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市工业街、南站派出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11月19日】河北省张家口市工业街派出所所长孙小平等恶警,以及南站派出所原所长张玉、办事处书记王云、主任李彤宇等对当地大法弟子的迫害

一、工业街派出所孙小平等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1、苗传增遭劳教折磨,被迫流离失所至今

张家口煤机厂大法学员苗传增,原嗜酒无度且好赌,99年6月的一偶然机会,喜得大法,他的心灵得到净化,他深深感到是李洪志师父给了他第二次生命,深深感到法轮大法的珍贵。

1999年7.20后,江氏邪恶集团疯狂迫害大法,苗传增和同修一同去北京上访,被恶警绑架到丰台体育场,后转廊坊,逼报姓名、报地址,曝晒二天后被转押张家口沙岭子,通宵逼看诬蔑师父、诽谤大法的录像,第二天转建国路小学非法关押。张家口桥东分局的一伙警察威逼大法弟子写放弃修炼的保证。煤机厂接回后,单位不法人员又强迫写保证,不让上班,派专人监控,强行洗脑。

2000年7月19日,苗传增和同修去北京发大法真象资料,被北京南站派出所公安绑架。单位接回后,张家口公安局敲诈3000元(煤机厂从苗传增工资扣1000元,单位1000元),并将苗传增关单人宿舍,开除公职。同年10月6日,苗传增和同修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10月7日,他与妻子李宏和同修江春梅在天安门广场打开四米长、半米宽横幅“法轮大法是正法”,遭北京三个便衣警察毒打,并绑架至天安门分局派出所迫害,后转押张家口驻京办。被非法劫持回当地后,被非法关押于工业街派出所,2天后被送宣化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2000年11月13日,张家口桥东分局、工业街派出所片警许X等人将苗传增及四位大法弟子送唐山开平劳教所。第二天,唐山开平劳教所又将苗传增与26名大法弟子以每位劳工800元的价格转卖给保定高阳劳教所。苗传增在劳教所受尽折磨,2002年苗传增被强制劳动时受重伤,不能出工,同年2月24日从高阳劳教所放回。出来后工业街派出所、办事处不法人员仍然不间断到他家骚扰、威逼转化,苗传增被迫流离失所。

2003年6月8日,苗传增到张家口汉桥街建设银行,刚进储蓄所,被工业街派出所王建、大屈等5、6个恶警摁倒在地,连踢带打,绑架到派出所。桥东公安局副局长刘力军直接找他谈话,用巨额奖金诱惑,让他答应作内线(特务),并许诺帮其投资开饭馆。公安不法人员曾先后三次请他吃饭,并给其1200元作生活费,安排苗传增去拘留所假绝食,以骗取同修的信任,来获取信息破坏资料点,企图抓捕同修。苗传增提出自己接触不上大法弟子,邪恶人员又生一计,找来真象资料和《转法轮》让苗传增假意送同修来骗取同修的信任。苗传增不再配合,不予提供信息。刘力军原形毕露,到处抓捕他,以图再次迫害。苗传增被迫再次流离失所至今。

2、张永慧被劳教折磨三年

大法学员张永慧为证实大法,多次进京上访,被桥东公安局长闫志有、副局长马福维、工业街派出所所长孙小平等不法分子非法关押拘留,被非法送唐山开平劳教所迫害,又转押保定高阳劳教所进行残酷的非人折磨达3年之久。

99年11月27日,张永慧和哥哥与其他同修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绑架到天安门分局派出所,遭到恶警用“苏秦背剑”式铐刑进行迫害,后转押驻京办。张永慧哥哥身上带的500元钱被警察掏走,第二天被张家口市五一路办事处张保祥、派出所警察程合利手铐押回五一路办事处,原办事处书记王书田、副书记常小青、主任张保祥敲诈600多元后才放回。张永慧被工业街派出所不法警察押回,送十三里拘留所非法关押。99年12月中旬,张永慧被工业街派出所恶警敲诈钱财后才放回。

2000年2月中旬,张永慧又被工业街派出所绑架,所长孙小平将她非法关押在宣化看守所。因她不背监规,被看守所副所长孙××暴力毒打,并砸背铐、戴脚镣迫害。张永慧绝食抗议非法迫害30天后才放回。回家后不断遭工业街办事处、工业街派出所不法人员的监控、骚扰,又遭邪恶多次绑架。同年7月27日,张永慧因再次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张家口市桥东区公安分局局长闫志有、副局长马福维、工业街派出所所长孙小平等恶人强行非法送唐山开平劳教所,遭受恶人恶警长期的精神上强制洗脑、肉体上野蛮摧残,在残酷迫害下被逼违心的放弃修炼才放回。

3、刘静波、赵月梅、冯守政等遭受的迫害

1999年8月底到9月初,大法弟子刘静波被非法关押桥东党校6、7天,桥东公安分局、红旗楼派出所勒索1100元。2000年7月,刘静波到公园炼功,又被工业街派出所非法劫持到拘留所,勒索现金300元。同年10月,刘静波去北京旅游,被工业街派出所再次劫持,非法关押拘留所强制体力劳动,并勒索150元。工业街派出所敲诈3000元,办事处敲诈1000元后才放回。同年11月,工业街办事处又伙同桥东区公、检、法将刘静波从家中绑架到工业街办事处,非法关押7、8天,逼迫她放弃信仰。同年12月下旬到2001年元旦期间,刘静波再次被工业街办事处非法关押,失去人身自由。

2001年8月下旬,工业街派出所不法人员强行将刘静波绑架到所谓的“法制学校”强制洗脑,并派单位专人看管,连上厕所的自由也没有,屋外有桥东公、检、法的人重重把守,并设置几道铁门;白天强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直到晚上12点,晚上桥东公、检、法工作人员对大法弟子强制洗脑,灌输谎言,逼迫放弃信仰,放弃修炼,公然违背国家《宪法》规定的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

2000年5月23日,赵月梅、冯守政等大法弟子在东河沿小花园炼功,被工业街派出所警察非法劫持,以“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送拘留所,赵月梅、冯守政绝食抗议中,出现病状,每人被非法敲诈勒索300元后才放回。

二、南站派出所、办事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1、陈爱鸿多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

2000年3月9日,张家口桥东区南站派出所原所长张玉,派人将到北京证实大法、遭北京警察绑架的大法弟子陈爱鸿劫持,非法直接送十三里看守所关押15天。4月25日,陈爱鸿又被劫持到南站派出所迫害,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派出所所长张玉、南站办事处书记王云、主任李彤宇乘机敲诈家人2300元,并威胁如不交,还继续拘留。

同年11月下旬,派出所所长张玉、警察刘洪波(现任副所长)将正在上班的陈爱鸿从单位强行绑架到南站办事处,逼她写不炼功保证,动手打她的脸,强迫她在寒风刺骨下脱掉外套和毛衣,只剩一件衬衣,将她拉到院子里冻、罚站,直到半夜12点。第二天又对她强行洗脑迫害。

2001年4月24日下午,南站办事处书记王云打电话到陈爱鸿的工作单位,刚放下电话不到5分钟,单位即被包围,前后门被封锁,不准任何人出入,刘洪波带工业街派出所4个警察闯进来,将陈爱鸿强行绑架,并直接送十三里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同年6月初,南站派出所教导员贺玉辉、刘洪波和书记再次闯入陈爱鸿家绑架,陈爱鸿坚决不从,刘洪波命人将陈爱鸿劫持到警车上,直接送十三里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刘洪波一人留在陈爱鸿家非法搜查。家里的大法书籍、电话簿、理发工具和一套钥匙被洗劫,刘洪波临走时还无耻的要求邻居给签字,遭到邻居的拒绝。

陈爱鸿在被非法关押、绝食抗议的第10天,贺玉辉带4、5个警察将她强行抬上车送铁路医院强制灌食,贺玉辉和5个警察把她按在床上,一人摁头,4人摁四肢,一女医护人员将一根塑料管使劲插入她的鼻孔,致使她恶心、憋气、窒息,极度痛苦,一直折磨迫害生命出现危险才放回。

2002年元旦前,恶警张玉等将陈爱鸿绑架到派出所,陈爱鸿向他们讲法轮功受迫害真象,张玉不听,还抄起电棍电她的嘴、脸、脖子、手和脚,用手打脸,致使陈爱鸿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2天后,他们将陈爱鸿转到南站办事处,书记王云与副主任李彤宇继续对其迫害,不给饭吃,不许睡觉,24小时派专人监控,并将她再次送拘留所。陈爱鸿绝食抗议迫害,张玉与派出所指导员贺玉辉等强行将她送铁路医院强行灌食输液,该大法弟子告诉护士和医生,强迫灌食输液是帮助恶人迫害好人,要遭报的。善良的老医生也坚决反对,并告诉不法人员们,这样会出危险的。不法人员们这才停止野蛮灌食,将陈爱鸿带回派出所逼迫写保证,又将她关押2天2夜,不顾她死活,再次将她送拘留所非法关押,三天后出现生命垂危才放回。

2002年11月,陈爱鸿在清远楼饭庄打工时,恶警张玉等将陈爱鸿从饭庄强行绑架,塞进警车,拉派出所威逼放弃大法,写保证,并对陈爱鸿和另一女大法弟子谩骂、侮辱、打脸。寒冬季节,又是深夜,张玉威逼大法弟子脱去毛衣、外衣,只剩衬衣,逼在院中冻着,并恶狠狠的说:要是男的,我让你只穿背心冻着。

此后,陈爱鸿被迫在外居住。在她流离失所期间,恶警张玉伙同办事处王云、李彤宇派人到处抓捕,雇佣专人,并威胁:如三个月抓不到,就让此人下岗为代价。恶警在陈爱鸿家附近蹲坑、监视,对她七、八十岁的父母家骚扰,恐吓、威胁、逼迫其父母说出她的住所,其父在逼迫与打击下含冤而死;其母亲整日以泪洗面,在痛苦中煎熬。

2002年10月8日,陈爱鸿丈夫给她送衣服时,被张玉派的刘洪波跟踪,当天再一次又将她与丈夫绑架,同时所有大法书籍和音像制品全被洗劫一空,二人被非法关押在南站派出所4天4夜后,陈爱鸿被送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恶警张玉并说她丈夫犯了包庇罪,也非法劳教两年,后单位担保,其丈夫才免遭劳教,但被敲诈1万元后才放出。

此后,不法人员们还给陈爱鸿丈夫单位施压、迫使他下岗。2005年两会期间,派出所、办事处经常电话骚扰,还多次派人到陈爱鸿丈夫单位,强迫单位不让正常工作,使陈爱鸿家属受到极大的伤害。

2005年正月十五那天,陈爱鸿在1路公交车上讲真象,被一恶人举报,市110与南站派出所公安将她绑架,送十三里看守所非法关押,同时家中也被非法抄家。陈爱鸿绝食抗议非法迫害,不法人员们不顾陈爱鸿生命垂危,又强行将她送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迫害至今。

2、胡建丽被非法抄家6次、敲诈3万多元

大法弟子胡建丽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2000年4月去北京“信访办”上访,被恶警劫持,非法关押15天,敲诈500元。她丈夫也修炼法轮大法,在同修家被不法人员绑架后非法劳教3年,她去派出所要人,被逼写保证放弃修炼,她无奈一人去北京鸣冤,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再次被绑架。

北京恶警逼胡建丽报姓名、报地址,并脱下警服用警棍打她双腿,胡建丽被打的昏死过去,警察用凉水往她身上泼,醒来后再打,直到她说出姓名地址才住手。

张家口驻京办敲诈5000元,不法人员拉回张家口,刚下车就将胡建丽用手铐铐在铁椅子上,南站办事处书记王云气汹汹的把正抽的烟往她嘴里塞,逼她:你给我吃了,连骂带打,连扇她十几个耳光。当时胡建丽被打得晕头转向,右耳失聪,在警察讯问笔录时听不到声音。下午法院不法人员要罚她家3万元,没钱就抄家、没收房子,无奈她婆婆先借给1万元。当晚胡建丽被劫持到宣化看守所,并被非法劳教3年。

在宣化看守所,胡建丽双腿肿的连裤子都脱不下来,疼的几天几夜睡不着觉,两天后已不能行走,送医院检查,双大腿全黑,皮下血管破裂,肌肉被打坏,左耳膜穿孔,保外就医出来后,办事处又勒索5000元。

整3年过去了,胡建丽的大腿还有一块死肌肉。她丈夫被非法关押3个月,出来又被非法勒索1万元。在6年多的迫害中,胡建丽家先后被非法抄家6次,被敲诈勒索资金3万多元。

3、刘玉香、邹桂兰遭受的迫害

60岁的大法弟子刘玉香到南站发真象资料,2003年5月11日被不明真象的恶人举报,被绑架到南站派出所,非法关押期间被抄家。2天后又被非法关押十三里拘留所遭受迫害。刘玉香绝食抗议非法关押25天,身体极度虚弱。7月1日南站派出所不管其死活,将她从拘留所直接送市片地邪恶洗脑班,因体检不合格,洗脑班拒收,南站派出所所长张玉不甘心,死磨硬缠让留下,但因身体实在不行,使其阴谋未得逞。

南站派出所警察上家诱骗她女儿说,“你母亲已绝食半个多月,交3000元,可以到拘留所接人。”刘玉香女儿担心母亲安危,急忙东借西凑3000元交给他们,无任何手续。刘玉香回家后,单位二医院书记李翠英、院长丁顺德逼迫她写“四书”,并从2003年6月份停发了她的养老保险金,直到现在。

大法弟子邹桂兰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无穷,她坚信法轮大法好!99年7.20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张家口南站派出所对她进行多次传讯,三次非法拘留,两次非法抄家。参加迫害的恶人有南站原派出所所长张玉、民警刘志生、刘洪波、南站办事处书记王云、主任李彤宇、干事李根明、王刚、随伟、侯风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