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得法的弟子。刚刚得法的时候,觉得自己太幸运了,同时也遗憾和后悔自己得法太晚了。自己努力学法的同时,也和同修切磋。当时我地的同修已经在做着证实法、讲真相的事。有老学员问我说:你敢发放真相资料和传单吗?我说:敢,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有法,老学员能做到的我也能。由开始的几张到后来几十张。

转眼间到了二零零一年。天安门自焚伪案过后,同修陆续的到北京证实法。我与同修约定去北京,因准备的不足,没有去成。由于自己搬家后和认识的同修都离的远了,同修们都去北京了,只剩下我。在同修的帮助与鼓励下,于二零零一年下半年去北京,临行前邻村的同修说:你去北京把书和资料都拿过来,万一有事的话这么多书多可惜。我心里想着没事,拿与不拿都没事,我有师父有法在。

我坐车去车站时,刚上车,车上乘警在查身份证。我前面两个女子递上身份证,那位乘警好象没有看到我。买票后坐下发正念。听司机和乘客讲:北京现在可严了,外国三十多个炼法轮功的在北京被抓了;是凡進京的车辆、人员都受到盘查,查身份证。当时我有些晕车,趴在前座靠背上。上来一个警察,我当时心一动,转念又想“管他呢”,继续趴着。这时警察朝我肩上一拍,我抬起头,他说:没事,你睡吧!上车时我想中午到北京就好了,结果半路阻车,快到北京时又起了雾。十二点左右到京了,在广场找栏杆挂条幅,在天安门东边挂上条幅,下午六点回到了家中。回来后仔细想想,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就是有这一颗证实法的心,也明白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在大是大非面前能分清自己,在过关时就能守住心性。

在与同修交流时,同修也提醒我要怀大志而拘小节。这忍啊,自己很难做到,遇事自己总爱发脾气,生气过后又后悔的不行,觉得没做到忍,也没做到善心与慈悲。

同时我也想与有家庭魔难的同修切磋。在二零零三年“萨斯”时期,村里有一位小姑娘来到家里,我便对她讲真相,她也明白。等人家走后,我儿子便大闹起来,说:你自己在家学好了,别人来家里你还讲。你要被抓起来,我连书都念不成了。儿子在上初中,我急忙对他讲:没事,我们做的都是好事啊!他当时哭着说,你要真的被抓了,我也就不活了。我对着他讲真相,他也不听。我当时不明白,他怎么了?平时既认同大法也明白真相,为什么呢?我开始清除他背后操控他的一切邪恶,于是立掌发正念。

第二天,儿子对我讲:“妈,你对人讲真相时应用心讲。当初学法时别人怎么对你讲的,你也那样对别人讲啊。”我顿时清醒了,原来并不是孩子怎样,就是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干扰操控。

再有我认识的同修住得远,我邻村有一位同修,可这位同修来找我时我又不愿理她,原因是她不理智。她曾找我两次,我还是不愿理她。在二零零五年五月的一天,由于自己没守住心性,学法少,与同修切磋的机会不多,一次发脾气时,下台阶时一下摔倒了,腿摔坏了。过后赶忙找自己,错在哪里?平时自己遇事很难向内找自己,总是看别人不顺眼,整个与法背道而行,有意无意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这时这位同修又找到了我,我便与她一起学法切磋。由于我腿没好,她便去发资料。通过与她交流,我也发现了她的闪光之处:她克服了家庭中的重重压力,自己省下钱做资料。由于着急讲真相,有时很偏激,我看到也给她指出来。从她身上我也看到自己的不足。我两人一起学法,有时一起去发真相资料。有一次在一个问题上我俩发生了矛盾,刚开始两个人都在向外找、看别人,都没有看自己。过一段时间,等心态平静下来,用法对照,发现我们都错了。修炼人不是常人,怎么能看别人而不修自己呢?最后我们真诚交流心声,和好如初。

执著心放下了,好象心上的一块石头没有了。自己也修炼了好几年了,好象现在才学会向内找自己。记得刚得法时,做什么都向老学员看齐,口里总在讲,我是大法弟子如何如何。最近这两年,不再那样讲了,而是用法对照,看自己够不够大法弟子、大法学员的标准呢?同时也看与同修之间的差距。

在写这篇心得体会时,很吃力,怕自己文化低,写不好。在同修鼓励下写出来了。在此我真心的感谢过去和现在帮助过我的同修们,更感谢师父为我们的巨大付出,向苦度我们的伟大慈悲的师父合十!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