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尽甘来喜得法 证实大法志不移


【明慧网2005年11月7日】我是有缘得法八年的大法弟子,现在是63岁的老太太。我虽然没有见过师父的面,但在师父的讲法录像带中常见面。弟子也因修炼大法,受益匪浅。

我从小是很苦的,1943年生,我是家中的老大,下面还有三个弟弟,1953年父亲去世后,后来母亲改嫁,我们去了农村。那时我才12岁,农村生活很苦,过年没饭吃,我只能带着大弟弟去要饭。我在农村呆了一年,就带着大弟弟来到城市,我当保姆供弟弟上学。58年我开始工作,那时我才15岁,两人从未吃过饱饭。到我50岁退休才给105元生活费。

97年8月20日我开始修炼。我炼功10天师父就帮我清理了身上的附体,三个月后我感到师父给我灌顶。我所有的病症:腰椎骨质增生、神经衰弱、从小的胃病都好了。以前,为了治这些病,花了上万元钱,也没见效。但从得法三个月以后,身体非常健康,也不吃药了。我真是从内心感谢师父、感谢大法。下面谈几个我修炼中的体会。

一、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法轮大法的神奇在我家中所有人都感受到了。

那是1997年阴历九月十五日,我先生加班,在晚九点钟回家途中,六个人坐在一辆面包车中,面包车突然和一辆迎面而来的消防车撞上。我先生在发生车祸时就失去了意识,等他苏醒过来时,他感到很奇怪:车门是关着的,我是怎么出来的。更让人奇怪的是,我先生一点伤也没有,而被送入医院的司机则抢救了一天一夜。当时,在撞车的时候,我先生的位置是最危险的,但却毫发无损。我知道,他能得救真的感激法轮大法和师父的威德。

还有一次在98年10月1日国庆节,儿子女儿全都回家了,他们陪我先生玩了一夜的麻将。我早上外出炼功回来,才一进屋就听见我女儿又哭又叫,我一看,我先生在桌子旁躺着呢,才知道他心脏病突发。平时他心脏就不好,再加上抽风,当时嘴角都在流血。就在这一瞬间我想他完了,可我又想到师父在讲法中讲过,唐山地震时有一个人被埋在地下,这个人听到他的家人在叫他,结果他就没有死。我就不停的叫我先生的名字。我还不断的说我是大法弟子,告诉我先生别害怕你会得救的,当时,我外孙和孙子都跪在师父像前求师父,大约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我先生苏醒过来了。到医院检查,大夫都说真神奇,她说我先生是心肌缺血加上抽风,他们医院都救不了。

二、抵制迫害

99年7月20日一夜之间,共产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真是一言难尽,我也和同修们一样被抓、被抄家,恶人强迫我写“保证书”,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就替我写,叫我按手印,我一看就把“保证书”撕掉了。街道办事处办洗脑班,让我们去“学习”。有人在那里诬蔑大法,诋毁师父,我就把洗脑班给搅散了。因此,有两个年轻小伙子要把我带走。但是在师父的保护下,有几位我不认识的居委主任替我讲情,才放了我。当时和我在一起的我们居委主任都吓的不轻。那年我还不懂正念正行,我就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我要保护大法。后来我得到2001年6月12日明慧发表的师父近照及正法口诀,才知道发正念。

三、讲真象

我开始讲真象,是写信交给去人大开会的代表,让他转交的信中是我得法后的详细情况,希望他们让我们继续炼功。因为不放心,我们又去了北京,那时我们与北京大法弟子也没有联系,后来,我去找我从没见过面的亲属,我打电话叫她出来接我,她当时吓坏了,急忙把我接到大院里,有军人把守。她知道我是炼大法的,她告诉我北京可严了,赶快回去,还告诉我政协和人大带信的人一律不让進会场,并且还把信都收走了。他们夫妇给我讲了6.4大学生被害的情景。我只好回家。

回来后,我开始发真象资料,带外孙和孙子晚上去大楼里发。白天我骑自行车一路往电线杆上贴,去超市发,坐公交车发。

四、坚持在公园里炼功

到2004年7月19日后读了《疾风劲草》一文后,我开始去公园炼功。正是夏天,早上4点多钟带上小录音机挂在树上听着音乐炼功,我一点也不怕,我炼功前发正念。在我附近有练太极拳的,其中有老红军、有电业部门的干部、有市政府退休人员、有自来水公司的高干,他们知道我炼的是法轮功,他们承认法轮功好,都为我担心。有时他们知道谁谁被抓还特意告诉我,让我注意。有一天我给电业的那个人讲“九评”,他说他明白,给共产党当官也不好当,但是没办法。他们有时怕影响我,小声说话,我告诉他们我的心很静,不会被打扰。炼完功我还经常帮他们打扫园内卫生,秋扫落叶冬扫雪。

还有附近居民听到音乐声,偷偷在公园外看我炼功。有一天一个辽宁的外地人看我炼功,他等我炼完功就对我说:“在辽宁可不敢有人公开炼,可严了。”我说:“我们这儿也抓,但我们炼功人走得正、行得正不怕坏人抓。”我在公园坚持炼功已经一年了。

我一定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去掉执著和人心,走好证实大法之路,和同修们共同提高,“越最后越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