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在受迫害


【明慧网2005年11月13日】移民加拿大的小张偶遇法轮功学员李女士,言语间,小张声称要回国杀人,报仇雪恨。

这人命关天的事情,法轮功学员自然是要管的。

原来,小张几年前参加高考时因被人冒用档案而落榜。他得知被人冒名顶替后曾上告到有关部门,无奈人家有权势,案件一拖再拖。眼看冒名顶替的人即将毕业了,小张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定要回去报仇。

“别人做了坏事,害得你不能上大学,你怎么能做更大的坏事——杀人呢?既然已经来到了国外,只要努力,自然会有好前程。”李女士劝慰小张。

“他们好狠!为了阻止我上告,竟然说我是法轮功,要抓我,而我根本不了解法轮功,只好想办法逃出国。他们太狠了!”

大家知道,一些恶人为了私欲,一方面跟随邪恶之首江××和邪恶中共,无所顾忌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另一方面又借迫害之机中饱私欲,随便给人扣个法轮功的“帽子”,以掩盖自己的罪行,令受害者无处申冤。如《中国青年报》2001年12月19日透露,因为收受贿赂、卖官等行为被人检举的河南省卢氏县中共县委书记杜保乾,竟然把举报者说成是法轮功学员,并动用大批警力,到北京绑架上访的举报人,还诬蔑说“法轮功学员到北京搞爆炸”。没想到,小张也是这样的受害者。

原本以为,迫害者把“法轮功”当罪名随便扣给象小张这样“有关”的人,也就算邪恶到顶了;其实不然,迫害还直接涉及到“无关”的人。

李女士有机会跟小刘聊天,小刘谈及出国不容易,因为必须要派出所证明不练法轮功。小刘确实不练法轮功,可是极少在户口所在地居住。了解情况的派出所以无权管辖为由拒绝出证明,而户口所在地派出所又以不了解情况为由坚持不出证明。

无奈之下,小刘只好动用“关系网”。原以为这是小事一桩,不就是开个“不炼功证明”吗?况且,自己确实不练。谁知道,“关系们”直说难办:不仅要确认小刘自己不练,连爸爸妈妈姐姐妹妹哥哥弟弟等等都要确认不练,否则出了问题,谁都担待不起。据说,当局担心有人出国后揭露对法轮功的迫害。小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之后,才最终通过省公安厅“自上而下”的让派出所开了个证明。

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被恶毒诽谤、精神摧残、药物毒害、酷刑折磨甚至公然虐杀,他们是直接受害者,但是受害者决不仅限于法轮功学员。未修炼的绝大多数同胞,要么象小张那样直接成为这场迫害的“另类”受害者,要么象小刘那样被迫与法轮功“划清界限”,以造成邪恶迫害所需要的环境。

事实上,面对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除了首当其冲的法轮功学员之外,每个人都无法置身事外。邪恶者,借机作恶,无法无天。但是心存善良的人、不愿附和邪恶的人,在善良和邪恶同时展现的时候,都必定从心底里选择善良、谴责邪恶。

不论什么人,都在迫害中。只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