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参加师父传法班的日子


【明慧网2005年8月18日】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这一天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我有幸参加了李洪志师父来哈尔滨传功传法学习班。从这一天起,我的人生观改变了,我真正的能用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最高法理来要求自己了。

参加学习班的第一天,刚走進学法班,地面上有个金光闪闪的法轮章映入我的眼帘。我很高兴的把他拾起来,身边的学员说,你的缘份真大,这是老师送你的。听到这话,当时心里很激动,用双手把他戴到胸前。听完第一天课,我没有听出什么,因为我对气功方面的事情根本不了解,只觉得挺好,知道老师是一个受人尊敬的人。第二天我们很早就来到听课场地冰球馆,在老师下车的地方等了很长时间,老师的车到了。老师从车上下来,两边夹道欢迎的学员已有很多了,大家双手欢迎老师的到来。老师面带微笑的说,不要鼓掌。只见老师身材魁梧,走到学员的中间,高出学员一头。老师的面孔总是那么慈祥、慈悲的。在学员们的掌声中,老师走進了讲法场。这是我记忆犹新的一幕,也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幕。

老师讲法期间,给学员清理身体,让学员们全体起立,想自己一种病,如果自己没有病,想家里人也可以。由于当时对法根本不明白,中国法轮功这本书都没看过,所以当时在心里反问了老师一句,我在场内,你能给我去病,家里人你还能管得了,还是想自己吧!因为我身体一直很瘦,就想自己可能胃不好吧。想完后,老师让跺三次脚,然后坐下了。这天结束后,离开学法场,走在街上,我身体就有很大的变化,恶心、呕吐,但什么都吐不出来,当时我记得身边的人都看我,非常没面子,当时心里就想,老师你要是真的这么灵,你就让我到家再吐吧。这时,果然就好了,坐在车上,跟正常时一样。下车回家,刚一打开房门,就想呕吐,我急忙走近厨房,蹲在那里,吐了好半天,只吐出几口苦水,是绿色的。当时有人说是苦胆水、胆汁。早晨起来,一切正常。从这次开始,我心里就想,老师真的不是一般的人啊!真能给人祛病啊!

几天的学习班里,我真正能感觉到老师神通广大。我想什么,他回答什么,简直好象针对我一人在讲。老师绕场地走一圈的时候,我就想老师请往我这边走,越近越好,等老师回到讲台上,就说,有的人希望我走到她身边,怕落下,你们放心,再有这么多人我也能管得了。学法班结束后,不管过去多长时间,你都会看到学法场的四周的墙上,都是我打出去的功能(不是师父原话)。师父还讲,“有的学员我一讲法,她就睡觉,我讲完了,她也睡醒了。”这句话正是说我,当时我醒时,老师正在说这句话。老师接着又把为什么睡觉的原因讲了。因为你脑袋里有问题,再给你清理,让你有麻醉状态,不这样,你根本受不了,虽然你在睡觉,但你都听進去了。当时我听完沾沾自喜,老师又管我了,心里真是感激不尽。

讲法结束时,老师讲“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当时难忍能忍好理解,可难行能行就不理解了。和几个学员在一起交流,也没有真正理解。特别是老师讲结束语时,当时心里很难受,有点不想离开老师的心理,我身边跟过几次班的学员都在哭。这时只觉得老师是最亲近的人。我真是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学法场。

参加这次学习班,让我痛心的有两件事,一次是老师讲法说:“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当时我就想,这到底是什么呀?有这么珍贵吗?不相信。还有一件就是上面谈到的“在场的人你能给祛病,家里的人你还能管得了?”这两句话是我永远都不能原谅自己的,每次想到这时,我都会泪流满面的,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

在这八天学习班里,我还遇到这样一位学员:拄着拐来听课。一天,身边的学员让他试着把拐扔掉。那位学员刚开始不想扔,过了一会他把拐扔了,就能走路了。当场的学员都鼓掌欢迎,都说太神奇了,法轮功太神奇了。

在此我把在延吉学法班上的一件神奇的事和同修们交流一下。一个学员以前有附体,能给别人看病,后来自己就不能说话了。他有幸参加了师父讲法班,在偶然间,他遇到了师父,他拽着师父不撒手,用另一只手指着嘴,说不出来话。当时,师父说了几句话,最后说,你能说话了。让他说,他果然能说话了。当时这位学员很高兴,一直在谢老师。

回想起来,十一年过去了,作为我们老弟子,真是应该清醒了。要坚信师父,坚信法,做好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特别是救度世人。有同修说,你看见人在火中,去不去救,人在水中你去不去救。真是这样啊,救人如救火,我们做到了吗?

师父经文《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中讲,“正念正行,解体一切障碍,广传真象,神在人中。”我们是否真正达到了标准?我们每天是人在做事,还是神在做事?人是救不了人的,只有神才能救人。师父在讲法中一再讲,要修好自己,整体配合,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做好三件事,你说出的话才能有威力,才能感动人。我们每个粒子都达到标准了,整体配合好,是不是整体也达到标准了?

请师尊放心,我们这些老弟子,一定能勇猛精進,像金刚一样,坚如磐石,把修炼的这条路走正、走好,走到最后,跟师父一起回家。

如有不当,请同修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