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法弟子打电话讲真象的心得(四)


【明慧网2005年7月3日】(接前文)

荣宗:打电话讲真象,就是要向中国大陆那些被中共谎言蒙蔽的人讲清真象。我们刚开始的时候,就是用一支电话在打,后来同修也慢慢的认识到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重要。我们慢慢形成一个打电话的场,所以从一支电话,后来二支、三支、四支,人越来越多。每个礼拜四,大家都来打电话,形成一个整体,打电话的效果是大家互相能带动,这效果是不错:你不想打,来到这打电话的场,你也都想打,因为大家聚在一起那个场,大家救度众生的心都出来了。

高精度图片

我们救度的对象就是中国大陆,像山东、北京等地的公安、农民、百姓等,都是我们要救度的对象。在中国大陆遭受中共谎言所蒙蔽的人,经过我们讲清真象以后,都明白了大法真象。我们的电话组每个礼拜四学完法就开始打电话。打完电话,就和同修交流,以后把我们还没修好的,透过交流提高上来。

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有一次打给公安,我在讲的时候,他起先也不喜欢听。最后我们的善念触动他的明白那一面,他也跟我们良好互动。最后他跟我讲:我真的很钦佩、佩服你们,你们真伟大。那时我听了,内心也是非常的震撼,透过电话,他明白的那一面清醒了,也可以得到救度了,对我们大法弟子所做的,他是非常感佩,这是我印象很深刻的。

志清:有各种方法都能向中国大陆的老百姓讲清法轮大法的真象,但是我觉得在各种方法中,打电话是一种最直接的讲真象方式,我们可以透过说明法轮大法的真象听到他们的反馈,从中也可以得到一些修炼上的启示,譬如状态不好的时候对方比较不容易接受。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对方是一个山东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刚开始谈的时候她很不能接受,她没有说明她的身份,我也没询问她,在谈的过程中她一直有出现对大法的负面想法,在过程中我也动了心,想要一下子把对方的观念矫正过来,她嗓门开始大声,我慢慢也跟着大声起来,之后,她好象正准备挂电话的样子,我就意识到我的心跟着她浮动起来了,我就跟她说:小姐,我打电话过来不是要让你生气的、我是善意的。

对方也跟着平静下来了,也愿意跟我谈,我就对她说海外大法洪传的真象,海外民主国家对人权迫害这件事的看法和态度,还有打这通电话的意义,我们为什么花这么多钱打长途电话来告诉你们这些,我们是本着一股善意,只想要让她了解真象,没有任何的目地,不像中共所说的有什么政治图谋,什么勾结海外的反华势力,这样讲她也能够了解,她也赞同,之后她向我说她是一位大学教授,之后我又问她说:您身边有炼法轮功的吗?她回答 “有。”我又问说:那你觉得他们这些人怎么样。她说,虽然政府是禁止的,但在身边的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的表现是让她很感动的。她也很谢谢我们能打电话跟她讲真象,能让她了解,海外的大法弟子们跟国内的弟子们表现的非常让他们感动。

陈先生:我跟大家分享一个打电话讲真象的经验,有一次打劳教所,对方接了电话,听他口音大概是四、五十岁的一个中年人,他说他是在劳教所里负责教育、管理的,他态度非常不好,非常生气、动了怒,还讲了几句没有修养的话,讲的话不堪入耳,当时我就被他的话语愣住了,因为我心里只想到三个字:完蛋了。我嘴巴讲完蛋了,我心里想这个人怎么办,当我愣在当时的时候,旁边有一个老同修,他看了以后,心想这个人太邪恶了,他说这个人太邪恶,非正过来不可,否则他会继续破坏大法。

然后他就赶快把电话拿起来,又拨回去。他想对这个人一定要讲清真象,因为越邪恶越要讲,才能阻止他去迫害善良。打过去以后,还是那个人接的。我们这个同修,他非常的沉稳,用九评的内容还有一颗救度人的善良的心,发出慈悲心去跟他对谈。对方虽然一直没有出声,但是他那时态度完全变了,没有再用很恶劣的态度对待我们这个老同修,所以我想这个九评的力量真的是很大,再来就是,当你真心要去救一个人,要为对方好的时候,你发出的力量也是很大的,这是我一个很好的心得跟大家分享。

我打电话讲真象时间不长,因为我得法才半年多,打电话讲真象大概也两三个月了。同修之间如何发挥整体的力量?当时如果我一个人打,或是那个同修没有及时出来,结果可能就不同。他也给我一个启发:真的是越邪恶,我们越要讲清真象。

这么多的讲真象工具,为什么我要打电话?我觉得打电话的效果最直接,因为我们可以第一线马上掌握对方的反应跟情绪。打电话是第一线的接触,因为由声音可以掌握他的反应,就像刚刚我讲的一样,那个劳教所的干部,他的反应就出来了,这个时候就是我们正邪相对的时候,真的是第一线相对。这个时候是我们最方便救度他,也是最能发挥我们慈悲心的时候。如果说他反应没有那么激烈,我还不晓得怎么去救度他。

玉美: 刚开始打电话讲真象的时候都有一个怕心,希望可以先让别的同修来打,自己只要在旁边发正念就好了,逐渐的在听同修打电话当中,自己慢慢的也加入打电话讲真象的行列,刚开始的时候,状况不是很好,还有怕心在,讲话的时候还会语带发抖的,而每次在8点55的发正念之后,再打电话声音就不会再发抖了,后来我在家打电话时,就发现最好先学完法跟发正念再打电话,效果是会比较好的。

我几乎都是打民宅较多,我印象较深刻的是有一次,一个女孩跟我说她原本是想要挂我的电话的,因为那不是她家里的电话,不太方便讲,正准备挂了电话,而那时候我正念很足,就继续的讲,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没有挂电话了,我跟她提到九评,她说她不是很了解。我说她不了解也没关系,我寄资料给你。她也愿把地址留给我,留资料的时候刚好她跟我同姓,于是我们就聊开了。于是她说等我把资料寄给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