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师父第一次来山东冠县传法


【明慧网2005年11月18日】大约在1992年11月11日这天,师父来到了冠县,为冠县广大弟子带来了宇宙的根本大法。当时这里的人们对师父和法轮功不了解,师父为了使人们对法轮功有个初步认识,就在冠县电影院作了一场气功报告,又在“老干部活动中心(以下简称中心)”咨询治病三天。

14号上午天气有点冷,还刮着小北风,9点前后我和两个朋友来到“中心”。但见这里人头攒动,来治病的人络绎不绝。其中一位中年妇女身患多种疾病,自1988年就开始休班在家养病,最严重时丈夫休班一年半在家照看她,也曾想尽各种办法为她治病,聊城专医院,山东省立医院,北京协和医院,北京301医院等等名医院去过多次,也找过巫医、神汉和“香桌子”,都无济于事,病情越来越重,连站立都困难了,1.6米左右的个头,体重还不到32公斤,日日都挣扎在死亡线上。她当天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情来的。

挨号到10点多,在西厢房的门口,师父望着这位妇女,从头到脚看了一小会,然后叫她闭上眼、微曲上身,只见师父挥动着右手,从头拍到脚,声音非常大。约2分钟,只见这位妇女脸上挂满了汗珠,师父让她站直身体、睁开眼,问她看到了什么,她说眼前一片黑暗,师父让她闭上眼后再睁开。

这时她看到了很多很多另外空间很殊胜的景象。过了一会她再次闭眼后睁开眼,就回到师父为人治病的现场了。她一下全明白了,知道了师父的伟大。她激动不已,身上热,心里更热,望着师父激动的不知说什么。

停了一会,她说自己5、6年没骑自行车了,师父说“你骑上去,越快越好”,她跨上丈夫带她来的自行车,围着院子中央的一个大花池转了起来,欢喜的好似一个小孩子,尔后骑着自行车回家了。

这位妇女回家后就干起了久违的家务活,觉得身上有用不完的劲,让丈夫给闲了好几年的自行车打好气,第二天就骑着上班去了。骑了三天之后,她丈夫说,这车子好几年不骑了,看看气针咋样了,放了前车胎的气,拔下气针一看,气针是光杆司令,哪里有胶套呀!再看后车胎和前车胎一样,夫妻二人吃惊不小,倍感神奇。

11月16号晚7点,法轮大法冠县第一期学习班在冠城镇会议室举办。因为人多第二堂课改到冠县酒厂会议室。冠县人很朴实,开班后的一天上午,那位中年妇女夫妻二人为了答谢师父的救命之恩,邀请师父到他家去吃一顿饭。她是租房居住,房东养了一条大黑狗。当师父一行進院时,走在师父前边和后边的人大黑狗看见了就咬,唯独见了师父摇头摆尾,趴在地上一声不吭。

师父一行進屋后,见屋里挤满了来看师父的人,其中有人让师父看他根基如何,师父说:“根基不错,好好炼”。还有人想问但没说出口,师父看了一下这几位学员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

开饭了,饭菜也算丰盛。有人就问师父菜的味道如何,师父说他吃什么菜都是一个味。夹菜时师父用左手接着,掉到饭桌上的菜,师父捡起来吃了。当时大家理解这是师父以身传法。

吃完饭,师父还和我们一起合影留念。无论是集体合影,还是和师父单照,师父都满足了我们的愿望,每想到此倍感温暖。

在这次班上师父给了我们很多,可是我们每人只交40元学费,中途進班的交20元。冠县有一个姓宋的女学员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受恶警的迷惑造谣说师父每人收费100元,这是骗人的鬼话。记得有一天开课前师父讲:这个法是传给人的,有些附体隐藏的很深的被人带進来的,你赶快去转生成人再来得这个法。停了一下又说不走的将被清除。师父刚讲完,就见有五、六个学员难受干呕,他们几个到礼堂门口一站附体就走了,他几人回来后听法很正常,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每个人的根基不一样,在班上的反应也不一样。有个学员第四堂课才来,她看别人坐那结印闭眼,她也结印闭眼,很快她的天目就开了,看到师父讲课的台上有山、有水、有亭台楼阁什么的,最后看到师父是个大佛(这个学员后来到开封参加交流会时还看到满场都是大大小小的法轮)。

冠县这期学习班原定10天,后来改为7天,师父为弟子调整身体时打出的能量大、猛,我们感到身上发热。我自己在听课时大多时间是处于昏睡状态,说实话,师父讲的课我没太听明白,是在以后的学法中才逐渐悟到师父的伟大和慈悲。

周五上午,弟子找了辆面包车,拉着师父去看萧城。萧城在冠县北馆陶镇东五华里处,是面积约1平方公里的一座土城,相传是萧太后带20万兵马一夜修筑的,城内现仍有点将台和万人坑遗迹。师父在这里看到了穿裙子、皮靴、头戴雉鸡翎的女统帅,看到了辽军……。师父一行在西城门和点将台等处留影纪念。

11月22日晚21点后,师父亲自为冠县辅导站授旗。下课后大家和师父一起步行走回师父下榻的招待所,直到很晚大家才和师父依依不舍的告别。大家本想再挽留师父在冠县多住几日,可因师父要赶回北京准备东方健康博览会,所以师父一行于23日早5点多乘车离开了冠县。

回京后师父一直牵挂着冠县的弟子,在93年元旦师父给冠县的弟子发来了贺信。信的开头我听说是这样写的:家乡的弟子们新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