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大法弟子正念抵制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9月13日】我是一个文化少而年纪大的农村大法弟子。看了正念正行征文后,几次想把自己在正法时期修炼的体会写出来与众同修交流。可是哪次拿起笔来,想起明慧网里面众同修的文章写得那样好,使我又把笔放下。今天想了好几次又拿起笔来,也写一些吧。

1999年7月20日,我从家里走出来证实法,走到市里正赶上对法轮功学员大搜捕,被抓后被送回家里。因为家里孩子上大学,农村生活困难,一直没有進京上访。当地政府与派出所警察经常到家里来找签字,怕我進京上访,收了身份证,家门口经常有村干部监视。但我从来不怕,坚持学法、炼功。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炼功,丈夫跑回来说,还炼,警察抓人来了。我当时一惊,有些害怕,身上直突突。等警察進屋之后,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为啥要怕他们。师父说:“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威德》)我把自己视为大罗汉,从此镇定下来,开口跟他们讲道理,乡政府书记和警察无话辩解,把我带到派出所,刚上楼就听到屋子里有打人、骂人声,警察发了疯似的暴跳如雷,听到我们西屋A同修的惨叫。当时我想师父说:“我说人修炼不就是个苦嘛。你要能够放得下,保证你就圆满。说得更高一点,你要能够放下那个生死之念,你真就是神!”(《在美国讲法》)当时我放下生死之念闯進屋里,真让我想不到,A同修坐在屋里,啥事没有。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看来这都是对我的考验。

第二天,恶警逼大法弟子个个签字,如果不签,就搞株连,孩子不让念书,在外地打工也得回来,家里不给口粮田,丈夫的党员干部资格也得拿下来。当时我想起师父在《挖根》经文中说:“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我立刻告诉警察,家里用不着登记,他们父子如果都不同意我炼功,我愿意与他们决裂,家产归他们父子所有,我一个人净身出户。警察又问我是谁教你炼的,法轮功的书还有没有。我告诉他们,修炼的事情不用问,真话我不能说,假话我也不愿意说,因为我是修“真、善、忍”的。就这样他们把我放了,这事不了了之。其实说了算的是师父。

2001年师父让大法弟子发正念以来,我细心学习了师父的《正念的作用》经文,结合了《转法轮》302页“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为一个常人来讲,意念指挥着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就象一个工厂的生产办公室、厂长办公室发出指令,具体各个职能部门各行其事。就象部队的指挥部门一样,司令部发出命令,指挥整个部队去完成任务。”的讲法。我明白了发正念的重要性,掌握了发正念的要领,冬闲时每天发正念8到10次,每次20分钟到半个小时。农活忙时每天发正念6到8次。有时发正念看天气,晴天多干活,阴天多发正念。有时看乌云密布、黑云滚滚,我就想起师父经文“扫除”,背完之后找时间一个整点一发正念。每当我看到乌云遮住太阳,我就想起师父说“哪个地方有黑气,哪个地方就有病”(《转法轮》251页)。我就知道这个地方又卧着一个灵体,等我发一会正念,再看乌云不见了,太阳既红又艳,天上蓝蓝的,好象洗去一层灰尘。心中十分痛快。但是没有欢喜心。

在我们地区都是女学员,在家庭中全是单人修炼。那时出去发真象资料都是晚上,夏季天长夜短,因家里丈夫都看着,不让出去、怕抓。我跟B同修住前后屋,我告诉她,等丈夫睡觉后,发正念让他大睡到天亮,再发正念到指定地点。农村每隔四、五里到八里一个村。每次出去一路来回发正念,一路顺风。在农村家里养狗的多,为了顺利又不引起百姓注意,到了村外休息一会向村里发正念(所有村里的人都進屋睡觉,所有的狗一个也别叫,大法弟子救众生来了)。一会進村静悄悄的。

到了冬天,天短夜长,人们睡觉也比较晚,出去散发真象也经常遇到人。我每次看到后边有人时,心中想,后边的人走开,大法弟子救你们来了。用不上两分钟再回头,后边的人不见了。遇到人多的时候多发正念。在农村人家少,我们地区就这几个大法弟子,一般人们都认识,晚上要是看见了就知道我们要干什么。有时晚上出去散发资料看前边来人了,路又窄躲不开,当时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在救众生,他看不见我。此时人过去之后,尽管拿着手电,他往下照,眼往下看,一点没发现我。

有时到整点发正念的时候,我在意念中想完之后加上一念“彻底解体所有关押大法弟子的一切黑窝,铲除所有黑手、烂鬼、坏神和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消除这些在另外空间的最后干扰,并且加强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正念,让他(她)们早日用正念正行制止邪恶,捣毁魔窟。”并请师尊加持。这样发正念的时间要长一些。

有时候同修传政府又要下来收书了。于是我告诉她们发正念,“不允许邪恶到我们地区和我们大法弟子的家中来。”并且多发正念,结果一切平安。

去年冬天,我去北京参加正邪大战,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地下通道口遇到一位又高又大的警察,把我拦住要检查身份证。因我没有身份证,非让我骂李洪志师父再让过去,不骂就不让走。当时我说,你这个大警察好不讲理,堂堂的天安门广场,叫老百姓骂人,成何体统,因路边游人太多,又过来一个警察,怕影响不好,给我使了个眼色,并让我说师父是坏人就让过去。我说,说人家是坏人不也是在骂人吗,我是从来不骂人的。他说,既然你不说,那你有金银首饰吗?想打劫吗?我啥都没有,我说。两个警察急了,同时过来抓我。当时我想“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允许邪恶破坏大法。”抓我的两个警察同时向后倒退了一步,立而不动了。当时我有些发愣。他们说,“既然你不说李洪志是坏人,你就回去吧,别过去了。”我转身往回走。下了地下通道口回头看,两个人还在那站着没动。这时我才明白过来,他们是被定住了,是师父保护,我才得以脱身。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于是我再也不回头,赶紧回旅店发正念。

我切身的体验到,我们大法弟子只要时时保持正念,师父和护法神就在我们身边,随时都会帮助我们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