写了“三退”声明,紧张的气氛化解了。后来我爱人不光看《九评》,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救度众生讲真相时,他都帮助我讲;小女儿有时间就学法背《论语》;就是原来障碍严重的大女儿,出远门时都带上护身符。总之在去“情”的过程中,我深深的体会到,在触及到你这颗人心执著时,才感到痛苦,胸痛心苦,真是剜心透骨的感觉。也体悟到,当痛苦过后心性提高上来,正念强时那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好层次是多么的美妙。

(二) 去后天观念的经历

我在修炼以前跟二弟关系不好,从思想上恨他、烦他,甚至不愿意见到他。修炼以后按修炼人的标准做,慈悲善念对待每一个人。我努力从思想上往外排,排了很久很久还是不行,看到他还是原来的状态。怎么办呢?这一次我就从头找起,根子在什么地方?我为什么恨他烦他?因为我结婚不久,就发现二弟很自私,无论跟谁处事都爱占便宜绝对不吃亏,什么事都得争上风,为此我们矛盾过。找到这儿,我发现自己已经形成跟他来往怕吃亏的想法,这个后天观念控制自己三十年,根深蒂固,给我正法修炼造成很大的障碍。

这个后天形成的观念为什么这么难去呢?“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这是后天形成的。如果这个东西时间长了,会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脑中,它会形成一个人的秉性。形成的观念,会阻碍着、控制着你的一生。人的观念往往是自私以至更不好的,所以又会产生思想业力,人又被业力控制着。……但破除后天的意识观念很难,因为这就是修炼。”(《转法轮(卷二)》〈佛性〉)学到这儿,真正体会到后天形成的观念为什么这么难去的原因所在了。现在根子找到了,拔出来,彻底挖掉它。

在今年九月份二弟来我家,借钱,或帮助他贷款都行。一借就是几万元,去做生意。当时一听心性就守不住了,原因是我没得法以前给他贷过一万元,再加上后来他家孩子上学欠学校二千多元,我们才给他还了三千元左右,这次又来,借款数量还不小。这样的关难来的又突然,直指人心,同时也冲击到我那顽固不想和他来往的观念。虽然当时没说话,但是心理不平衡,修炼人的慈悲也没有了。当时也知道自己不对,可是也放不下,觉得以前费了好大劲已经修下去的后天观念一下子又回来了,于是自己躲开现场,回到屋中调整自己的心态。我问自己是大法弟子吗?这样下去将来能成就天国世界吗?正法修炼到现在,师父让你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你做到了吗?当时我就坐下来,以很强的正念排除自己空间场中剩下表皮上这个败坏的物质,绝不给邪恶留下钻空子的借口。我意识到这是假相,是利用这种形式去掉利益之心和对二弟看法不好的顽固观念的考验。悟明白了,我体会到在法上修,修的又轻松提高的又快,否则真是又苦又累提高的也慢。

(三) 去“怕心”

记得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我从看守所中刚出来时发现自己的“怕心”很重。如家里来电话以为是邪恶来的不敢去接,去找同修切磋怕有人盯梢,去撒资料面对面的讲真相怕有举报的,家里资料放多了怕邪恶看见加重迫害,特别是看明慧网上同修受到的残酷迫害时,怕自己承受不住转化了邪悟了彻底毁了自己等等。

在证实法的修炼过程中,通过学法背法不断的去不断的排,觉得自己没有“怕心”了,可是到关键时候它又出来了。这是自己感到最痛苦的事。如在学习师父讲当地学员揭露当地邪恶的法时,师父不断点化我,我第一次是悟到应该把自己受到的迫害写出来在当地曝光,但由于“怕心”的障碍没敢写。第二次是师父借同修的嘴直接点我,虽然“怕心”没有那么严重了,但是由于邪恶的干扰抽不出时间来,又没有写出来。第三次是做梦点化。当时正念也强,觉得也没有“怕心”,以第三人称写出来了。当把材料让同修拿走以后,“怕心”又出来了,以为都是真名实姓撒出去了,让单位领导知道了,直接来找我怎么办?如果邪恶看了来抓我怎么办?几天内反反复复出现,产生了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安全这么一种恐惧心理。在这种状态的障碍下,情绪消沉,内心很痛苦找不到真正的自己。

我静下心来归正自己向内找,正法修炼到现在还有如此的怕心?到底自己在怕什么?怕的背后又是什么?“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既然它又出来了,抓住它彻底修下去。我就深挖细找,发现怕心的背后就是“私”和“我”这个本性上不好的东西在起作用导致的结果,这是主要根源之一。第二,党文化的毒害,邪灵的附体,共产邪党一贯假恶斗的手段、整人的模式在精神上的毒害,人性上的控制,肉体上的折磨,经济上的截断,使中国人形成了一种恐惧症。这种恐惧怕心也是后天形成的,并非自己,从法理上认识不清把它当成自己,它就一直控制着你突破不了,最后也会被它毁掉,这是怕心的第二个根源。还有一个就是在正法修炼中,由于迫害的形势而新产生的怕心,是怕再受迫害的怕心。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炼中受到邪恶各种残酷的迫害,特别是肉体上承受了很大的痛苦,因而怕再受到同样的迫害,遭受更大的折磨的怕心,这是第三个根源。怕心的根找到了,当时一念:有师在有法在,怕它干什么呢?就这一念,感觉在自己体内这种不好的物质去掉了,全身那种轻松的感觉无法言表。

总之在去怕心的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克服怕心关键是要改变“为私为我”的本性,彻底扭转人的顽固观念,在法理上清楚真正的自我,从思想上完全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给邪恶留下任何迫害的借口,从而纯净自己,才能走好最后修炼路上的每一步,跟着师父走到最后。

(四) 去掉“为私为我”

在去掉“为私为我”的修炼中,真是又痛苦又难过。痛苦的是:当关难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特别是冲击人的那种顽固的观念时,是直指人心。对着要去掉的肮脏物质时,虽然是好事,但是在还没有去掉之前的那种滋味是十分痛苦难受的。难过的是它就象我们在修炼提高路上的一把锁,层层提高层层有,过不尽的关中都有“为私为我”。因为它贯穿在旧宇宙从上到下各个层次空间中,是旧宇宙的属性,它导致了旧宇宙的毁灭,旧宇宙法的解体,它导致了这场浩劫,是宇宙中百分之二十层层参与破坏正法的旧势力被灭尽的根源,同时也毁灭了宇宙中大批的众生。我们又都是从旧宇宙中过来的,本性又是建立在为私为我的基础上,所以修下它去能不难吗?

如我在多次组织同修法会和个别同修切磋时,看到同修被执著障碍着,提高不上来时“着急”,有时“强制性”的让同修提高,不是站在同修的基点上,善意的帮助同修破除障碍,解开心结,而是强调“自我”的想法。后来看到同修陷到某一状态中很长一段时间提高不上来,怕同修跟不上正法進程,经过几次切磋,还是突破不了,就非常“在意”,好象是为同修的提高负责,实际深挖细找,还是“自我”的因素。

还有一次给总协调人提意见,因为当时我市出现同修被抓,《九评》和大法真相资料被抄,许多大法弟子被邪恶上门干扰等现象。当时也确实是为了本市的整体负责,为同修的提高负责提意见。同修没等我说完,不但没接受,反而说我的悟法不对。当时我也没有“在乎”,可是回去后越想越觉得整体协调人不容易接受同修的意见,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不管同修提的正确与否,都应该向内找才对。为此我很长一段时间放不下。这时觉得自己不对劲了,又陷到太强调“自我”之中去了。后来悟到:不同的修炼人因为所站的基点不同、层次不同、所带的执著心不同,对问题的看法也不一样。

这样的例子很多,方方面面的“为私为我”,都要修下去。后来通过学习师父评语《去人心》,才体会到正法修炼到现在,不在法上修证实的是人而不是法的危险。师父讲法中明确告诉我们,旧宇宙的本性是“为私”的,而新宇宙的本性是“无私”的,我们旧宇宙的“为私”不去,怎么能同化到“无私”的新宇宙中去呢?在去掉“为私为我”的过程中我体会到,什么事情看得太重了,实际上就陷在“自我”之中了。

我理解在正法修炼到了最后阶段,修去“为私为我”的执著是大法弟子人人都必须过的“死关”,不管它是怕心,情,顽固的观念,为我为私也好,它是山、巨山、花岗岩、顽石也罢,不管它多难修,关键就看你的这颗心,去掉它的决心大不大。决心大,正念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法在做,只要在法中坚定自己,坚信师父坚信法就无所不能。

以上是自己几年来所在层次的修炼过程,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