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失去的补回来,把能救的众生救出来


【明慧网2005年8月2日】河北省衡水市某大法弟子,97年修炼大法。99年7.20邪恶全面镇压诬陷大法,迫于江罗流氓集团及家庭的压力放弃了修炼。2003年春非典瘟疫流行,她突然意识到这是神对人的淘汰……于是,她主动到一些村庄找大法弟子联系。通过学法,觉得自己落的太远,下决心好好学法,修好自己的同时,自觉加倍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把逝去的时间补上来,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笔者去年夏季一个偶然的机会与她相遇。那是一场大雨后的第三天,她推着自行车问我去某某方向的路能不能走,我问有什么事,她说去讲真象。我说,很难说那边的道儿怎么样,建议她在这一带讲,她说这里有大法弟子他们会讲的,而那边没有,她到那边去讲,也许道儿能走了。现在,我又来到这个县,决定去看看她。進村询问,人们都很热情,毫无顾忌的告诉我。有位妇女把我带到她家门口。

我开门见山的说,“同修们说你讲真象做的好”。她说:“不行,应该把大法的事放在第一位,其他都是次要的,我没有百分之百不遗余力的去做,愧对师父啊!而且自己的家庭还没做好。”“对爱人讲真象问题一直没什么收效。还有吃官饭的亲戚不敢叫我進他家的门,把真象送到单位,他又害怕,还说些埋怨的话。”

因真象资料有限,她以大法赋予的智慧,主要是面对面讲真象、发资料,在本村、周围村子、集市上讲真象。时间长了,附近集市上的人差不多都认识她了。于是,就到邻乡的村子、集市讲,涉足方圆几十里。有接受效果好的,就送给他一份资料,以便回去传阅。

这里是经济不富裕的地区,同修们是用省了又省下来的钱做资料,要尽量使每份起到最大最充分的作用。她养成了一个习惯:大法资料、《九评》一旦拿到手不能在家里压着。有时碰到貌似很凶的人,刚开口讲,就板着面孔厉声问:“你是干什么的?我把你送到……到江××那里去讲”。面对这样的人,她总是微笑着(心里发正念)说:“救你来了。”耐心的讲下去。说来也超常,对方渐渐露出笑容,有的干脆坐下来听。实在不接受的,只不过约十分之一的样子。村里有红白大事,她从不放过这讲真象的好场合、好机会。她说:“只要念正,大法无所不能,只要你想讲,总会有机会。用自己的诚心、善心救度世人,就能收到很好的相应效果,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嘛。”

后来,她拿到十几本《九评》,“为了发挥最大的作用,我把书分发到各家,看完了再送到别人家轮流着看,用这个方法,一个一二百户的村子,一家不落的全看过来了。再不久《九评》多了,到集市上去散发。如果有人说我们那还有别的党员,我就高兴的送给他一本。开始我把重点放在退党宣传上,退党的有8、9个人,占全村党员人数的半数,俺孩子的爷爷也退了,这其中还有一人是村子的前任支部书记。他跟我说,‘要不是你把村里的路修得这么好,你跟我说我也不会主动退党的’。”

“后来我认识到退团(队)也同样重要,改進了做法。到目前主动找我声明三退的有60多人,我没主动问其他人是否愿意退。我看到,有些愿意退,但心眼儿多,将来万一邪党找我报复时怕我说出他发表过声明退党(团)。针对这种心理状态,我给他们讲,共产党本质邪恶、天要灭它了、神是公平的……也打消了一部份人的顾虑。”“有一次,我到一村庄。发现揭露邪党的事做的不到位,便主动去了三家,其中一家当时表示要声明退出共产党。”

“我从来不愿说自己做的如何,如何做的,一是不标榜自己。二是免得有同修不学法而学人,给别人的修炼带来影响。”“有的同修的做法不理智,有人问我:‘你不怕被抓吗?’我觉得救人念正不会有危险。的确这么长时间,没碰到过麻烦,直线往前走,没回过头。我要把失去的补回来,把能救的众生救出来。”她表示:“如果我们每一位同修在讲真象、救度众生中清除了自己思想中的障碍,那证实大法的形势就不一样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