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小弟子


【明慧网2005年11月21日】我是来自中国大陆天津的大法小弟子。今年14岁。

在1996年我五周岁时,随爸爸妈妈一起得法。我是早产儿,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抵抗力很差,身体虚弱,经常得病,因为得气管炎、肺炎住过好几次医院。还有医生断言我在18周岁以前不能吃任何带有酸、甜、苦、辣等味道的东西,不然我就会一直处于有病的状态。得法之后,我再也没有打过针、住过院,心性也提高很多。在同学拿我东西、欺负我时,我都会记得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每逢周末,我还自己到辅导员家里学法。我在一个以“真、善、忍”要求自己的家庭环境中身心受益,大法带给我一个快乐的童年和幸福的家庭。

99年“7.20”时,当地的警察来家里抄家,强行抢走了大法的书籍、师父的法像和师父讲法的录音录像带,还带走了我妈妈。我因听信了邪恶之徒的新闻谎言,走了一些弯路。爸爸妈妈给我讲真象时我一度因为怕心不敢看、不敢听。而当我到新加坡、马来西亚旅游时,看到当地的同修都在做证实法的工作,我也下决心要再回到大法的环境中,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小弟子。在那一次回来的路上,我正念闯过海关从国外带回来了真象资料。

从那以后,我坚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配合爸爸妈妈翻印带回来的真象资料。我还和妈妈一起在当地发真象小册子、传单、光盘和九评。我用在班里组织同学开班会的机会向老师和班里所有的同学讲真象,当同学们了解到从没听过的文化大革命的真象、共产党的暴行和对法轮大法弟子的迫害时都表现得非常震惊,不敢相信在表面太平的中国社会下掩饰着这么多的恐怖和杀机,并纷纷谴责中共以暴力维持政权的做法,我的几个好朋友还要我帮她们发了退队声明。

有一次我给同宿舍的同学讲真象,这个同学家里信佛教,当时说了一些攻击大法和师父的话,我给她讲真象讲到凌晨三点,期间一直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最后这个同学相信了大法是好的时,我还看到了师父的法身。

在中国大陆,邪恶经常利用教育机构向中国的学生宣传一些攻击大法的谎言,我上8年级时音乐老师总让我们每节课都唱“没有××党就没有新中国”等邪灵歌曲,学校也一直宣传让大家大声唱恶党给定的国歌。我当时每天都发正念清除学校的邪恶因素。后来音乐老师被学校派去招生了,我们后半学期都没上过音乐课,每次都看电影。升旗仪式时不管学校的主任怎么煽动,场上学生、教师带员工共有300多人,每次唱国歌声音都非常小,大多数的同学都张嘴不出声。

在这些证实法的过程中,我修掉了怕心和许多执著心。在坐出租车时,我和妈妈都给司机讲真象,还在车上留下真象资料或护身符。

在这期间,邪恶之徒一直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突然在2005年5月末时,妈妈告诉我“610”的邪恶正在公开调查我父亲。此后我再没有在自己家长住过,每周末爸爸妈妈都带我住到别的地方,因为我自己家已经被监视了。我在上学期间也不能给爸爸妈妈打电话,因为我的手机是用妈妈的身份证登记的,已经被邪恶监听,每周末我也不知道爸爸妈妈是不是会来接我、会带我住到哪里去、会不会看不见爸爸妈妈了。有一次我在周五上课时哭了,老师、同学都很担心我,但是我也不能告诉他们我为什么哭。我只是说家里出了一些事。

这样过了1个半月,爸爸妈妈和我都决定要正念闯出中国大陆,这期间各方面的干扰也很大。但是我们相信“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所以我们每天发正念清除干扰我们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和出入境管理处以及中国海关、边防检查部的一切邪恶。最后终于顺利的拿到港澳通行证,来到了香港,香港同修告诉我们可以到泰国的联合国难民署去。就这样,出去的路在一点一点的打通。

我从小学舞蹈、从6年级开始又学弹钢琴,我想我的这些在常人中的技能都不是偶然的,都是为了证实法才有的,我想把它都用到证实法当中去。我想我以后还要更精進,做更多的讲真象和救度众生的事。

(2005年亚太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