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义丐武训到法轮功(二)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接前文)

*飓风骤起于青萍*

很快,这个对国家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令最高当权者“不放心”了。据说50多年前那场对知识分子毫没由来的第一次运动,主要起因于“党”对于当时的自由知识分子政治上的不放心。一想到建政之后,党外仍然存在着一批曾致力于在国统区揭露国民党腐败的自由知识分子,而他们所一贯宣扬的理念却是与“无产阶级专政”党文化截然不合的自由、民主、人权,党的最高领导人毕竟寝食难安,而武训精神所体现的传统文化又恰恰和党的斗争文化格格不入,于是武训便成了替罪羊,被用来统一知识分子的思想。其实这50年来,“党”又何曾放心过任何一种自由思想!

任何人、任何思想如果在社会上赢得了民心,那就面临两条路:要么同化为“党”的一分子;要么被宣布为“党的敌人”。前一种情况的典型例子可以从中国前奥运名将黄晓敏“火线入党”过程中看出来。黄晓敏在2004年12月12日的《退党声明》中写道:

“我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夺得女子200米蛙泳银牌,实现了中国队在奥运游泳项目中奖牌零的突破。回国后,组织上让我‘火线入党’,实际上,做为一名运动员,我当时只知道训练和比赛,对共产党是什么我一概不知道,也不关心这个,也不想入什么党……在他们看来,我的这些成绩应该归功于共产党,应该是共产党培养的结果。”

如果不可能同化的,那就宣布为“敌人”。即使孔子与其开创的儒家传统文化也未能逃脱此厄运。很显然,讲究“天命论”、讲究“忠恕”、“仁义”,并影响中国两千年,深入民族灵魂的儒家文化,无论如何是无法同化到格格不入的党文化中的。上世纪70年代,以“梁效为笔名的政治打手写作班子就在《红旗》杂志上发表《孔丘其人》,把孔子描绘成“开历史倒车的复辟狂”、“虚伪狡诈的政治骗子”,一系列丑化孔子的漫画、歌曲接连出世,轰轰烈烈的大批判便开始了。

源自中华传统修炼文化的法轮功,以真善忍为根本修炼原则,显然也是与“战天、斗地、整人”的党文化格格不入的。就在最高当权者开始担心法轮功“与党争夺群众”的同时,一些政治嗅觉敏锐的投机者,已经开始为这场即将到来的政治风暴做铺垫了。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由《红旗》杂志推荐为中科院院士的何祚庥。据1998年《人民日报》一篇题为“‘两栖学者’─何祚庥”的报道,何早年工作于中宣部,亲历了批《武训传》、批《红楼梦》,批胡风等政治运动,并“参与了彭真领导的对梁思成教授‘复古主义’建筑思想的批判。何祚庥认为,这些讨论和批判虽然都深刻地打上了那个时代的烙印,但却使他逐渐领会到什么是创造性的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值得一提的是,何祚庥等对著名建筑大师梁思成的批斗,此时早已被视为典型的以政治强行介入学术之争的思想迫害。何某也许早已淡忘,一代大师梁思成正是在批斗中气愤抑郁而死。然而何某此时似乎仍津津乐道于从批斗中领会到的所谓“立场、观点和方法。”实际上,在“党”需要的时候,“两栖学者”也可变为“三栖”、“四栖学者”。就在人民日报此文发表前后,熟谙政治风向的何很快就写出一些针对法轮功或特异功能的批判文章。这其中包括在天津教育学院一家杂志刊载的文章,以不实之词指责法轮功,并暗喻法轮功将亡党亡国,此文引发了天津市无理关押殴打去编辑部澄清事实的法轮功学员,并最终导致1999年4月25日万人上访。这时的何某摇身一变,早已从“建筑学家”变为对我国传统文化──气功修炼深有研究的“科学家”了。

除此之外,1999年6月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带领一班人马赶赴长春,针对法轮功创始人李先生拍摄了一部片子,即所谓《李洪志其人其事》一片。和当年写《武训历史调查记》不同之处是,这一次象清代藤甲兵那样遇到压力就缄口不言的是少数,全国各地有无数法轮功学员主动前去电视台拜访,陈述自己修炼后身心受益的实情。不过赵某显然有意无意的把他们遗忘在镜头之外了。和《武训历史调查记》相似的是,赵致真们这番举动也可被理解为选择性的排除不符合结论的事实──因为结论早已存在于调查之先。

批判《武训传》的运动能推广到全国各地,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极具欺骗性的所谓“调查记”。此文在《人民日报》上分日连载,并被印发至全国机关单位、学校、部队,组织讨论学习,把思想大批判推向高潮。和1951年不同的是,1999年的中国政府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庞大的军队、武警、公安、劳教监狱系统,以及上百家电视台,2000多种报纸、杂志、广播等宣传机构。这些宣传机器此时全力开动,为镇压法轮功鸣锣开道。在1999年7月对法轮功的大规模镇压开始后,在短短的半年之间,中共媒体在海内外对法轮功的诬蔑报导和批判文章,竟然高达30余万篇次,目地只有一个:请你仇恨法轮功!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企业、军队系统,人人表态过关。中央电视台根据赵致真们提供的所谓“其人其事”电视片,制作了对法轮功创始人李先生进行人身攻击的同名电视片。此片不但在全国广泛播出,而且在随后的所谓“转化班”中反复播放,作为对“思想转化”的主要洗脑武器之一。这部所谓“其人其事”电视片的政治功用绝不亚于批武训中的《调查记》和批孔子中的《孔丘其人》。

在强大的宣传攻势下,转眼之间,在许多国人眼中,中华数千年修炼文化的核心“真、善、忍”竟成了“欺世敛财”的代名词。一位网友曾讲述了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她数次从SOHU(搜狐)、SINA(新浪)上发送的求职信都莫名其妙的被服务器退回,她百思不得其解,她的一位朋友是法轮大法弟子,看了她的求职信后,将其中一句话:“具有真诚、善良、坚忍的品德”删除后,电子邮件才得以“顺利”发出。

世界上大多数正统宗教几乎都有戒律,比如佛教最基本的有五戒,即戒杀、盗、淫、妄语、饮酒;圣经中有“摩西十戒”。戒的目的是通过强制的办法使人远离恶趣,逐渐的使人道德升华。然而党文化中也有戒忌,其作用却和一切正教截然相反:中国的网民们都知道大多数聊天室、电子信箱都有过滤禁忌词。最普遍的比如“真象”、“民主”、“人权”。当一个民族被强制禁戒“真象”、“人权”,甚至“真善忍”的时候,那么这个民族的未来将走向何方?其实每个人睁开眼看一看不难明白,从上世纪末的“假烟、假酒”到今天的“毒米、毒瓜子、毒奶粉”、“二奶村”,并且这个趋势丝毫没有遏制迹象。难怪《九评共产党》第八评的标题是《评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本质》。

*良知和道义:主旋律中的“不和谐音”*

辽宁凌源市乌兰白乡一个法轮功学员乘公共汽车进城,她发现一位老大娘没座位站在自己身边,就招呼老大娘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就在老大娘表示感激的时候,法轮功学员轻声告诉她:“不用谢,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教我们处处做好人,这是我应该做的。”然而就因为这件小事,被她后座的一个乡里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痞子看到了,他回去后查出此法轮功学员的姓名住址,在十六大前夕带人去抓捕这位学员。该法轮功学员乘机走脱,派出所封锁了山道和交通要道,同时到其亲属家搜捕,又雇佣其邻居监视其家,一经发现立即报告。直到现在这位法轮功学员一直漂泊在外。

在这一次运动中,“党的主旋律”是确保党的领导地位的稳定,即所谓“稳定压倒一切”。在衡量一切善恶的标准的“稳定压倒一切”的幌子下,残酷打压毫无政治目的,教人向善并为具有卓越祛病健身功效的法轮功,也似乎成了合情合理的举动了。而乘车让座这样每一个公民应有的举动,竟然也成了罪名。

镇压初期,为了阻止大批亲身受益的法轮功学员进京为法轮功、为师父鸣冤上访,许多地方的车站、码头把法轮功创始人的画像铺在地上,凡经过者必须踩着画像走过去,不踩不让走,甚至要抓去“转化”。在许多地方,警察甄别法轮功学员的方式,就是盘问行人,让人说出法轮功创始人的名字,然后在后面骂一句脏话,骂了才放人走,不骂的当场被抓走。骂脏话、侮辱他人是什么样的行为,问一问三岁的孩子都会知道。然而这一切却似乎成了理所当然的行为。不过,既然掘坟毁祠都可以坦然行之,还有什么下作行为在党文化中找不到借口呢?

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折磨的警察未必个个都是冷血动物,或许他们也有妻子儿女。当深夜独自一人之时,他们的脑海中未必不会对自己的恶行生出一丝丝忏悔。但是党文化的反复宣传,此时发挥了作用:不必自责,你是在为“党”工作,这是崇高的事业,总得有人为此付出;此时赵致真们的电视片也在帮忙:不要紧的,难道社会上不都知道了你面对的是愚昧无知的×教徒么?你在帮他们转化,是为了他们好,再说完不成上面下达的“转化率”(注:指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比率)指标,家人不得喝西北风么。这些直接或间接的暗示、宣传,对于偶尔受到自己良心谴责的打手们,总以为找到了原谅自己的借口,得到些许安慰。

批判《武训传》的时候,武训的一个“罪证”,是曾接受了封建最高统治者清廷赏赐的黄马褂,因为朝廷、皇帝都是封建统治阶级的代表,是应该反对的。这是毛氏理论中所谓“凡是敌人支持的我们就坚决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坚决支持”的一个具体体现。后来学生课本中出现了“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又是此原则的另一个翻版。

一个民族失去了历史文化传统,便没了根。党文化摧毁了中华传统文化之后,人们早已失去了衡量善恶的标准。今天许多“爱国愤青”崇拜残杀平民的恐怖分子本拉登,难道不是毛氏原则的翻版么:因为美国是敌人,本拉登反美,所以就支持本拉登。人们心中本来应有的基于良知和道德的善恶判断完全被党文化所泯灭。类似的推理是,因为美国是“敌人”,美国关心中国的人权,所以这一定是不怀好意,是为了抹黑中国;美国国会全票通过188号决议案,支持法轮功学员的人权,因为是“敌人”支持法轮功,所以法轮功“和境外反华势力勾结”。

不过尽管人们把人权和政治挂上了钩,尽管人们可以用不关心政治的理由漠视15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事实,人们却津津乐道于谈论伊拉克战俘的人权──这除了人道主义的因素外,其实更主要是政治因素:因为伊拉克战俘是美国的敌人,敌人反对的自然要支持。对伊拉克战俘的人道主义关注自然是值得嘉许的善良行为──可是许多人却忘了,伊拉克战俘的人权值得关注,中国人的人权不是也同样值得关注么?中国人难道竟然不如伊拉克战俘,不该享有人的尊严和自由么?

*魔鬼词典*

共产党通过几十年来的“斗争”,不但麻木了人们尚存的良知,而且用其党文化几乎取代了人们头脑中原有的中华传统文化。人类的各种传统文化,都有一套符合人性的基本相似的善恶观。而中共的党文化却恰恰相反,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这样一个魔鬼词典:善的就是恶的,白的就是黑的──因为党已经定了性了;说谎造谣是必要的,其原因居然是维护“真理”;杀人是有理的,因为是为了实现“人类的幸福”;对于强奸、酷刑、虐杀可以保持冷漠,因为这才是不关心政治的“清高”态度──而这一切推论的大前提,实际上是维护中共统治地位的“绝对稳定”。在这里,没有道义、没有良知,只剩下所谓的“党性”。

最近海外《大纪元》新闻社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彻底撕开了魔鬼的假面具。当黑白颠倒的底片拿到阳光下冲洗之后,人们会发现原来党文化中的黑与白正好掉了个。如火如荼的退党大潮正表明,当人们丢弃了人们心中的恐惧后,又有机会从新找回道德和勇气。这是一个民族重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