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 透视中共谎言面面观(三)


【明慧网2005年4月3日】(接前文)

九、不厌其烦

江泽民集团针对法轮功的宣传,因为太过泛滥,不论什么样的人,几乎没有不烦的,许多人一听到“法轮功”这三个字,第一反应就是“烦”。

但是,千万不要以为这是它宣传的失败!它“不厌其烦”的诬蔑达到了叫人们一听见、一看见“法轮功”就烦的“预期结果”,为它的持续迫害制造了“人人都漠不关心”这样必要的社会环境。事实上,人们所“烦”的,往往不是谎言的无理,而是头脑中不堪负荷更多的谎言,觉得自己“知道的”已经够多了,换句话说就是“对法轮功的‘*教本质’已经足够了解了”。

比如说“杀人”。如果说在迫害刚刚开始的阶段,人们对“法轮功杀人”将信将疑,后来“报道”说“法轮功杀邻居”、“法轮功杀亲人”越来越多,人们就会“见惯不惊”;等人们习以为常“法轮功杀人”后,再来个“集体自焚”,绝对超出任何人对“邪恶”的理解程度;待人们“自然而然”的把法轮功认为是“导人自杀”的“*教”之后,以为没有比这再邪了的时候,又突然说法轮功“毒杀14名乞丐”,而罪犯还说要杀全世界的人,再次超出人们的预期。有多少人能够清醒的认清这一次比一次卑劣的谎言呢?

在此情况下,法轮功学员要想解释、申辩,有些人就觉得十分的可笑,根本就不屑一顾,甚至把法轮功学员揭露迫害的行为等同于中共的谎言宣传,认为是干扰了他的正常生活。而这种状况,与那种“群情激愤”的“揭批”一样,也是镇压者所期望的:把对法轮功的误解和仇恨深深的埋入了人们的心底里。

十、外应内合

为了让被封锁了消息的中国民众以为全世界都在“铲除”法轮功,也为了借用“铲除”法轮功的运动增强“侨胞”的“爱国热情”,“外应内合”就必不可少。

如2001年5月,中共驻加拿大使馆召集加东地区各“侨领”“揭批法轮功”,人民日报立即借“海外侨胞”的口把国内“揭批法轮功”的说词再说一遍,全国大大小小的媒体大肆转载,不由得国内的人不相信国外跟国内一样反对法轮功。

可巧的是,与会的一位蒙特利尔的老先生是公开支持法轮功的,当时正顶着压力把自己的办公室借给法轮功学员当作炼功点。会后他告诉法轮功学员说,他在会上根本就没有发言。但是在人民日报的报道中,记者硬是说这位老先生“表示”法轮功如何如何。

再如2001年7月,中国驻纽约总领馆举行 “揭批法轮功座谈会”,按照国内模式成立“反*教协会”,而“侨领”梁冠军明确的说,纽约是“广大正义侨胞”同法轮功斗争的主要战场之一,要把重点放在年轻一代法轮功“痴迷者”的教育和转化上,重复中共“教育转化”的说法。这“轰轰烈烈”的“揭批”运动立即通过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各类“喉舌”放大到全国,极力营造全世界“同仇敌忾”反对法轮功的气氛。但是,梁冠军于2003年6月在纽约街头殴打法轮功学员被控6项罪名的事实,中共“喉舌”是绝对不会告诉民众的,因为美国与中国不同、“侨领”不能够使用暴力手段来“教育转化”呼吁停止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事实,是不允许民众知道的。

更典型的“外应内合”的例子是“海外媒体”《华侨时报》。加拿大中文报纸《华侨时报》2001年11月刊登一个特务谩骂法轮功的“广告”,随后连续转载中共数十篇诬蔑法轮功的文章;同时,中共在国内大炒特炒“加拿大媒体、侨胞揭批法轮功”这个所谓的“新闻”,致使很多法轮功学员国内的亲人十分恐惧,以为加拿大也象中国一样禁止修炼法轮功。直到法轮功学员清楚的告知,法院已经下达命令不允许该报诬蔑法轮功,亲人们才算安心。而那些没有渠道了解真情的中国民众,至今还有人以为加拿大跟中国一样禁止修炼法轮功。

十一、假冒科学

在诬蔑法轮功的过程中,再没有比打着“科学”的招牌更显得“理直气壮”了。

在中共的早期宣传中,修炼法轮功的都是一些老弱病残和没有知识的“愚昧者”。所以,由一贯诬蔑法轮功的何祚庥这类“政治科学家”出面,祭起“科学”的大棒,以“法轮功是迷信”为谎言,以这些“愚昧者”不懂科学为依据,对他们修炼的法轮功横揭竖批,好象它们占据了科学的制高点,就可以对法轮功大打出手。

但是,人们发现中共此说却不能自圆,那就是修炼法轮功的人群中,在国内外都有相当比例的人是颇有建树的高级知识分子、各方面的专家学者,他们本身就是科学家。于是,中共遂强力宣传其一贯灌输的无神论与唯物论,并与科学捆绑在一起,还成立了“科学唯物论研究会”、“反*教协会”之类的组织,以“科学思维方法”、“科学世界观”等说词,更荒唐的把马克思主义这个全世界人人唾弃、已被证明与人类文明为敌的邪说,当成科学的化身,从而“证明”那些身为科学家的法轮功学员“没有掌握科学的思维方法、没有建立科学的世界观”,所以才会“迷信”法轮功。

当然,御用“科学家”不敢把有信仰的牛顿、爱因斯坦这样的科学巨匠说成“没有掌握科学的思维方法”的人,也不敢把当代无数科学家信仰的宗教说成是迷信,而只能在红色恐怖笼罩的中国大陆,挥舞着“科学”的棍子,强迫民众在“真善忍”宇宙真理面前蒙上眼睛、远离真象,以掩盖中共肆无忌惮的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江泽民集团深信,只要把法轮功粘牢反科学的标签,无论怎样迫害都是正当的;至于说坚持“反科学”的法轮功学员,就象当年的反革命一样,自然就成了真理的敌人、人民的敌人、国家的敌人,怎么处理能算是过份呢?

结语

在5年多的迫害过程中,江泽民和中共给法轮功制造的谎言,是不断升级的,这是因为其原有的谎言无法支撑迫害,而不得不持续的制造新的谎言。最开始所谓的“反科学”、“迷信”等罪名完全是对非中共信仰的诬蔑,不能成为“取缔”的理由,而“自杀”、“杀人”、“敛财”等等这些罪名,完全是法律范围内的事情,不能构成迫害每一个法轮功修炼者的理由;所以后来由江泽民亲口诬蔑法轮功为“*教”,并授意“人大”制定所谓的“反*教法”,把法轮功说成是危害社会的“*教”;而法轮功遍传全世界60多个国家,其教人按照“真善忍”修炼对社会道德回升的促進作用已经是尽人皆知,反而映衬了镇压者本身的邪恶;之后,中共又改口诬蔑法轮功“被反华势力利用”、是“恐怖组织”等,把全世界对迫害的谴责说成是对中国的诬蔑,進一步欺骗不明真象的中国人。

中共完全清楚,它编造的谎言并不“完美”,它也没有指望每个人都相信所有那些谎言,它甚至并不担心人们对它的谎言产生质疑,它只要人怀疑法轮功就行了。很多人说:“我不相信共产党的说法,但是我也不相信法轮功的说法”,这正是邪恶宣传要达到的最低“目标”:它让人们对善良避而不见、对邪恶视而不见。

其实,中共给法轮功制造的每一个谎言,都是针对人性而来的。你珍惜生命,它就诬蔑说法轮功“自杀”、“杀人”,而且“杀很多人”;你珍惜和平,他就诬蔑说法轮功“危害社会稳定”;你看不惯好吃懒做,它就说法轮功导致人“只想升天,对任何事情不感兴趣”;你渴望亲情,它就说法轮功“六亲不认”、“杀亲人升天”;你痛恨腐败,它就诬蔑法轮功“不择手段的敛财”;你对中共历史上的神化个人深恶痛绝,它就说法轮功搞“个人崇拜”;你尊重事实,它就让活生生的人焚给你看;你爱国,它就想方设法把自己等同于中国,把法轮功等同与“反华势力”;你痛恨中国政治的黑暗,它就天天讲法轮功搞政治。总之,只要是你认可的东西,你就能在中共的谎言中找到其被法轮功“践踏”的“实例”,而你不认可的东西,你也能跟法轮功联系上。所以只要你不够清醒,你就会一边说不相信中共的宣传,一边说“法轮功如此如此是不对的”,从而成为实实在在的谎言受害者。

但是,谎言毕竟是谎言。当年,希特勒的谎言毒杀了千百万犹太人,而他自己最终却自杀了,那些铁杆的追随者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历史上对基督和基督徒的诬蔑与迫害,不仅没有灭绝掉基督的精神,反而导致了迫害者的国破家亡。

事实上,中共的谎言毒杀的不仅是法轮功学员。就象希特勒的谎言导致千百万非犹太人死伤一样,就象尼禄迫害基督徒导致众多非基督徒死伤一样,中共迫害法轮功又将导致多少非法轮功学员的悲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