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己所处环境第一次讲真象的突破


【明慧网2005年11月23日】远方一位同修几次让我劝其父“三退”,此事的确让我有点挠头。其父是退休干部,为人非常固执,认死理,凡事自以为是,且耳聋,听力极差,平时很难沟通;如果一句话不慎,就很麻烦。

我们居住在某单位,这里的成员来自各地,恶党的党文化在人们的头脑里几乎根深蒂固,平时人情来往,表面上一团和气,心里却各怀鬼胎,从不交心。人心难测在这里表现的淋漓尽致。例如:有位同修见一位原来学过大法的人,因害怕迫害,放弃修炼,结果没有多长时间就病魔缠身,痛苦极了,同修顿生慈悲之心,就从法理上告诉他,只有继续学法炼功,才可以解脱出来。同修的话使他明白过来了,他表示要继续学法。而其母晚上却向610举报了此事,没几天这位同修就被非法抄家、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最后被非法劳教。此事在当地同修中留下了极其沉痛的教训。我们这里单位小、人员居住集中,谁有什么举动,都很难躲过不法人员的追查。因此同修的一个嘱托,我一直难以实施。

一日学法,慈悲的师尊教导我们说:“心里越怕,邪恶越专找这样的学员下手,而整个大法在人间被迫害所出现的形式,又是因为这些学员有执著因而才有被迫害的严重情况大量出现造成的,由于放不下执著而被所谓的转化,以致于干出助纣为虐的事,从而使情况变得严重。”“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我悟到:我所处的环境是很恶劣,正是这样,才更要做好三件事。这个环境是旧势力安排的,难道我们大法弟子能承认它的安排吗?我们不应该改变它吗?

我不断的向内找,发现是“怕心”做怪,成天怕这怕那,根本执著还是“私”障碍了自己,让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师父说:“其实那些走不出来的,无论是这样的借口还是那样的借口,都是在掩盖怕心。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师尊的话一下从内心挖出我的根本执著,我忽然醒悟,在这种环境中我也要从人中走出来,以正念去讲真象,救度世人。去掉怕心,从现在开始,智慧、理智的去向世人讲清真象。

明白后,我就制定一个计划,因为我讲的对象耳聋,面对他讲用语言就很费力,还讲不清楚,如果表达不好,就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于是我就把要说的都简单扼要的写在纸上,写好后,就去找他。第一次没找到,说是外出有事,真不巧。我明白这是旧势力在干扰,我当然不能听从它们的安排,就是找一百次也要坚决把这事做好。仅这一念,第二天他自己到我家来了,又是一个“巧”字。我们聊了一会,我就掏出预先写好的纸让他看,他很仔细的看着,我坐在旁边发正念。

第三遍看完后,同修的父亲出了一口长气说:“我早想退,可是怎么退呀?”一切来的这么顺利,我很高兴,就仔细告诉他为何退,他也很高兴。接着,他滔滔不绝历数共产恶党的种种劣迹,如《九评》上说的差不多。他的表现给我生动的上了一堂讲真象的课,从另一面证明共产恶党的“假、恶、暴”早就被人们识破,只是人们慑于恶党的淫威敢怒而不敢言罢了。

这是我第一次讲真象的艰难思想突破,事情虽然小,但对我个人来讲却非同小可,因这是我个人在修炼中的突破,写出来供还有思想顾虑的同修参阅,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