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里正念制止行恶


【明慧网2005年11月4日】那是今年夏天的某一日,我的一位同修被恶人举报,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并要被非法送劳教。我去通知其他同修一起发正念,然后打算去营救他。到了派出所,但由于没找准时机,当时起了人心,也被非法抓進派出所,后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

在派出所,我一直发正念,他们问我姓名、工作单位等,我一概不配合他们。最后所长对我说:“首先从做人的角度,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你说不说名字结果都是一样的,对我们所里来讲只是个面子上的问题,上面会说我们办事不力,你自己好好考虑,等八点钟以后就不象现在这样客气。”那时我已知道两张刑拘证已下来了,听他们说上面下了刑事案件的任务正好拿我和那位同修充数。当时我不停的发正念,最后也一直没看见那个所长和其他人来。

后来我闯出派出所一次,这次跑出近二百米远,可惜马路两旁全是店面,没有胡同,自己也忘了发正念,头脑中一片空白,只知道一个劲的跑。这次被他们抓回的过程中,我终于喊出了万古久远就藏在我心中的话“法轮大法好!”当时有一些围观的人。这似乎激怒了这群公安,有个人打我头部,但我一点不觉得痛。回到派出所他们把我铐起来,吊到窗户上,气势汹汹的准备打我,我立即发正念制止行恶,旁边马上有个人说:“不要打了!”邪恶嚣张的气焰马上就不见了,并立即把我放下来,还帮我松了松手铐,这让我深信我们动真念时是有巨大威力的!

当天晚上,我双手被铐在沙发上,铐子钥匙放在茶几上。由于我双手不能动,我只能用脚刚刚勾到茶几。茶几很沉,我一边发正念一边用力勾茶几,但我明显感到正念不够强。邪恶又躺在那里翻来覆去,我又起了人的紧张心理。就这样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眼看钥匙就要到手,邪恶却突然醒来把钥匙挂在腰间出去了。

第二天,他们叫我在刑拘证上签字,我拒签,他们就以“无名氏”填写并把我送往看守所,他们两个人夹着我坐在中间,前面还有一个人和司机。我看实在没机会走脱,就只有开始发正念,清除看守所的一切邪恶。

走入过渡号子,我一直发正念和考虑怎么应付自己将面临的一切,但眼前的事实却令我大吃一惊,所有的犯人都在做事,我想不到看守所也要做事,管事的叫我也和他们一起做事。做事时,不允许我们说话,做不完的晚上加班加点,再要是做不完就挨打。每天晚上还要轮流值班各3个小时,直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值班时不能打瞌睡,被发现打瞌睡就挨打。

晚上,我先发正念,开始炼动功,旁边一位犯人看到我炼功向牢头报告,并说管教看到会罚他们的。我说等管教来了再说,牢头也同意让我先炼。但没有人来理会我,我就这样静静的炼完五套功法。第二天他们主动来找我要听大法真象。

不久,公安来非法提审,我还是不报名字,他们就威胁说:“不报名字就永远把你关在这里,即使以后说了名字这段时间也算白坐,不算日期的。”

我被转到另一号子里,他们却不准我炼功,拖着我的手不让炼,我又只好绝食,后来管教同意我炼功,可以不做事或少做事,但要吃饭。那时在看守所已待了二十来天,这期间我一直坚持背《论语》和我能背下的经文、《洪吟》及《转法轮》里的某些段落,并时时注重发正念。有天下午三点钟时忘记发正念,却感到周围一种强大的能量场的存在,我知道是同修们在集体帮我发正念,于是立即发正念和同修一起清除邪恶。

公安第一次非法提审我,并作笔录,我当然不会配合他们。后来回到号子里面,想起师父评注的《大法的威严》一文的作者那种正念正行,我不觉泪流满面。

第二次非法提审时,他们又追问我住的地方,我说住在亲戚家,他们问我租的房子在哪里,我拒绝回答。最后也是不了了之,没作笔录。我加大力度发正念,每天坚持背法、炼功。在关押期间我一直不忘救度众生的使命,除了讲真象之外还积极劝三退,在过渡号子时间较短,自身又做得不够好,只帮一个人退了党,在另一号子待的时间较长,有一半左右的人退了。有几个与我比较疏远,我想慢慢再跟他们谈,还有两个人是要考虑考虑,当时我对这两个发了一念,将来我出去前一定要再问他们一次,再给他们一次选择机会。

有一天上午,管教在外面叫我,我以为又是非法提审,谁知却是释放回家。我立即转身问那两个人退不退党,他们连连点头表示同意,同时我也非常后悔没有向其余的几个人讲三退。

当我走出看守所大门时,公安人员要求我在一张印好字的纸上签字办个手续时,我竟连内容都没看就签了字,还按了手印,后来为这事我痛苦了很久!

回家后我又到工作单位对自己的“不辞而别”向老板表示歉意,他竟要求我再来上班,我感到很吃惊,因为我从来没向他讲过真象,而他现在已知道我是炼功人,当然与我平时的表现有一定的关系,但我觉得主要还是师父的慈悲化解。

我们地区,为营救我和另外的一位同修,有的同修写信给政府、检察院等有关部门,有的同修把传单直接贴到派出所、家属区,更多的同修集体为我们发正念,在逐渐形成整体,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长时间鼓掌)”我以前对这段讲法有点偏激的理解,认为自己只要有一个坚定的正念,就可以破除邪恶的一切干扰,甚至可以不用考虑最起码的安全因素从而使自己遇事容易冲动,现在我的理解是只有心性达了标准的那一念,才能有那样巨大的威力!而不是口头上讲的所谓正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