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小弟子:大法已在我心里扎了根


【明慧网2005年11月22日】我是大陆的一名大法小弟子,今年11岁了,是个初中生了。下面是我修炼中的一些体会,我会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的。

我是3岁半跟姥姥修炼法轮功的,那时只是觉着好玩,没有真正认识法轮功是什么,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姥姥身边经常听她谈法轮功的好处,使我慢慢对法轮功有了正确的认识。但是还没有真正的学法,不过那时我已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

在99年7月20日大法遭到迫害时,我刚刚5岁,不太理解,为什么当好人还要被迫害。姥姥告诉我,坏人就怕好人多。所以那时我只知道抓法轮功的人都是坏人,后来才知道有些抓人的人也是受蒙蔽的。要向他们讲清真象,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是好的是正的。

因为那时我小,我炼功,爸妈也没当回事。后来姥姥与我一起学法了,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很多法理,知道了炼功人要做好人,要按“真善忍“去做,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事要做到忍,与别人发生矛盾要向内找。后来我上学认字多了,姥姥就让我自己学法了

我炼功怕吃苦,师父就点化我,在一次炼功中看到师父冲着我笑,又一次师父让我跳游泳池,我当时很害怕不敢跳,师父还是冲着我笑,最后师父又点了点头,于是我鼓足勇气闭上眼猛一跳,梦醒了。我悟到是师父鼓励我。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帮助呵护下我比较精進了,能坚持炼功学法发正念了。

在大法遭受迫害的几年中,虽然爸爸不让我学法、炼功,但这没能动摇我修炼的决心。为了救度世人,我经常跟姥姥出去讲真象、散发真象资料,自己也散发了少部份资料,帮助姥姥写信封,亲手将资料投到邮筒里去。师父让修改字时,自己也和姥姥一块修改。当姥姥接到《九评》时,我先读了一遍,因有些地方看不懂,在姥姥的帮助下我认真的看完了第一遍,准备有时间再继续看。在劝三退时,不但自己首先退了队,还劝弟、妹也都退了。平时还经常帮助84岁的老奶奶学法认字。

当知道制作真象资料资金短缺,我将存钱罐的全部积蓄一百元钱拿了出来,以后又将自己的压岁钱不断的投入。五百元钱虽不算多,但这是我为救度众生尽的一点心意。正当一切做的都比较顺利时,突然一位同修爷爷被抓,随之我也受到了干扰。因爸爸平时就不同意我修炼,这次直接把我与姥姥隔离了,再也不让我和姥姥单独在一起了。当时我和姥姥就看一本《转法轮》。这一隔离就是近两个月,我很难过,姥姥更是着急。一次我流着泪告诉姥姥说:“您放心吧,我知道大法好,大法已在我心里扎了根,我决不会放弃的。”我与姥姥、奶奶三人共同发正念清除控制爸爸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爸爸慢慢好转了,我又有了学法炼功的机会了。

在学法的同时,我自己的心性也得到不断的提高,在学校与同学发生矛盾时,能时刻想到自己是个炼功人守住心性。一次放学姥爷去接我,一个男生抓起我的帽子就往地下扔,我没有吱声。又一次一个男同学用水枪哧我,弄的我满身是水我还是没吱声,姥爷不干了冲着男同学发火。我笑着和老爷说;我是炼功人不和他一样,他给我德了。当姥姥、姥爷发生矛盾时;我总是提醒姥姥别忘了自己是个炼功人。经常与姥姥交流自己学法的体会,互相帮助共同提高。师父说“共同精進,前程光明。”(《洪吟》

意想不到的是爸、妈没征求我的意见,就让我到百里以外的学校去上学,我虽然不情愿但又无可奈何,只好随其自然了。从小到大我是在蜜罐里长大,从没受任何苦,也从未离开过家。这一住校,一切苦都来了。首先想家之苦,其次生活之苦,30多个人住到一个宿舍,又脏又乱当时真的有点受不了。更让我难过的是半个月回家一次,学法炼功的机会又少了。(每半个月才能学1-2讲书、炼一遍功)。为此在开学前我将《论语》和《洪吟》都背过了,每天晚上临睡前背一遍。此时真体会到了真是“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洪吟》)的滋味了。我曾哭过多次也非常想家,但我对坚修大法的心没有改变。每次到姥姥家先学法、炼功,然后再做作业。因我悟到,我的修炼之路是师父给安排的,正因为我没吃过苦,又怕吃苦,为去这个执著心,师父为了让我提高才让我来吃苦的。想着师父的法“吃苦当成乐”(《洪吟》)和“一切苦恼都是过关”(《修者自在其中》)也就不觉苦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