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记者走出谎言宣传,进入大法修炼


【明慧网2005年11月19日】就在邪恶之徒迫害法轮功的顶峰,2000年年底,我从学校毕业走入工作岗位,成了一名电视台记者。刚上班不久,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关于法轮功的新闻,我被要求写一篇抨击法轮功的新闻稿。

当时我很茫然,因为那时候,我连法轮功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写呢?逼的我实在没办法了,只好翻阅恶党报纸,照着上面的相关文章抄了一通,七拼八凑总算交了差。后来编辑笑话我说:“你连法轮功创始人的名字都写错了。”我没在乎,因为经验让我认为这类新闻从来都只是为了应个景儿的,过不了几天,这股风儿就过去了,不必当真,更用不着较真儿。

可后来我才慢慢的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些单纯。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全国上下大小媒体对法轮功進行毫无节制、毫无理性的狂轰滥炸,妖言惑众。我因那篇抄来的稿件,在那一个月的时间里成了那些散布谣言之人的笔杆子。虽然那时候我不了解真象,但从一个常人的角度来说,整天拿着写好的稿子,让人家对着摄像机念,念的不好还得重来,这种采集新闻的方式让我心里很抵触!而且这些被采访者虽然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但上至五六十岁的老人,下至稚气未脱的小学生都统统被网罗其中,这又让我觉得有些可怕。

一个月后,这样的新闻骤然减少,让我松了一口气,我也明显感觉到,周围的人也都轻松了不少,原来不只我一人不想做这样的新闻,大家都是如此。后来再有这样的新闻,大家就开始回避、推委,尽量不去。我记得有一个与我同龄的小记者,为了避开这样的采访任务,自动要求去跟拍有一定危险性的新闻,可见这种政府行为多不得人心。

两年后,我认识了我的丈夫,结婚、移民。刚来加拿大的时候,我先生开始让我慢慢的接触法轮功,虽然我被党文化毒害的程度并不深,但被各种抨击法轮功的谎言整整浸泡了三年,所以还是短时间内接受不了。于是丈夫让我看他炼功,这时候我才知道他也是大法弟子。经过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我总算是得法了!

现在,我得法两个多月了,时间很短,但对我触动很大,首先是我身体上的变化,师父说过,所有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师父都给净化身体。我的右胳膊18年前因为淘气,从平房顶上掉下来时摔伤了,18年来,这只胳膊不能使大力,不能抬得太高,不然就会疼。我得法半个多月之后的一天,正在炼功的时候,突然右胳膊发出一声响声,就像骨关节错位的声音,一瞬间,我的右胳膊不疼了,我当时高兴的又蹦又跳,虽然知道欢喜心起来,不该这样,可还是抑制不住。

过了几天,我的胳膊又有点疼,我先生与我讨论后一致认为,我的心性需要提高了。

当我打电话告诉家人,让他们也修炼的时候,他们对大法依旧持保留态度,甚至心存不敬。我当时心里有些着急,差点跟家里人吵起来,这之后也因为修炼的事情跟家人起过争执,现在想想,这都是执著心,我是用人心在跟他们说,而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所以他们不接受。可怎样才算是站在法的基点上了呢?一时间我很茫然,先生告诉我,师父说了,要学好法,每天发正念、向众生讲真象,做好这三件事。执著心被修去了,就不会用人心来证实法了。这也是我的一点收获。

其次是我心里的矛盾越来越尖锐,自从修炼以来,我对自己行为的对错判断越来越明显,原来不觉得是错的,现在就不这么认为了,只是有很多时候想纠正过来也不容易,比如说买菜,一样的菜,原来是要挑个半天才买,生怕买了不好的吃了亏,现在这样的执著心理应去掉,可是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挑两下,怕吃亏本身就不对,常人还讲吃亏是福,可要想改,还真得下一番苦功夫。象这样的小事天天有,也表现出了我的各种执著心,有的我能感觉到,心里提醒自己要改,可总是改了再犯,犯了再改,心里郁闷得很!还是要多学法的。

刚刚修炼,感触不多,请多多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