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修好自己才能走好正法修炼道路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想交流的题目是「时时修好自己才能走好正法修炼道路」。

师父在《转法轮》的开篇就告诉我们:「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在这么多年的修炼过程中,我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个真理。因为无论在个人修炼阶段,或是正法修炼的这几年,都是在不断的修正自己,在各种魔难中看到自己的执著和各种自己认识不到,或被深深掩盖的人心,利用各种环境把这些人心都暴露出来、去掉它。

那么怎样才能看到自己的不足和各种执著和观念呢?我有几点体会:

能静心学法,及时的无条件的向内找

师父一再告诫我们,要学法、学好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如果我们能真正的学好法,无论遇到什么难关,遇到的任何一件事我们都按照法的要求来做,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因为无边大法的威力可以为我们化解开一切。

就如我刚得法的体会一样,我还没想炼功,只是觉得大法写的太好了,我每天都想看,每天都在看,可是一个月之后我就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当我强烈的感受到了大法的伟大和神奇后,我坚定的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道路。而在这六年邪恶对大法腥风血雨的迫害中,我的亲身体会也是这样,当我能静心学法时,状态好正念就强,做什么事情都很顺利。一旦不在法上,学法不進心,做起事来困难重重,魔难就大。在现实中可能每个真修弟子都有同感。

再有就是无条件向内找执著也是非常重要的。我曾在几年前的一个非常真切的梦中感受到过向内找所起到的巨大变化:梦中我和一个黑色的魔在打斗,短兵相接,僵持不下。渐渐的我感到体力不支。这时我突然想起师父告诉我们遇事要向内找,于是我静下心想了想:我怎么还打不赢它呢?噢,原来我内心里还是有怕它,敢跟邪恶打只是一时勇气,其实心里没底。就是这个怕心。我念一正,就是不怕它了。可能是执着找对了,我突然间变得高大无比,那个邪魔一下子就看不到我了。它在我脚下四处寻找,可是看不到我了,而我轻而易举的就消灭了它。所以从这个梦中我悟道:真正能及时找到自己的执著的时候,我们已经比邪恶高出许多了,那些邪恶其实什么都不是。

同化大法,去掉根本执著私,才能走正正法修炼道路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说:「问:只是修到这么久,才意识到什么是自己的根本执著,那就是执著于自己。

师:对,说白了就是过去生命的基本因素。过去这方面大家都有,很多人还真的意识不到。随大家的整体提高,这方面已经不那么突出了。」

通过一年的时间,我自己在修炼过程中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的同时,我也看到了许多同修表现出来的同样的根本执著,就是执著自我。这可能是我们每个修炼人都知道的,但是也是最认识不到的一个执著了。我就谈谈我是怎样认识到的。

这一年多来,我本着整体提高、共同精進的心,经常去和同修交流切磋。接触的同修多了,免不了听到许多不好听的和许多赞扬的话。师父在《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讲:「做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

虽然法理是讲明了的,我也时常在赞扬面前提醒自己,一定要把握好,不能有骄傲自满的心。在不好听的传闻中不要产生埋怨心。可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自己都意识到修炼状态不好,我好象被各种矛盾缠绕着。有时感觉和我的家人好象都无法相处了,而我自己内心被烦躁、痛苦紧紧的缠绕着。我知道这种状态不好,容易被邪恶钻空子,也想突破这种不好的状态。我学法向内找,可是只能找到表面上的执著。而我知道根本上的执著没找到,所以我的状态时好时坏,表现出来的就是心情烦躁,很不耐烦,看谁都不顺眼。

然而一关过不去,下一关又来了,那个难越积越大,我有时觉得自己没办法面对了,就开始逃避。但我知道我真正的应该提高上来,突破这一难。就如《转法轮》中「提高心性」中讲的:「他就觉的他这功长的不错的,炼的也挺好的,突然间怎么这么多麻烦事来了呢?怎么什么都不好了,人家对他也不好了,领导也看不上他了,家里头环境搞的很紧张。怎么会突然出来这么多矛盾呢?他自己还不悟。因为他根基好,达到了一定的层次,出现了这样一个状态。可是那哪是修炼人最后圆满的标准哪?往上修还早去了!你得继续提高自己。」

「三件事」我还是平平稳稳的在做着。矛盾来了,实在解不开,我开始了逃避。可是这也不是办法,因为这是修炼,这个关你想过也要过,不想过还是要过。难积大了,有执著心不能及时找到,漏洞大了邪恶找到了迫害的理由。我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剧烈的头痛。并且每天中午就开始发烧。分分秒秒都在痛苦中煎熬。虽然我有没找到的执著心,但是我一直以来都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我一方面请求师父帮助,一方面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坚持学法炼功,忍着巨痛出去交流,讲真相。一个月后终于恢复了正常。邪恶这种对大法弟子身体上的迫害也是一种严肃的考验。长时间的痛苦中看你是否还坚信师父和大法,能不能分清是迫害还是病业,是去消极承受还是彻底否定。

这一关过后,我仍然没悟道自己的执著是什么,但是在痛苦的病业关后,我真正能做到替他人着想,站在对方的角度上去替为对方着想。我认识到,只要是大法弟子都是有关要过的,哪种关都是直指人心,都不是轻易就能过去的;看别人过关体会不到别人的痛苦,只有在法理上解开心结才能真正的帮助同修,而不是要去指责别人的过错。

从那以后我能做到师父讲的,看看别人,想想自己,看看同修的问题出在哪儿,找找自己是否也有这样的问题。正如《转法轮》中说「气上头顶下不来,它只是一个时期的状态,有的人很长时间,半年了也下不来。下不来找个真正的气功师引导一下也能下来。那么我们凡是炼功时冲不过去关、气下不来时,我们找一找心性上的原因,是不是误在那个层次中时间太长了,应该提高提高心性了!你真正的提高心性的时候,你看它就能下来。」

可能是渐渐的做到了,提高了自己的心性,师父就安排我去乡下交流,在同修表现出的问题中,我真实的看到了自己存在的长期以来被自己掩盖着的,从来没有认识到的,一颗最根本的执著心。那就是执著自我,也就是私。这个私,我们从法理上都知道是旧宇宙生命被救度的最大障碍,做为修炼人必须得放下它。而这个私在我们的修炼中有各种表现,我自己认识到有这些表现:

一种就是执著于自己的观念,这个观念有长期以来在人世间形成的人的各种观念,也有修炼人在修炼过程中执著于自己在无边大法中悟道的一层理。举例:有同修因为自己面对面讲真相效果很好,在周围同修的赞扬声中,开始放不下自己所悟之理,同时也要求周围同修都走出来面对面给世人讲真相,甚至到后来认为发真相资料和贴不干胶都不行、是怕心重。结果是执著自我的心一起,就开始往下掉,把自己的修炼环境弄得一团糟,和同是修炼人的家人都无法相处。

二种就是执著于自己修炼中的成果。有位同修迫害才开始时也出来進京护法,向群众讲清真相,自己个人的修炼也能跟得上,每天背法(她可以通背大法),打坐可以坐两个小时,抱轮要抱四五十分钟,同修都在赞扬她。本来此同修个性就强,凡事都由她说了算。执著自我表现得就强,再加上同修的赞扬,就出了自满的心。谁都看不上了,也不出来证实大法了,认为讲真相是和政府对着干了。明慧网的文章不看了,师父的新经文也不学了,看一遍就传出去。甚至告诉同修:看一看是我在家实修能修上去,还是那些在外边「跳」的能修上去。直到师父的《也棒喝》出来了,她才又醒悟过来,可是和一直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差距确实拉开得太多了。

三种,觉得不公平,执著自己付出太多。这种同修一般都担负着大法真相资料或是协调工作,在长时间的工作后,如不能真正视救度众生为己任,能做好证实法的工作也是自己史前大愿,也是自己发愿要做这样的事,师父才这样安排的。明白这个理,摆放好自己的心态,不然的话,在长时间超负荷的工作中,学法炼功跟不上,很容易产生不平衡的心理,认为自己付出的太多,别人都不出来做大法的工作,自己一个人挑起了重担,生出埋怨的心。

所有的这些私的表现,我们每个修炼人都有,就看你能不能及时的认识到,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上讲「是有矛盾时间长一些的表现,但是他们早晚得看到自己的问题在哪里。早去掉比晚去掉好,谁也别想带着矛盾与执著圆满。」

因为我们这些旧宇宙的生命根本属性上带有的为私为我的特性,在同化成新宇宙的无私无我的生命的过程中就会在各种层次中表现出来这个私,这个私又会生出各种各样的执著心来,有这些执著心并不可怕,因为修炼就是要把所有的一切执著修去,而我们所修炼的法轮大法就是直指人心,这样就修得快。但是关键是我们在修炼中要及时的看到自己的心,找到执著,这样才能把修炼的路走正走好。能做到这点就是师父告诉我们的静心学法,无条件向内找,做好讲清真相,发正念救度众生的「三件事」。

然而在正法修炼的这个时期,我们个人的修炼提高就溶在了做好师父让我们做好的学法、讲真相、发正念这「三件事」中了。只要我们能踏踏实实的做好这「三件事」,我们就能走到最后。现在的每一刻都是我们应该倍感珍惜的,那是我们千万年等待的,如师父所说「这一瞬间,值千金,值万金。」(《芝加哥市讲法》)

自己表达能力有限,还有很多要说的话,很多想要表达的,却无法法理清晰的表达出来。请同修看完后指正不足之处,帮助修改。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