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众生 放下自我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正法修炼又走过了新的一年。回顾这一年的历程,我不禁感慨落泪。既为自己这一年来的辛勤付出而欣慰,又为自己没做好的地方而警醒。我十分感谢师尊再次给了我这样一个证实大法的机会,同时也能够有一个回顾与思考的机会,可以总结不足,更加明晰以后的路。总结中我更加赞叹大法的神奇美好,大法就是这样将我这个平凡而业力满身的生命锻造成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伟大的师尊那无法用言语赞颂的洪大慈悲造就了这一切。

一年来,我与同修小玉(化名)一起,帮助我地区同修建立了三十多个小资料点。目前这些小资料点绝大多数都在正常运转,并且又不断的带动建立了许多新的小资料点。小型资料点在我地区逐渐“遍地开花”,对救度众生起到了巨大作用。在帮助同修建立小资料点的过程中,我们经历了各种难关,其中有很多经验和教训,也有很多的体会,在此敬向师尊汇报,也请同修指正。

从门外汉到驾轻就熟

二零零四年二月,我和住在一起的同修小玉共同买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一位外地同修帮我们装好系统后,打出了第一本《明慧周刊》。从此,我们有了自己的小资料点。

那时,我地区还没有同修搞技术。这位外地同修示范给我们怎样在电脑上加密、打印、上网、刻录后,就走了。剩下我俩对着一堆机器,懵懵懂懂,相顾茫然。

我那时也分不清鼠标左右键的功能,只是努力尝试着印资料、刻光盘,到后来就编辑、排版、装系统,时常一宿到天亮。每当遇到不会的问题,总会有办法解决,或者是摸索会了,或者是听到别人的一句话,或无意中打开一个窗口恰恰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或者是脑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办法……我时常惊叹不已,师父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引领我迈过难关。三个多月后,不仅制作了各式各样的资料,我也奇迹般的掌握了基本的电脑技术,成了当地的“搞技术的同修”。

一开始,我和小玉就分了工,我主攻电脑软件技术,小玉负责硬件维修和采购耗材。小玉从开始时不知“硒鼓”是什么,到后来把打印机拆的零零碎碎再拼起来修好,也经历了同样艰辛的过程。我俩就这样通过摸索,成了什么都会干的“搞技术的同修”,大法的神奇在我俩身上多次印证。

帮助同修建立小资料点

我地区那时几乎没有别的“搞技术的同修”,年轻同修也很少。我俩开始认识到,帮助同修建立小资料点是我俩现阶段正法修炼中的责任。从二零零四年六月起,我们开始帮同修建立小资料点。在实践中我们发现,我们身边这些可敬的同修们,他们不怕付出,不怕吃苦,可是阻碍他们建立小资料点的最大障碍是不懂技术和怕危险的心。我与小玉多次交流认识到,我们搞技术同修的任务就是要尽量解决安全问题,减轻技术难度,把这些障碍降到最低,让同修能容易建立小资料点。

(一) 帮助同修克服技术障碍

我们在帮助同修建立小资料点时,尽量让同修在少添设备、少学技术的情况下,在不打破现有生活环境的情况下,依据现有条件建立家庭小资料点。

对于家里有电脑的同修,我们只是帮同修把普通光驱换成可刻录光驱。做好系统,设好加密盘,把一切都放在加密盘里。这样使电脑无论外表上还是打开后都非常安全,打消了同修的顾虑。一般来说,仅学会打印或刻录,只需要二十分钟就可以了。

为了适应文化低又从没用过电脑的同修,我们干脆把光盘(如《风雨天地行》)合成了一个文件,再做成快捷方式,同修只要双击就可刻盘。就这样,每当这些同修刻出了平生第一张光盘时,他(她)们几乎都说了一样的话:“我也会了,是真的吗?”这真让人高兴。而对于上网、下载、编辑、排版等难度大或安全要求很高的,平时就由我们解决,我们认为一般小资料点可以不必学,也不会耽误做真相资料。

第一批的四个小资料点,就是这样建立起来了。几个月中,同修家里的常人没看出电脑有什么变化,然而可敬的同修们已刻录了上千张光盘,散发在小城的大街小巷。

同修们随着不断的做资料,身心越来越多的投入到正法洪流中,都更加认识到了自己的重大责任。每个同修都发生了巨大变化,逐渐的主动要求添打印机了,有的甚至添了不止一台。同修们又逐渐的带动其他同修建立了一些小资料点,他们在不知不觉中也成了“懂技术的同修”。

很多网上交流文章都记述着同修是如何学会了打印、上网、下载、编辑等技术,无形中给很多不做资料的同修造成一种误解、认为做资料点就必须有电脑、懂技术、会上网。尽管在这些文章中,同修们都再三强调这并不难,可其中那些陌生的电脑名词已经让文化低的同修们望而却步了。而在实践中,一体机完全解决了这个难题,它可以脱离电脑独立操作,只要有底稿,它就象一台小型复印机,只需摁一下按钮就可以印出资料,连不识字的老年人都可以使用;而且价格便宜,小巧便携,适合大多数人。因而,对于大多数原本就没有电脑的同修,我们并不要求去买电脑,而是根据同修的不同情况购买不同型号的一体机。

比如说,家里常人不支持的,买体积小、方便携带隐藏的喷墨一体机;家里环境好的,买略大些而印得又多又快的激光一体机。

有了用一体机建小资料点的方式后,同修们都觉得建立小资料点真的不难,比想象中容易得多。有很多同修在买回一体机的当天就高高兴兴的出去发自己做的真相资料了。我地区的资料点也迅速增多起来。

(二) 帮助同修突破维修、耗材上的障碍

既然帮助同修建立起了小资料点,必然就担负起了机器的维修和耗材的采购的责任。

初期,我们也经历了到处都是问题,求助无门又没有时间学法的干扰,后来很快摆正学法与做事的关系,更加理性的解决各种故障各种难题。

(A) 在电脑方面,常人能维修的找常人解决,牵扯到安全问题的我们帮着解决。在帮助同修建立小资料点的过程中,由于我们水平也很有限,碰到一些特殊故障就不会解决,即使最后解决了也耗去了太多的精力,严重的影响到我们学法。我们逐渐认识到这是旧势力用这样的事情使我们奔忙于各种故障之间,使我们无法静心学法,進而好对我们下手迫害。终于在师父的点化下,我们破除了它们的干扰。

有一次,我自己的电脑一下停了,怎么也无法打开。为此想尽了办法。正好上街看到街面上有好多电脑店都有上门维修的电话,我就打了个电话。当然把家里一切都收拾好了。一会儿维修工就来了,迅速的找到问题是主板和电源盒烧坏了,帮我免费换了一个主板。我只买了一个电源盒,而出工费也就是三十元。这件事对我俩的启发很大,因为我们在所有的电脑里都设置了加密盘,所以只要同修不告诉密码,别人是打不开加密盘的。当同修电脑出故障时,只需把家里资料收拾一下,到街上电脑店找个人或打个上门服务电话问题就解决了,同时我们在旁边看着,维修工也没机会查看系统内容。这样花钱也不多就解决了问题。如果牵扯到系统问题,等这些专业人员修好后,我们再去重装系统,这样既节省了我们的时间,又省下了同修等待的时间。当我们这样做后,旧势力的干扰无用武之地,同修电脑出的故障也减少了。

(B) 在打印机问题上,小问题教会同修维护维修,大问题送到专业维修店里维修。打印机出了故障,喷墨机一般就是墨盒堵或机子不认墨盒,激光机就是硒鼓不正常工作或感光鼓老化或硒鼓里面太脏等。同电脑故障一样,我们认识到邪恶是利用我们对墨盒、硒鼓本身的不熟悉而干坏事。于是,我们就把自己机子的墨盒强力拆解,硒鼓拆成一个个零件,彻底看明白,原来没有什么秘密。同时我俩仔细看同修的技术交流文章,向打印机专业维修人员仔细观察询问他们的解决办法,终于我们很快掌握了些解决墨盒和硒鼓问题的办法。并且我们也把明慧技术交流文章里对同修有帮助的文章打印出来,连同我们关于如何更好使用一体机的建议等,都一并交给同修。同样,以后这方面事情也很少了,邪恶钻不了空子了。至于大的故障,我们都是送到专业维修打印机的店里去解决,这样很快都能解决,问题积压下来的也少,我们也不再为打印机的问题而过多分心了。

(C)、在购买耗材方面,刚开始全部耗材都由我们采购。慢慢的,同修买不到的或差价太大的我们就集中采购,而复印纸、裁纸刀等本地都能买到的,就让同修在本地买,也很安全。

突破一切条件,人人都能建立小资料点

以前我们以为,要建立小资料点必须得具备时间、钱财、家庭环境等各种条件才行。在实践中,同修们的共同努力已证实,建立小资料点是没有任何条件限制的。实践更加证明:讲真相是不需要任何条件的。这方面的事例真是太多了。

一位同修工作很忙,除按时上下班外,每周还要值三天晚班。家里上有八十岁的公公,下有念初中的儿子,丈夫不太干家务,几乎全部的家务活都是她做。建立小资料点后,更忙了,有时都是边做饭,空隙中一溜小跑到书房去设置打印。每天都是匆匆忙忙的来来去去。这样做了不长一段时间后,家里的环境慢慢的变化了。儿子主动帮着刻盘,丈夫每天也开始主动做家务,帮着叠真相资料,并且还带着儿子去发资料。她的时间越来越多,一年间,竟把《转法轮》背过一遍。她常说,不做小资料点,我不会有这么大的变化的。

一位经济很拮据的女同修,离婚后没有住房和积蓄,每月打工收入五百元,很想做资料。根据她的情况,我们帮她买了一台喷墨一体机(八百元),从此她每天做资料出去发,有时多,有时少。一年来变化很大。

一位老年同修,七十多岁,文化很低。她每天用复写纸一式四份的抄真相资料,抄得整整齐齐的向外邮寄。买了一台一体机后,一摁按钮就印出资料了,她欣喜的给这台小机器起名叫“救度”。

一位同修,丈夫始终反对她修炼,她也不敢让家人知道做资料。她家有电脑,我们把光驱取下,换上同样颜色的刻录机,看上去就象没换一样。就这样,她在家人毫不知觉的情况下刻着光盘,发着光盘。

还有一位农村同修,村里就她一人修大法,对她很注意。她就在墙上凿了一个小洞,把电源线连到外面的储粮屋里,每天借着洞里微弱的光,用一体机做资料。就这样,一年来她供应着附近几个村的真相资料。

一般说来,喷墨一体机较慢,做《九评》有点难,往往做《善缘》、《天地苍生》、《明慧周报》等各种单张传单较多。激光一体机做《九评》在分页上有点麻烦,做真相小册子最方便。而连接电脑的打印机就非常适合做《九评》。当大家都根据自身情况去做时,我们地区讲大法真相的资料和《九评》资料一样也没偏废,真是表面看着无序,实际一切都已在师尊有序的安排中了。

当我们和同修战胜着各种技术障碍、突破着各种条件建立小资料点时,我们这个县级市的小资料点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确实实现了明慧网“遍地开花”建立小资料点的倡议。

严格的要求自己,无私无我的付出,推动建立小资料点

我俩清楚的知道,作为搞技术的同修只有严格的要求自己,走正自己的路,才是解体邪恶迫害的最好办法,才是对我们当地小资料点的最大贡献。

(一)在经济上严格要求自己,不收钱、不收物

我俩多次感叹大法的智慧,多次感受到小资料点的“小”是多么好的一件事。它本身的“小”就已区别了与大资料点不同的运行方式,它本身的“小”就是个人修炼和证实大法修炼的完美结合。

当做小资料点时,由于它的“小”,你不能用别人的钱(否则就不“小”了)。以有限的收入要安排好正常的生活、各种社会关系,还要拿出钱来做资料救度众生。在这一切中,只有摆正了各种关系,归正了各种不正,才能使小资料点顺利的运行,所有的这一切都在“小”中体现出来。

作为建立小资料点的同修,作为搞技术的同修,我们有太多接触钱的机会。我们始终想着,不能有条件的证实大法,一定要把路走正。

我俩自己就是小资料点。从初期自己做真相资料,到后来给同修提供真相资料,再到帮助同修建立小资料点及采购耗材,整个过程中我俩都始终坚持一个原则:决不收钱,不收物。就是给同修代买东西、代印资料,也决不多收一分钱,决不多收一包纸。

初期建立小资料点时,我们周围没有小资料点。同修来拿资料,慢慢的就会给钱,但我们始终不收钱,只是建议同修用给我们的钱购买设备,也做小资料点。慢慢的我们认识的所有同修都建立了小资料点,其中包括我们的亲属。

后来帮同修购买耗材。我地区是县级市,有些耗材必须到一百多公里外的大城市去买。每次去买耗材都要住宿一晚或几晚,加上货运之类的,每次都要花费不少钱,有时多达一月花费一千余元。不论花费多少,费用都由我俩自己很有限的收入来支付,买回的耗材都清清楚楚的列清批发单价,从未收过货品价值之外的钱。有的时候,我俩收入很紧仍坚持这样做,我俩开玩笑说:“自古没听说修炼人会没饭吃的,师父不会让我们饿着的。”其实,当我们严格要求自己了,我们的环境变得越来越好,经济条件越来越宽裕。

(二) 不以任何借口不去讲真相发资料

在以建立小资料点为侧重点的这一年里,有很多同修建议我们不必自己出去发资料,但是我们始终认为,我们是小资料点,是最平凡、最普遍的讲真相的小粒子,不是大资料点,我们不能以任何借口不去讲真相、发资料。一年间,我们从未间断过自己出去发资料,多的时候每天发二百多本小册子、四百多张传单,少的时候发十来本小册子,一般以每天发八到十本《九评》和相应的小册子为多。仅准备自己要发的资料,每天至少都得花四、五个小时。正因为自己也做着普通小资料点所做的事,所以也更了解该为别的小资料点做些什么。

(三) 无私无我的付出,突破各种阻力建立小资料点

在同修们突破条件限制的同时,我们也尽量想办法为同修创造便利条件。

新买回来的墨盒,我们都设法把注墨孔打开并标明颜色(墨盒上原来的标记往往是错的),并写明灌注方法及注意事项。有时手把手教会灌墨后再把机器交给同修。新买的硒鼓,我们对加粉仓和废粉仓都做处理后再交给同修,使同修今后不用拆开硒鼓就可直接灌粉,完全不必再学习灌粉技术。对用一体机的同修我们都配一套打印得非常清晰的“母本”真相资料作为复印底稿,包括小册子、不干胶贴,单张传单等五十至八十张左右,内容尽量丰富多彩,编排合理,有针对性,便于同修挑选。这样,同修一有了机器,立即就可印出优秀的真相资料。

每次从网上下载了新资料,先编辑、排版后,把文件铐给有电脑的同修,而对用一体机的小资料点,则根据不同的一体机,不同的页边距做出不同的“母本”,交给用一体机的同修。

这些事做起来很普通却很细致,工作量大的时候,让人感到非常操劳。尤其是农村的又相距较远的同修,更是事无巨细,事事都要为他们想到,连注墨时注射器的角度朝向、加酒精的比例、洗墨盒的方法都要一一嘱咐。我们有时真觉得太累了,可是想到同修用的时候会遇到的各种麻烦,我们的疲劳就消失了,就想:一定要在同修使用前就把这些麻烦解决好,让建立小资料点“真的不难”。

在整个过程中,也会遇到各种表面上看并不如意的事情。比如垫上钱帮同修买好了设备同修又不要了,比如帮同修去维修一体机,厂家要求买新墨盒(一套四百元左右)才给维修,总不能让同修买,而我们买了又没有别的用处。每当这样时,总是想:不就是麻烦吗?不就是付出吗?我们来担。每回奇迹就发生了,转眼间别的同修要走了设备,转眼间经销商送给了我们一套新的墨盒。我们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

认清技术的本质,突破技术的障碍,促進小资料点走向真正的自立。

(一) 促進小资料点独立

随着我们当地的小资料点越来越多,我们面对的问题越来越多,我们需要承担的事务也越多,有些小资料点的设备不能得到及时的维修而耽误了正常的运行。我们多次交流,认识到小资料点必须走向真正的独立。从今年年初开始,我们便开始致力于让小资料点逐步自立。

一般同修需要我们帮助做的就是装系统、买设备、买耗材、维修电脑或打印机。

(A) 安装软件

我们把软件分类做成一套四张的光盘,包括系统安装盘、加密软件等所有软件,拷贝多份送给同修,并告诉同修如果新买了电脑要安装,就请电脑店的人照此安装,然后让别的同修给建加密磁盘(很多同修都已学会)。对以前我安装过的电脑(都做过加密磁盘),都做过GHOST备份,有同修会用的就象他也会装系统一样,如不会用的也就是叫电脑店上门服务一下而已。还是很安全的。

(B) 耗材

两地差价较大的耗材由我们统一购买。因过去已积累了足够的购货经验,只需打电话到经销商处订购,然后由专门的货车发货即可。也可详细的告知地址,让同修自己去买,一次可多买些。打印机、一体机等本地无法维修的机器,我们把维修的地点、怎样坐车、怎样找到地方,详细的写在纸上交给同修,让同修自己抱去修理。购买打印机、一体机,我们也只向同修提供型号,由同修到电脑店去买,虽然贵些,可是维修方便多了。

(C) 上网

目前唯一无法自立的是上网问题。我地区象我们这样的年轻人少,学上网容易,可安全上网不容易。我以前也教过同修上网,可是越懂电脑越知道不安全,就不太教了。现在,都由我下载资料,编辑好,再传递给同修。(这个问题有什么更好的意见,也请看到本文的同修们共同想想办法。)

(D) 帮助同修独立

大部份同修都有很重的依赖心。在小资料点走向自立的过程中,不少同修由于不理解,对我们有过抱怨。我们认为有些小问题同修是可以自行解决的,还有一些故障是由于心性和自身状态引起的,当这样的问题被我们搁置时,同修往往很生气。有时我们把维修点的地址和电话告诉同修,让同修自己带打印机去维修时,同修往往表示不满,而这时我们往往很难解释清楚。尽管同修抱怨我们“不负责任”,我们内心却很坦然,因为我们知道这样做正是在为他负责,同修慢慢总会理解的。

有位农村同修配备了数台激光一体机。有一次她让机器超负荷工作了几天,印了很多资料。由于带着强烈的干事心,机器坏了,来找我们维修。看到她的状态是被事情支使得团团转、根本听不進别的话,小玉把维修地址留给她,在她埋怨的眼神中走了。后来听同修说她挺生气。过了半个月,她突然给我们打电话说:“谢谢你们,大姐理解你们,大姐知道你们辛苦了。”从她的话中我们知道同修提高上来了,我们为同修的提高而高兴,同时也看到了自己还有求名的心。后来我们知道,她把多余的机器分给了别的同修,在周围几个村建立了三个小资料点。

慢慢的,这些小资料点越来越自立,同修们的依赖心越来越少。同修们轻松了,我们也轻松了。我们也有时间多学法了,我俩都已把《转法轮》背下了第一遍,我们的心也越来越纯净。我们认识到,让小资料点自立,是对自己负责,也是真正对同修负责,对众生负责。

(二) 认清对技术的依赖心,放下名利

搞技术的同修都知道,因为“钻研”技术嘛,都是容易進去不容易出来,心容易陷于干事当中去看问题。往往心被事情带动着,随事情转,而不能够自己主宰事情,自己主宰自己。哪里机器坏了,匆匆赶去;刚修完,另一处又催着去救急,又忙忙活活赶去。如果再有对技术钻研本身的瘾好,就更难看清事情的缘由,而愿意在干事当中忙碌,还过了钻研的瘾。这往往被黑手利用来迫害懂技术的同修。

有一位同修小尹(化名)是电脑高手,被邪恶关押迫害半年多。年初他闯出来后说:被关押的前几个月,每隔几天就被叫去修电脑,有时坐一个多小时车赶到同修家,发现并没有什么大毛病,只是些电脑的不重复性错误。有时这家刚修好那家又坏了,天天象救火车一样赶来赶去,很累可也很充实。后来静不下心来学法,自己也很着急,想停又停不下来,根本无力改变,不久就被抓了。

这可以算是搞技术同修被迫害的典型例子。

我自己是无师自通学电脑的,因为是自己钻研会的而产生了成就感。每次给同修修电脑,都是一次挑战与胜利,我也在这其中养出了钻研技术的“瘾”。小玉及时发现了这一点,向我指出来。我每次瘾好发作时,坐在电脑前下不来,她都显得很烦躁。她说:看到一个大法弟子被电脑指挥操纵着不能自主,她看不下去。我克制了几次,又发正念清除,很快修去了。

但是仅仅修去这瘾好是不够的,因为导致忙碌不能静心学法的原因不止是瘾好,更是内心的执著──干事心、受到同修重视而越长越大的“自我”、受到同修尊重而满足的名利心,以及自己对做资料这件事举足轻重而不能放下的掌控之心,这些都直接求来了“忙碌”。

这几年,搞技术的同修往往受到大家的重视,因为离不开他们,要依赖他们。当电脑坏了,大家往往都是对搞技术的同修陪着笑脸、陪着小心,不敢怠慢。我有一次对一位同修说:“我的自我很重,老爱自以为是,你如果看到我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帮我指出来。”同修事后说,她当时心想,我可不敢得罪你,我用你的地方多着呢。

在同修中的特殊作用使搞技术的同修身居特殊位置,当做得好一点时夸奖、赞扬更是如影随形而至。在常人中失去的名利在这里得到了满足,为什么总是自己去修理而不是想办法引导同修自己解决啊?为什么不肯从内心主动帮助小资料点自立啊?其实,那颗掌控之心清楚的知道:若大家都自立了,都不需要自己了,自己就普普通通了,与大家无异了。这就如同让国王失去权杖,让美女失去容貌,如何舍得?于是会出现各种美丽的借口:“他们都是老年同修,搞不懂这些,不能建小资料点”、“他们文化太低,不会编辑怎么做小资料点哪?”、“他们是农村同修,经济太紧张,搞电脑很难”、“我们年轻懂技术,我们做就行了,我们多付出就行了”等等。难道这是真正的无条件的付出吗?

对搞技术同修的依赖心,往往与这种掌控之心相伴相生。小资料点同修遇到阻碍,往往先想到找懂技术的同修来解决,而搞技术同修的这种掌控之心也不会让小资料点离得开自己,也不会主动给小资料点寻找能离开自己的出路。一方要掌控,一方要依赖,谁也脱离不开这个结。

我和小玉最初认识到应该促使小资料点自立,应该让我们地区的小资料点能够离开我们独立运行时,我们内心有块东西是不情愿的,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将会“没用”了,意味着我们将把自己用心血钻研的成绩、把自己提着脑袋摸索到的進货维修渠道及经验轻易的拱手送人,而且还没人知道这得来的多不易。这些还不要紧,最重要的这意味着我们将对本地的小资料点的发展不再起决定性的作用。我们曾耗尽心血,现在我们却要动脚把自己踢出局外。而且这样做也会招来有依赖心同修的不满和埋怨。我们认真的剖析这些不情愿,找到这其中根本的执著还是名利。正念告诉我们,我们是来修炼的,是来救度众生的、是正法弟子,不是来求常人的名利的。

(三) 走出旧势力的魔障──技术,真正实现小资料点“遍地开花”

我们认识到技术障碍是旧势力设的阻止小资料点“遍地开花”、阻止众生被救度的巨大障碍,而搞技术的同修研究技术,使技术问题能够简单化处理,清除技术障碍,让同修能够脱离对技术的依赖而建立起“遍地开花”的小资料点,才是从技术上对旧势力的真正否定。如果我们搞技术的同修突破了技术障碍,却又沉溺于技术中迷恋技术、依赖技术,不就是承认了这种旧势力的安排了吗?并且还在这种安排中津津有味的培养出了对各小资料点的掌控之心、干事心、名利心,沉溺于这种安排。各个小资料点同修如果认识到对“搞技术的同修”的依赖是在承认“技术”这一旧势力安排的干扰,我们还会依赖吗?

我们认识到,搞技术的同修去搞技术,不是为了让你学会技术后依赖技术,而是搞懂技术后,帮助同修去消除对技术的依赖、畏惧,帮助同修更从容的对待所谓的“技术”障碍,打破对技术的神秘感,从内心否定这些技术障碍,真正的实现小资料点“遍地开花”。

(四) 做一名普普通通的大法弟子,踏踏实实走正法之路

从去年五月帮助同修建立小资料点至今,一年多又过去了。现在我俩不再是“搞技术的同修”,又各自成为了一名普普通通的大法弟子,成为我地区不断开花的小资料点中的普通一朵花。

师父的《越最后越精進》的经文发表后对我俩触动很大,我们认识到这是正法对我们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更要心系众生,放下自我,投入到救度众生的正法“三件事”中,勇猛精進。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