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揭露迫害案例有感


【明慧网2005年11月19日】我打迫害案例电话已2年多了,这2年多来总感觉,我们大陆同修遭到群体灭绝的迫害,已经长达6年多,照理说我们参与打迫害案例电话同修应该是愈来愈多,甚至达到人人责无旁贷才对,但事实不然,我觉得还是很多同修未能下定决心冲破心理障碍,一直把这块区域视为禁区,不想去碰触或不敢去碰触,我想在这方面,提出一点对法上的理解与体会,供大家参考:

前几天我在网路搜寻迫害案例时,看到大纪元报导大连一位女学员,遭受五马分尸酷刑折磨的新闻,内心非常难过,这位女同修名字叫孙燕,是位老师。我在转述这条新闻时,有位学员说,不要再讲了,实在不忍心再听下去了,然而,这些人间惨剧却是每天持续发生在我们大陆学员身上,明慧网也都是把迫害真象摆在最前头,而当天的大陆综合消息刊登的也都是抓捕与迫害案例。今天我想念一下这条新闻其中一小段:“更让人难以想像的是,警察还怂恿犯人往孙燕下身塞辣椒和辣椒面,用拖布把捅下身,用椅子背的尖部撞她的阴部,只见血顺着腿流到了地上,警察还用打了很多结的粗绳子在她下身拉锯式来回拉动,致使其阴道大出血、发炎肿胀、无法小便,腿瘸了一年多。”大纪元对这一段文字,使用的标题是“摧残女性的流氓行为”我觉得这岂止是流氓的行为!这更应该是魔鬼的行径了!

师父在《转法轮》说:“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更何况,他们是我们的同修呢?

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有学员问师父:我有两个问题,不时感到天天忙,天天在忙做事,而效果也不好。有时对一些大法的工作、营救学员表现麻木,应如何改变这种状态?

师父回答说:“只能说合理的安排一下你的时间了。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限的,师父知道,怎么样合理的把它安排好。你们的同修大法弟子一定要救,不能被邪恶肆无忌惮的迫害”。

俗话说:“救人如救火”,为何在马路上我们看见一辆急驶的救护车,大家都要让路呢?那不就是人命关天吗?我想,我们对被迫害的同修,能否感受他们的痛苦,感受他们的险境,还是已经陷入了麻木的感觉呢?

另外,我觉得打迫害案例电话,并不仅仅是营救同修而已,师父《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讲到“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象、去救度生命。”我想,公安、劳教以及非法审判大法弟子的法院等,他们受到邪恶操控,无知的直接对大法行恶,他们也是救度的对象,另外,他们造成我们大法弟子的损失,严重影响大面积众生的救度,这些都是最大问题,也是最邪恶的地方,当然,也就最需要我们发挥更强大的正念,集合更多的智慧跟整体力量去对付了。

从师父的讲法中,我想大家都知道,大法弟子的主体是大陆,因为那边迫害严重,受到的毒害严重,既然这样,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是否我们办酷刑展,7.20烛光晚会或其它活动的同时,我们也需分点时间拿起电话,帮大陆同修说一句公道话,直接的去声援他们,这样是不是更具实质的意义呢?在《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有位弟子问师父:值此佳节,请接受全体大法弟子的敬意和感恩。弟子们一定会做好,让师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

师:“谢谢大家。(鼓掌)大法弟子还都是在迫害中,你叫我高兴啊我也高兴不起来,有多少大法弟子此时此刻在中国那些邪恶的劳教所里遭受迫害。心意师父领了”。我想如果我们能体会师父沉重的心情,那我们是否应该采取更具体、更直接的行动呢?

我们经常说大法的進程很迅猛,那既然这样,如果我们讲真象还有怕心或其他障碍,是不是更应该赶快好好去面对它、進一步去掉它呢?师父在2002年的《快讲》经文中说:“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那我们这么几年,是否已经把剑磨利了呢?我个人虽然讲了2年多,深深觉得还有很多的不足,还要去努力,去突破。

最近,我听到一些声音,大概是说,现在是媒体时代,一个一个去讲真象,太慢了,我想提出一点看法,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提到:“直接讲清真象和媒体讲清真象是互补的,不能够靠一种形式去讲真象。”我想,毕竟媒体只是在海外发行,就算做到了人手一份,公安、劳教所人员或法院,也不见得看得到,所以,要传达这些新闻,或是直接震慑邪恶,我想还得借助电话,才能够够得着他们,这是最有效,最直接的办法,而且最不涉及专业与技术,也这样才能使媒体发挥更大功能,我想这一点也提供大家参考。

现在,让我们重温师父《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师父说:“别看邪恶们在猖狂,都在胆颤心惊,都在害怕。当然邪恶的生命在没有被清除完之前还要指使恶人干坏事,被邪恶操控的时候恶人就没有了理智,冷静下来的时候它们都在害怕。学员的每一个电话都使它们震惊得睡不着觉──怕。”对照师父的经文,我们一通电话就能起到这么好的震慑邪恶的作用,我们却又为何不做呢?

各位同修,我想这些被抓被关押被酷刑虐待的同修,除了我们大法弟子外,去关心他们的人是很有限的,大陆弟子也亲口告诉我们,打电话震慑邪恶起到很好的作用,也表示希望我们多打电话去震慑邪恶。借这个机会,也把他们的心声跟大家报告。

电话是最方便的工具,平常我们最喜欢用它来联络事情,但当我们要对大陆讲真象时,却又视为畏途,这其中是不是有我们要修的呢。

以上粗浅心得,仅供参考,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