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参加师父郑州讲法班的日子


【明慧网2005年10月14日】1994年6月11日上午,师父到郑州亲自传功讲法,共八天班十堂课。上午是传功报告会,晚上是第一堂课。6月12日(星期天)上、下午连续三堂课。

我当时上大学二年级,因为第二天要考试,就只参加了上午的报告会。

我从小喜欢探求人生真谛,一直渴求有位明师教我,能告诉我人生的目地和意义等许许多多。听法前也是半信半疑,别的气功师一堂课就是几百元,这十堂课才五十元(以后再听课凭学员证二十五元)。在上午的报告会上,我越来越相信这就是我要找的明师。虽受“党文化”的毒害,我对佛道神了解甚少,但我相信师父讲的绝对错不了,这一生跟定师父了。郑州班上师父讲过,这在过去是不要钱的,因为要租场地,方方面面的,所以要收费,但收费已经是最低的了。

听课的感受非常好,当我上午一有疑问:“要去执著心,学习怎么办?”“要不要到庙里或進深山老林里修炼?”等,晚上师父讲法中都会讲到,当时的感受是师父给我一人讲的。师父讲到“走火入魔”时,感受到头上戴顶很厚的“气帽子”;讲到“周天”时,往传功场去,我觉得要起空,走路一颠一颠的。

6月12日,我一考好试,就往郑州赶。一下火车,不到十分钟,本来晴朗的天,一下子阴云密布,狂风四起,雨夹冰雹打了下来。大约二十分钟,说停就停,天一下子晴朗了。觉得很奇怪。听功友讲,魔来捣乱,师父停下来,盘腿坐在桌子上打手印。

有一堂课快结束时,坐在靠近师父的空场上的一个学员,跪在师父面前磕了三个头,师父对此讲了一段法,不让学员这样做,最后讲:“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一颗心。”许多学员流泪鼓掌。写到此,我已泪水涟涟。

师父的好,这是我们能感受到的。“操尽人间事,劳心天上苦。有言诉于谁?更寒在高处。”(《洪吟》·高处不胜寒)从中更可以体会出师父对我们的好与度成我们的一片苦心。在这最后的时刻,让我们共同勇猛精進,走正我们的路,做师父的好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