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的修炼路程


【明慧网2005年8月12日】我母亲于1997年11月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一段时间后身体上的多种疾病不见了,从此她的精神观、价值观改变了,遇事忍让,待人祥和,尤其对我的管教不是以前的打骂,而是认真的给我讲道理,简直是换了个人。在妈妈的影响下,不知不觉中我也改掉了打架骂人、打电子游戏等等不好的行为。

9岁时我父母离婚了,我虽跟着父亲但随后几年却一直在我母亲这生活了。我母亲学法后在家里组织了一个学法小组,每晚十多名大法学员在一起学法、炼功、交流。我放学后或放假时也和他们在一起学一会儿。虽然还没修炼,但是我知道做人应该怎么做,做人的目地是返本归真啦。我母亲当时每天早晨与同修去固定的炼功点炼功,而且每个周末都有大型集体洪法炼功活动,广场上每次不下千人,排得整整齐齐的,各种年龄段的都有。炼功时感觉那个场非常祥和、美好、壮观,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和姥姥一同在1998年11月末得法修炼了。

我姥姥自得法后每天早晨四点多起来做完五套功法,白天听法,很是精進。身体曾消业40多天,但这并没有影响她学法炼功,而且多年的顽疾不翼而飞,两大包药也都扔了。全家因看到我姥姥的巨大变化深感大法的神奇。

我有一次在上班主任课时,看到身体象法轮内收外放时的那种光。还有一次炼功,一股热流从头顶灌到脚底,急忙出来问同修那是怎么回事。同修说:那是师父给你灌顶哪。我恍然大悟,觉得这是师父鼓励我,让我再精進。

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度过了美好的9个多月。1999年7月20日中共大肆镇压法轮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我们都很不解,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了。于是母亲带着我与本地的一些同修利用各种交通工具陆续来到北京,向政府申诉我们的合法炼功权利。当时北京数万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临时关押在丰台和石景山的体育中心。从此我们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有些同修因害怕不敢接触同修,回家偷着炼;有的搬了家不知去向;有的不炼了。真是有些可悲!

我母亲因多次被非法拘留、罚款,对我的学习影响很大。有一次放学回家接到电话说:你妈现在在刑警队,我们有点事要商量。我当时说:有什么事可商量的,我妈犯哪条法了,赶快把我妈放回来。过了一个月我妈才被释放。母亲对我说:给你打电话那个警察对我说你儿子挺厉害的,我也不知道你和他说什么来,我让他再给你打电话他都不敢打了。经过学法修炼,我悟到当时是震慑了邪恶。在这年,2000年我就不再上学了,回到家里精進实修,天天抄法。

2002年我母亲被非法拘留一个多月。我以为这次和以前一样,一段时间后就回来了。可后来警察拿着判刑书让我家人签字,这时才知道我母亲已被非法判刑两年,我自己已经独自过了一个月。我奶奶她们也得知我妈被判刑了,我也不念学几年了,身心受到很大的撞击。(虽我父母离婚,但我妈逢年过节就给我奶奶爷爷买点礼物)

当时我把母亲借给同修的9000块钱要了回来,我没能回到家中精進学法,而是因玩心的欲望把这些钱几乎都挥霍到网吧去了。后来我爷爷给我找了一份工作。每月的薪水从不上交,而是去玩电脑虚度时光,当时玩得几乎疯狂,常常因花超了支而苦恼。

直到在2004年我母亲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正念正行闯出魔窟;在反迫害中正念正行走过了两年多的正法之路,回到家后,我母亲给我讲了一些她在“里面”正念正行,在师父的看护下一个个神奇的事情。我深感这位同修母亲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下正念正行、反迫害中走过的这两年是多么伟大。深知自己在舒适的环境中没能精進而自愧不如,虚度的这两年是多么可惜可悲啊!

现在我把我的业余时间全部都用在了学法、发正念和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这三件事中了。我母亲刚回来时我便把师父所有的讲法改字全修改完,在这个过程中我长达两年的玩的心和各种执著弃掉了。

现在我反复通读师父从传法到现在的所有讲法,抄《转法轮》和看明慧及正见周刊、真象资料等,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的社会状态去做好师父赋予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努力修好自己,真正的成为法正人间中行神事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感谢师父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