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迫害,闯出洗脑班


【明慧网2005年11月4日】今年九月份,我被当地的不法之徒非法抓進洗脑班迫害,绝食八天后闯了出来,回想自己这次被迫害的原因,完全是放松自己精進之心,对正法和做好三件事上麻木、懈怠,滋养了邪恶,无形之中就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希望在这次被迫害洗脑的同修和我们有同样不好状态的同修引以为戒,吸取教训,共同提高,精進不停。

九月十五日早晨不到五点钟,外面天还没亮,“610”、派出所的恶警和街道的一伙人,突然闯入我家,当时我刚起床,我在屋里听到外面大门的撞击声,我急忙出去看看是谁,只见从大门已跳進四、五个人,旁边停着警车。那个指导员欺骗我说:“你爱人出事了,你去看看吧。”我当时就揭穿了他们的谎言。他们就要往屋闯,我快步抢進屋几步,因当时有两个同修在我家,我故意大声说话给她们信儿,让她们在被窝里别动,我小声告诉她们不要慌,发正念。恶警问:“她们是谁?”我说:“亲属,你们小声点,别惊着孩子,有事到外边说。”我当时没有别的选择,为了同修的安全把他们领到了外面。

在外面,这些人把我围住说:“没办法上面下令了,名也是上边点的。”我不听他们的谎言,坚决不上车,并告诉他们我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没有错凭什么抓人?他们不由我分说,强行绑架我到车上并说:“不去也得去”。他们把我强按在车中间,并死命的拧着我的胳膊,把我的手腕也划出了血。

就这样他们把我强行劫持到“洗脑班”,到这儿才知道这次洗脑迫害是由省、市和本市“610”共同操纵的,无论怎样我都不能配合邪恶,开始绝食。

“洗脑班”里戒备森严,隔离迫害,每人每天的伙食费时35元,还有两个包夹人的伙食费也强加在大法弟子身上,但无人给他们拿。白天、晚上不让睡觉。必须笔直的坐着,否则恶警就拳脚相加。一批批邪悟的犹大采用车轮战术强化洗脑,逼迫放弃信仰。看着这些生命,为他们感到悲哀,他们曾经也是一群善良的好人,现在却被恶党强制洗脑,变成了一群凶恶的打手,又抡起棒子去毁灭别人的信仰、道义、良知!这是怎样一个社会,在强制做怎样的人?

不是讲“春风细语”般的教育吗?怎么会这样?善良的人们怎么也想不到,在恶党极力粉饰的所谓歌舞升平、繁荣昌盛、人权最好时期的背后,竟隐藏着这等惨无人道的折磨。

这些邪悟者文化层都很高,又经过特殊的训练,能断章取义的背下很多师父的经文,如学法基础不好,不注重学法修心的学员很容易被其谎言所惑。而我们这次被抓迫害的学员又都是没有注重做好三件事的,并且表现很严重,是我们长期放不下的执著把邪恶硬招来的。

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决心弥补,便向他们讲:“我珍惜你们的过去,想当初我们都曾在一个法中修炼,一师之徒,师父在《窒息邪恶》中早已讲过你们的状态,叫学员们不要听信你们的邪恶谎言,你们还有什么可说?”他们当时没声了。

那个省610恶警姓沈的看我绝食,就威胁我说要怎样残酷灌食,声称要把我的大牙撬掉几个,我不动心,并和他们讲真象,他们的邪恶气焰虽然小了很多,但声称第二天开现场会要把我挂上牌子在前面站着。

我已想好明天怎么做,晚上基本没怎么睡,就是发正念、背法,请师父加持。说来神奇,第二天就下起大雨,邪恶的计划破产了。

就这样,通过讲真象和不配合他们,环境变化很大,而且有四个人已经退党。同时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要堂堂正正走出去,更多的众生等着我们去救度。

在我绝食第八天的时候,我突然浑身发抖,象抽了一样,“610”一看害怕了,赶紧送医院之后送我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