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特务”


【明慧网2005年11月4日】前几日,本地区两位同修被绑架,据说与××有关,她是特务。一时间,弄的很紧张。有的迅速转移了资料点;有的指责接触过××的同修;有的欲“反侦察”一下,看看××到底是真特务还是假特务;有的说:“现在风声很紧,不要再抛头露面了”;有的人心浮动,互相传小道消息:“某某很可疑,心性也不好;某某曾经转化过,不可靠,不能接触”……从而加重了局面的混乱和复杂,也影响到整体的协调和圆容。

过去旧宇宙的根本属性是为私为我的,因此旧宇宙的演化机制才是“成、住、坏、灭、空”。而今天我们要修成的就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一个同修出事了,不但是他一个人的漏,也是我们整体有漏才造成的。如果我们整体的场很强、很正的话,自然也能够起到纠正一切不正的作用,促使有漏的同修及时的弥补自己的不足,整体做好。邪恶也钻不了这个空子了。可是当这个同修出事之后,同修们表现出的这种不能在法上认识法,难以圆容的状态,不正是体现了整体的漏吗?也是为私为我的旧宇宙因素的表现。

我觉得:当一个地方出现漏洞之后,我们应该整体向内找——找自己,加强正念,弥补不足,全盘否定旧势力,及时的将这个漏补上,而不是抱着自我的观念向外推,或抱怨别人如何如何。甚至有的地方出事了,其它的地方“腾”的一下全避开了,唯恐牵连到自己。我认为:这不但没有起到反迫害、证实大法的作用,反而顺从、加重了旧势力存在的因素,归根到底:这种心就是一种为私的保护自我的物质——遇到事情先把自己保护起来,别受到伤害。表面上说的再好——为整体的安全,掩盖的却是一颗为我的怕心。我们的安全来自于师尊、来自于我们的溶于法中。这种抱着人心的自我保护又能安全到哪里呢?理智的去做,是应该的,只是,不能被一颗怕心带动着偏离了法,仍不自知呀!

相比之下,有的片区就协调得很好,整体高密度发正念,做受迫害同修家属的工作,站出来营救亲人;有的及时曝光邪恶,揭露迫害等,比学比修,跟这些正念正行的同修相比,我们应该找到自己的差距,但是,对于所谓他是“特务”和“内线”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我觉得在这一方面,还有待于同修们在法上進一步认识和提高。

在这里,我想讲一段亲身经历的有关“内线”的故事,与大家切磋:

2000年,我被邪恶绑架判刑,送到沈阳“大北”监狱。当时狱里为了转化我,安插了两名“内线”在我身边,就是“包夹”。其中一名叫“大张”(化名),是狱里闻名的牢头狱霸,已服刑多年,同狱领导关系密切。队长也惧她三分,颇有一套整人的手段,犯人们背后都叫她“狼”。狱里做这样的安排是想在我身上下功夫从而达到他们邪恶的目地。当我体会到这一切后,没有为其所动。因为我想到了师父、想到了法:无论她们怎样跳,无论环境怎样恶劣、无论她们做如何安排,我只要坚定的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正念正行,一个不动能制万动。在这期间,我也逐渐体会到了监狱里的黑暗、糜烂、残酷和人性全无的变异。在外面都说“人吃人”,在这里都叫“狼吃狼”,这便是她们的“座右铭”,为了一口水,为了一根咸菜就可以大打出手;为了个人的欲望和减刑,更是极尽能事使出奸诈手段,还有肮脏的同性恋……看到这种情形,我暗暗的对师父说:“师父啊!这不就是个人间地狱吗!这里的众生太苦了,炼狱中的苦苦挣扎和沉沦!这样一个大魔窟里面要唤回她们的本性谈何容易!看起来好象已没有了希望,但是弟子仍会尽心尽力,将大法的美好带给她们,让这些生命幸遇师尊洪大的慈悲,给予她们生命最后的希望……”

慢慢的,她们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宽厚和善良,她们的凶不见了,她们的狂也消减了“这学法轮功的人原来这么好啊!”她们暗暗的说。

终于有一天,我对“大张”说:你知道吗?你歇斯底里的整别人的时候,我心里有多难过!我觉得原来的你一定不是这个样子的,是这个社会、这个大魔窟改变了你,让你觉得只有这样才能生存,但是,你表面上“高高在上”,强大的不可一世,你内心却会感觉比以前所有的时候都要空虚和绝望;因为你再也找不到能够令你相信的人——包括你自己,你觉得就连自己都是假的,所以当你独自面对那真正的自我的时候,人会感觉自己脆弱的不堪一击。但是你又怕别人看到,知道你的弱处受到攻击和伤害,所以你天天戴上强大、暴虐的假面具而活着了。但是我体会得到你的心实质很苦很苦……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看到她眼中闪动的泪花。背后那虚假的强大和张狂瞬间消失。她趴在我的肩上哭了说:“你全说对了,你知道吗?我也曾经是个贤妻良母,我也曾经温柔善良,好久没有人跟我说过这样的话,包括我自己,也没有人在乎我曾经的善良。弱肉强食,我就得比她们还恶才能立足。这些年来我都不认识自己了,我活得很累很累……”久困的心结慢慢的开解。我说:“你知道吗?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这个宇宙中是有法存在的,善恶一定有报。一个生命刚刚产生的时候是善良的,是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只是慢慢的生命会变得自私不纯了——直到今天,人类无恶不做,也就是最危险的时候了,人不治天治,神便会淘汰那些不配再做人的生命。所以谁能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不迷失自己,这颗心才是最宝贵。不要随波逐流。今天相遇,是你我的缘份,我相信也是师父的安排。所以你一定要把握好自己。”

“你知道狱里安排我到你这边是干什么来的吗?你讲这些给我听?”她问。我笑着说:“我知道,全都知道,但是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也相信你善良的本性。你有自己的头脑,你会分辨出谁正谁邪,你的良心也会告诉你该怎样去做。”“哎!几年来,我说100句话,99句都是假的,但在你面前,我一句假话都说不出来。我觉得,对你们这样的人,再去欺骗和伤害的话,这个人真是没有丝毫的人性了,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就这样,一个曾经所谓的“内线”在大法所赐予我们的纯正和慈悲中消失遁形了。从此以后,她把我当成最可信赖的知心朋友,在几次邪恶欲加迫害之中都站了出来坚定的维护了大法弟子,令狱领导很是困惑和无策。后来将她调离,换两个犯人再次重新计划“包夹”转化,结果仍是如此。最后,科长对队长说:别管她了,换来换去不起作用,还让她给转化了。反正她要走了,就放她一马吧!(这是后来临走时队长学给我听的,她最后也是拿我当朋友般无话不说了)我笑了。这哪里是她们想“放一马”就“放一马”的事,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是在大法所指导下正念正行中,邪恶不起作用了,解体了,将那一支支射来的毒箭,化作一朵朵圣洁的莲花。(只是就事论事,其它方面,笔者做的有诸多不足之处)

谁是特务?什么又是内线呢?师父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中说:“有特务在干扰,强调有什么这个那个原因。其实我早就讲过,你们心态很正的时候特务是不敢在这里呆的,他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被正的场同化了,因为大法弟子发出的纯正的这个场啊,会消除人所有思想意识中不好的东西,纯正的场就解体它,解体人意识中一切不正的东西,这就是救度与慈悲的另一种体现。人意识中不好的一切都给他解体没了,他就剩下单纯的思想意识的时候,人就会认同正的、善的,他不就同化了吗?那么,再一个选择就是赶快跑掉,因为坏人的思想业力与不好的观念害怕解体……”。

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归正自己的同时,也会归正周围一切不正的因素,首先从我们自身做起,让我们的空间场更加纯正。无论谁是“特务”还是××很可疑,我们都不能过于执著,真正操纵一个生命做坏事的是其背后的那些不好的邪恶因素,作为这个生命的本质却是渴望被救度的,当我们的心态很纯正的时候,邪恶又怎能动得了我们真修弟子呢?当我们真的修炼出熔化钢铁般的慈悲,又怎能唤不回生命本质的善良呢?

当然,从修口的角度来说,为了资料点同修和整体的安全,我想:无论对方是谁,不该说的就是不能说,不能因为对方与我关系不错,来往比较多,就去说那些不该说的,这是对人情的执著。也不能感觉对方象“特务”,即避而远之,互相防范猜忌,(特殊情况除外)而使得同修们在法理上都不能正面切磋,進一步影响了整体的配合,这也是一颗为私的人心的执著。就是堂堂正正的去做我们正法时候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从法理上正悟,理智把握,正念正行,一切的一切也就自在其中了。无论你是哪里来的,也无论是你是为什么来的,只要有缘走進我们这个场,就让他沐浴大法的美好和纯正,就地同化。

个人认识,不当这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