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行为了什么


【明慧网2005年8月29日】父亲被非法判刑已经三年多了。听说又被严管两个多月了,在严管期间,妈妈去过一次,没让接见,妈妈再三强烈要求,爸爸本监区拒不允许。从这之后,我家人为了减少爸爸的被迫害,多次向本监区打电话质问,不许迫害爸爸,多次遭监区拒绝或用谎言搪塞。这次妈妈建议我们祖孙三代在接见的前一天去,近距离发正念,争取看到人。

在前去监狱的途中,我反复问自己:“此行为了什么?”如果仅是因为看人,那么这其中究竟有几分是站在法上?多半是“情”和“私”的因素在起作用。只有把证实大法摆在第一位,做大法弟子做的,才是大法弟子所为。明确此行是为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清除一切不好的念头,解体一切障碍,坚定正念,纯正自己,守住自己的一思一念。

在接见之日,也就是到那里的第二天,监狱一男一女(王立波)两恶警出面不许接见,与母亲谈话,母亲强烈要求必须见人,奶奶见儿心切,泣不成声。我也强大自己的正念,并质问不许见面的因由,恶警借口严管。我问符合哪一条严管条例,他们支支吾吾,无以对答,以致暴跳如雷,要报当地拘押我。在我们强大正念的震慑下,揭露这不许见的阴谋。奶奶说:爸爸是讲“真、善、忍”做好人,不是坏人为什么要严管?接见的家属们纷纷围观。恶警灰溜溜转回工作室,无话答复。

当时我也时不时的有发怒(情)的因素,冲动、不理智,慈悲心不够正念不足。我重温了师父的经文《也三言两语》。当日下午我和奶奶再一次出面找有关负责人,要求接见,收发室一女恶警推推搡搡满口污言秽语不许上楼。奶奶据理力争,和她讲善待老人,善待他人的道理。可她还是疯狂的把我们撵出楼去。我们祖孙三代再一次悟到:我们不是求他们,而是在救众生。证实大法,反迫害,减少同修的被迫害。清除邪恶烂鬼,境界在不断的升华,自然有了新的起色。我和奶奶又到负责人的院内逢人就问就讲,要求接见,纪检负责人谭富华出面答应下星期四让见人,让我们先回家,但我们觉得这不是我们的目地。我们不妥协,这次必须见到。

第三天早晨起床后,妈妈给我们背了一段《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师父的讲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

我们又去监狱,谭富华满脸怒气:你们这样闹,我告诉你们两年不许见,然后又说正式公布不许见。一切我们都不能承认,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继续加强正念,在院内不走,果然本监区两管教出面和我们谈话。我们给他们讲真象。但这里也有我们做的很多不足之处,有人心。他们答应我们在本星期四见,让我们先回去。间隔一天就是星期四,途中往返就得两天,我们拒绝回去。加强学法,发正念。再一次明确此行为了什么。

允许接见时,办理手续时恶警再一次找借口干扰。我们正念抵制,结果在严管期间不许接见,我们见到了爸爸。

再一次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和加持。同时也感谢给予我们支持、帮助和正念加持我们的各位同修。我再一次体悟到“佛恩浩荡”。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这些事情都应该有大法弟子宽容、善良、祥和的表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华盛顿 DC法会上的讲法》)

让我们再一次重温师父的讲法“当邪恶在发挥它那个邪恶的时候,表现是不可一世的,落在实处时是很虚弱的。当然恶人在为邪恶表现时,只要大法弟子无漏的正念表现一强,恶人就心虚,甚至被正念所治,就是这个状态。”(《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有的家里人在迫害中被关、被迫害,你们不赶快和大家一起反迫害、制止迫害、减轻家人的被迫害,还在说什么在家里学法,对学员所做的一切还牢骚满腹。知道你的家人在被关押中减轻了被迫害、停止被迫害,是因为大法弟子顶着邪恶与危险在反迫害中揭露与震慑了邪恶造成的吗?当他们出来时,你有什么脸面对他们?你为他们做了什么?”(《也棒喝》)

我们希望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家人,都能堂堂正正走出来,反迫害、减少家人的被迫害,直到把我们的家人营救出来。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