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恶人绑架图谋 父亲明白真象

【明慧网2005年11月25日】2005年10月14日上午,本地一公安分局派出所副所长,突然来到我父亲和哥哥上班单位,要单位保卫科找来父亲和哥哥,对我父亲说:“要你儿子到派出报个到,再去单位(2004年7月我因讲真象,遭610迫害,被单位开除)政治处联系一下,让他去上班。”父亲和哥哥一听可以上班肯定高兴,下班回家就要我到派出所报到。

我一听就知道恶人又想迫害我,分析给他们听:“我被迫害时,他们怎么没留我工作,一年多了,突然想起为我解决工作问题,我又没有给他们什么好处,现在的公安没好处的事会去做吗?我不会去派出所的。”家人听后觉得有道理,同意了我的决定。

当天下午,恶人见我没去派出所,又授意父亲单位保卫科找父亲说了很多,什么练法轮功的不能开除,单位不给恢复工作,可以去上访、告他们,连市委书记都会免职……最后说了一句:“做一下你儿子的思想工作,要他去派出所报个到。”父亲回来后告诉我:“他们说的很好,你就去一下派出所,只是恢复你的工作是个好事,怎么还要我做你的思想工作,好奇怪。”我告诉父亲不要信他们的鬼话。

第二天,我联系好两天后到外地打工,告诉母亲这几天不管是公安局还是派出所打电话找我,都说我出去了或不知道哪去了。第三天(2005年10月16日,星期日),早上8点过几分,我家电话响了,母亲以为她同学来电话马上接了。我在卫生间听到母亲叫我接电话,说是原单位一个和我很要好的同事。我接了电话,他说:我在你家楼下,你下来一下。

我下了楼,上车一看,派出所的副所长、原单位一领导在车上。没说别的,直接告诉我:“市里举办一个学习班,是关于法轮功的,要你去一下,为期两个月。”我说:“什么鬼学习班,我没时间去。”他们要我自己跟领导说一下,我说你们转告一下就可以了。我要了一个主管这件事领导的电话就上楼了。上楼打了领导的电话,告诉他我不会去什么所谓的“学习班”。他说:“不去不行,市里安排的。”我还没来的及发正念他就挂了。

我对母亲说:“他们知道我不会接他们的电话,就要我以前的好朋友打电话。”母亲说:“没想到他们会这样做,知道自己见不了人,要好朋友来骗人。”我又对父亲说:“他们是骗你的,现在来要我去参加洗脑班。这下你知道他们的邪恶了吧。”父亲说:“哎呀呀!这下我相信你说的了,他们太坏了,太做的出了。”母亲也说:“洗脑班去不得,会把人整死、整疯。”说完后我就到我房间发正念,母亲告诉我,单位的车子走了。过了五分钟,母亲惊慌的跑進我房间说:“来了两辆警车和一辆吉普车。”我告诉家人不要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电话不要接,门不开,不理他们。决不让他们進这个家门。

我也感觉到另外空间的邪恶了,人心也出来了,还是有点紧张,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师父管着我,邪恶动不了我。师父新经文“邪恶疯狂不迷途 除恶只当把尘拂”(《志不退》)也在我脑中出现,越发正念我越静,感觉我很高大,邪恶很小。大约半个小时后,母亲又告诉我车子都走了。其间电话和门铃响个不停,我不受他们的干扰,平静的发正念。

我所居住的小区只有一个出口,我认为恶人在耍诡计,想等我出门时绑架我,就不停的发正念,母亲在小区门口看了多次没发现什么异常,到晚上十点钟我拿了行李离开家外出打工。后来父亲告诉我恶人再没来找过我。

本地大法弟子发出强大的正念,洗脑班也于第八天解体了。

我以前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从没想过恶人会来绑架我,说明我有漏了,这段时间不精進,让邪恶钻空子了。但我凭着信师信法,邪恶就这样清除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同修们,当我们正念足,按师父说的做时,邪恶真的什么也不是。

以前我给父亲讲法轮功真象,讲共产党怎么坏,他都反对我,说我搞政治,说他几十年的党龄了不听我的。我一直不知怎么把《九评共产党》给他看,只是对他说《九评共产党》里的内容。开始我守不住心性时,我的讲真象就变成了我们的争吵,我意识到不能被他的人心带动后,他也慢慢安静下来,好象我们没有吵过一样。但他被共产邪灵毒害很深,总是说:“我知道法轮功洪传世界,但中国是中国,国外是国外……”等等。我就不与他说了,以后每次发正念都带上一念,“解体干扰父亲明白真象的邪恶及共产邪灵。”这段时间父亲也比以前好多了。这下邪恶表现在他面前了,不信也得信了,当天晚上高密度发正念后我把《九评共产党》给了父亲,对他说:“我不是搞什么政治,也不是反对谁,谁当政也不关我的事,但是我们被迫害了,当然要你明白怎么回事,你说的开卷有益,你就看一下这本书,可能你刚开始会感觉是反党,那是因为你不好的东西没清除,你不要管,把书看完,结合你自己经历过的想一想,是不是那么回事。你不能稀里糊涂的当了陪葬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