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迫害坚强不屈 抵制迫害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5年9月6日】

一、得法

1998年初,我出差到父母所在的公司,同时探望多病的父母亲,進屋一眼看到重病多年的父亲,笑容满面,身体健康,笑问:“爸爸你吃仙丹了咋的?”父说:“可别高兴,不能有欢喜心,我得法了。”“什么法呀。可以给我看看吗?”

“可以,这是一本天书《转法轮》。”我跪在父亲床边,正好以床当桌接书就翻,一边问:“不是您原来练的那个功吧?”“不是,是法轮功。”“这是作者?”“这是师父。”“您的师父好年轻,挺英俊的。”“哎呀,傻丫头,你可别乱说,这是师父,开不得玩笑。”

我翻到论语,就一口气读完,抬起头望着父亲认认真真的说:“爸爸,这是真的。”当晚,工作完回到父亲家,我又接着看《转法轮》,几天后书看完了,我又来到父亲身边说:“爸爸,我这四十年白活了,不知自己是谁,也不知为什么活着,现在师父都告诉我了。我一定要好好修炼,听师父的话,跟师父走,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从此以后我在本地炼功点积极洪法、学法、炼功。一天在工作单位,下午没有事做就抓紧时间学法,累了就扒在桌上小憩一会,当静下来时,在另外空间有无数的(卍字符)等像风轮一样旋转,我想这是师父鼓励我,让我看到另外空间的影像,当时的心情是特别的激动,不敢动,怕动了没有了。

二、我是人间的正法弟子

2000年初,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和功友关在一起。“610”找来邪悟的原隆昌县站站长阮长安给我俩写信,我看后不理他。“610”又找来我丈夫对我進行亲情引诱,我给他们讲做人的道理。一次“610”与我丈夫一起来“转化”我,一進接见室,不由分说,丈夫对着我的脸就是一拳,他是修理工,一直都是重体力劳动,那发狠的一拳,我鼻子立即喷出血来。当天晚上,我定下来的时候,我看见自己在跑,脚下全是一捆一捆非常大、又非常好的韭菜,儿子、丈夫跟着我的后边跑,一边要拉着我,我不理他们,我头前一个蓝色的旋转的大法轮带着我跑,很快要跑到终点了。这时我出定了,我就想脚下的韭菜是什么意思呢?妈妈经常说:“韭菜好,不用理。”我悟到是师父告诉我不要理脚下的路,跟法轮跑,以法为师。

“610”看硬的不行又来软的,过两天丈夫又来了,一见我就给我跪下了,说:“我再也不打你了,你跟我回去吧。”我笑了,我说你跪着吧,过去我不敢受,现在我受得起。他自觉无趣就起来了。一天,他们找来我家人劝我,因那时我们都是刚刚学法,对法认识得也不深,就说看守所没有书怎么修呀,赶快出去吧。我说:“你们回去吧,我是来助师正法的。牢里也需要正法,我是人间的正法神。”当天晚上,刚躺下静下来,就看见自己跑到一个很大的河边,突然飞来一只小船,大概是从丹田里飞出来的,自己身体躺到小船里,河边一个手在空中一推,小船迅速驶向彼岸。同时我头脑里的空间立即呈现出“同化法光”四个大字,白色法光,就像羽毛球一样锥形的,旋转着从天目進入我的宇宙,我很清醒,尽量不动,直到法光進完,我才笑着坐起来,从那以后,我的眼睛两侧就发出金色的光,一束接一束,就像放礼花一样,非常的殊胜。

一天功友接见回押室跟我说她写了,她说她想出去的看法。我说:“你比我先得法,法让我们干什么,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这不是明摆着吗?这样做你对谁负责了?”她不说话了。我在看守所向在押人员讲真象,使她们都知大法好,还和我一起学法、炼功。

三、用行动证实大法

在各种环境中,我都向世人讲真象。“610”把我关進精神病医院,一方面是折磨我,一方面是把我与世人隔离开,也怕我和功友到北京上访。医生王友芳配合“610”,在明知我不是精神病人的情况下,硬说我是精神分裂症,一会儿看到我在跟人讲话就说我是狂躁型的,一会儿我在那里默背经文不说话,她又说我是忧郁型的。

我在精神病院帮助打扫卫生,帮助病人洗澡、洗衣、折被、喂饭。一天在给一个病人喂饭时,她突然把我打倒在地,衣服也撕坏了,拳头一下紧跟一下的打在我身上,医生赶紧把她拉开,我手里还端着她的饭怕打倒。很快医生、护士改变了看法,她们和病人有时也听我讲真象。

有一个哑巴,她母亲把她托给我照顾,她们说我们都知道你是好人,你就帮助我们照看一下她吧。我答应她们,让她们安心工作,我一定照顾好哑巴。一天一个老年功友来看我,坐在我的床上,我也和她坐在床上,衣服搭在长凳上,哑巴午睡后又到我身边来,就坐在长凳上,功友立即抓起她的衣服,好象在说病人多脏呀!哑巴像往常一样,把头轻轻地放在我的腿上,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功友内疚地说:我们真的没有做好。我想哑巴没有听我说过一句话,可是她知道我对她好,这就够了。

“五一”节这天,父亲来看我,中午我们还在一起谈话,就听人喊:“救人哪。”我一看有一个病人用裤子在铁窗上上吊了,脸像猪肝色一样,我立即把她放到地上,進行人工呼吸,直到她回气才放了。经抢救她脱险了。从这件事以后,她们就更对我好一些了,在我周围的病人都能认识到我是一个好人。我用行动证实着大法。

四、一正压百邪

当邪恶用尽了邪恶手段,耍尽了花招都无法改变我们的正信时,她们就狗急跳墙,把师父的经文写在黑板上,由姚建华邪悟着讲,然后要我们按着她讲的发言,以达到她们说的以法破法。我们有彭仕琼、刘凤霞、刘宗丽、汪慧英、祝耀辉,每天我们都抓紧这有限的时间和难得的机会,每人都讲了自己的修炼故事。刘凤霞还用非常准确的普通话背了师父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非常的鼓舞人心,那些邪悟的人,也因我们的场而不再对我们那么残暴了。

大法弟子刘凤霞,一个农村妇女,骑自行车几千里進京上访,一路受尽了千辛万苦,一路向世人讲真象。

刘宗丽说,我不识字,我讲不出更多的道理,我只知道师父好,大法好,无论如何我都不背叛师父、背叛大法。

汪慧英讲了在亲情的威胁下不动心,她儿子来接见,说家里因她在劳教所不“转化”,儿媳一个接一个的离婚,儿子们也要因此而失去政府部门的工作了。汪慧英非常善意的理解他们,向他们讲道理。

五、正念显神威

2002年1月10日我从四川省女子劳教所刑满被送往内江高寺山油建总公司派出所,分管“法轮功”工作的才某拿来一本提讯记录对我说:“你叫什么名字。”我说:“干什么?”“记录档案,我们要对你的行为实行监控,你必须配合我们。”我说:“好啊!那你就把你将对我怎么做,写在纸上,再盖上公章签上你的名字,咱们法庭上见,明天我就叫你吃官司,写好,别到时不承认。口说无凭,到时我说你说了,你说你没说,你们一贯说谎,我都不陪你们了,所以你认认真真的写好。”他出去请示去了,一会儿又回来了,不再提对我监控了,我就抓住机会向他们讲真象,我告诉他们要为真理而活着,要分清是非、好坏。他说:“我不管真理不真理,谁给我饭吃,我就给谁干。”我又讲了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我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在劫难逃!”他吓坏了,再也不敢跟我说什么,就让我赶快回家。

有一次在精神病医院,县610和一个干部模样的人一起来提讯我,610大队长叶林气势汹汹的对我说:“我们今天专门解决你的问题,你要好好配合我们。”我一下就笑了,说道:“这就怪了,公安局610把我关進精神病医院,强行打针、灌药、输液,把我当着精神病人,现在要提讯我,又把我当犯人,当犯人哪,我又没有犯法,又不能送進大牢,当精神病人吧,哪里有对精神病人提讯的,精神病人是没有行为责任的,他有精神病能对法律负责吗?要不就是你们是精神病人,才发疯了一样的乱来。”那干部模样的人无奈之下,只好草草收场了。

6月15日当隆昌县610及县委来接我的路上,我给他们说了这件事,我说:“我们的政府对谁负责了,我被无辜关了3次精神病医院,2次看守所,2次转运站,2次劳教所,对我進行了长达6年的残酷迫害,那非人的折磨使我无家可归,身无分文,政府才开始调研,那么没有政策调研室的调研,又凭的什么把法轮功定为×教的,这不值得你们搞这项工作的人深思吗?”

610的一个干部立即说:“你关在里面3年了,你不晓得,现在你们法轮功公开反党了,和政府作对。”我说:“我们只是在争取做人的基本权利,争取一个天赋人权的一个和平修炼环境,想做一个真正的好人,难道做人也犯法?我被无辜关了6年了,那你给我个说法。”他们哑口无言,不敢再说下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