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走正大法路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走过了六年多的正法修炼道路,再回首其中的修炼历程,有经验教训,有正念正行,更有师尊的慈悲呵护,写出来证实大法,或许能给同修一点借鉴,如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兑现誓约 初建资料点

因为工作的需要,我在一九九八年就买了一台电脑和打印机,自学了简单的电脑基础知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与外界失去联系,我想让当地的同修能及时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就到电信局用自己家的电话和名字办理了拨号上网的注册业务。那时还不懂怎样上网和安全措施,其实不到电信局注册也是可以上网的。一个小城镇当时个人注册上网的才有几十人,当地出现真相传单以后,恶警就到电信查个人上网的登记,就我一个是炼功人,非常明显。幸好电信的一个同学及时告诉我这个消息,在恶警到来之前把电脑转移到附近的一个同修家。

而这个同修也是在当地被恶人重视的,家里也经常不安静。虽然同修非常支持,但是为了同修的安全负责,一个星期之后我就把电脑搬到了一个亲戚家里。可是在当时邪恶铺天盖地的环境下,亲友非常反对我制作真相资料。我就找到同修甲帮忙,借用了一个朋友的一间房子。就这样,我们的小资料点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经历了三次搬迁,换了四次地方。

资料点稳定了之后,又购置了一台激光打印机和刻录机,接下来遇到的就是突破网络封锁上明慧网下载资料的难题。四年前的突破封锁软件不象现在这么多,上明慧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长时间看不到明慧和师父的新经文,就象被关進一间黑屋子里一样,更谈不上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了。我就到山东、吉林拜访以前认识的同修学习上网技术,回来再自己学习应用,因为那时候不象现在学习技术都有同修做好的教程,只能在一边工作一边总结经验中摸索着走过来。我们也学会了上网下载、编辑、打印、刻录光盘、信箱收发邮件等常用技术。

开始是我和甲同修忙碌,后来又有丙同修的加入,还有市里的大量供应,一段时期里当地的讲真相工作出现欣欣向荣的景象。但是随着真相资料制作量的增加,忙碌的状态就逐渐的使隐藏的问题突出:白天的工作忙,晚上还要制作资料,学法的时间被占用很多,学法时思想里还在想着要做的事,学法、发正念都静不下心,很多同修还都到我家拿资料,无意中心里滋长起不易觉察的欢喜心、名利心,干事心,邪恶势力已经在虎视眈眈的阴谋找借口下黑手。

正念破除邪恶迫害 师父慈悲呵护冲出魔窟

一个外地乙同修被邪恶绑架之后牵扯到我。二零零二年初的一个深夜,我再次被一群恶警非法抄家后绑架。一无所获的恶警凶狠的拷打我,用背飞机的酷刑掰我的胳膊,抓住头发打脸,威逼我说出资料的去向。我坚决的抵制着恶警的迫害,不说出一个同修。半夜时,我在师父的呵护下,轻松褪下没有间隙的死铐,摆脱恶警的监视,闯出魔窟,第一次正念破除邪恶的迫害。从此走上了流离失所的修炼道路。

事后静心向内找,才发现自己的很多的执著心,还有长期忙着做事,学法不静心,才导致被邪恶抓到了迫害的借口。深刻的教训啊!而在被邪恶迫害时没有全部否定,虽然也在发正念,但是没有想到求救师父帮助,把这些当成常人对人的迫害,所以在被拷打时只是在痛苦的承受。师父说:「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因为它们知道这个人你不叫他死,对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邪恶也只好不管他了。」(《北美巡回讲法》)

我不想麻烦同修,就找一些市郊的亲戚家暂住。从繁忙的工作环境一下子换成冷清的环境,难耐的寂寞却突然向我袭来。虽然整天都可以学法,可是心还是不静。一日梦见在泥泞的田野里走的很艰难,田边的水沟里冒出一串气泡。我用手中的木棍点在气泡上,水里一下出现一条蛇。我惊诧间退后几步。醒来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殊不知因为自己放不下的人心和不精進的状态,邪恶势力正阴谋以此为借口继续迫害我……。

一周后我准备乘客车到外地去一个同修那里帮忙,可是一上车就被一个乘车的恶警认出来。恶警在车门口守着,命令司机到下一站停车把我带走。我以前就常坐这辆车,给司机讲过真相,司机也知道我是好人,他还跟恶警讲情。我心里忽然生出一念,一定要破除邪恶的迫害:跳车!对,说跳就跳,这时候快要到下一站了,司机已经破例提前一公里开始减速了。我迅速从侧面靠后的车窗跳下车,脚一落地就被车的惯性带倒了。赶快站起来时,身上没有一点伤。车还在向前开着。我心里有点慌,跳过路边积满雨水的水沟,跑進泥泞的农田里,和几天前梦中的环境一样。

车到站之后恶警才发现我跳车了,就招集了很多恶警来追我。我又雇了一辆出租车,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冲出随后恶警的重重交通封锁,再一次正念破除邪恶的迫害,溶入正法洪流之中。第二天手腕有一点肿,第三天就好了,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更多的魔难,心里对师父的感激真是无以言表。

不甘心失败的恶警们在第二天纠集了大批的警察,搜查了车站附近的村子,以为我摔伤了会在村民家养伤。一无所获的恶警更加穷凶极恶的威逼我的亲戚,蹲坑盯梢、威逼恐吓、电话监听、交通封锁、网络通缉。一群恶警为了抓一个修真善忍的好人,为达迫害目地不惜利用一切邪恶手段,真是可悲又可笑!

我又辗转到了外地的几个亲友家。我每住一家就认真的给家里的亲友讲真相,他们因为我超常的经历而对大法有了一定的认识,但也有的也劝我写个保证书、认个错就可以回到自己优越的工作生活环境中去。我告诉他们,那是现在道德败坏了的变异观念,人家免费帮你祛病健身、提高了道德水准,现在恩人被恶人陷害了,你能落井下石吗?我是在大法的修炼中获得了非常多的益处,我绝对不能再对不起师父,愧对自己的良心。

放下怕心 再建资料点

半个月之后我又回到当地,在一个亲友家借住。甲同修在工作单位被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两年。丙同修把资料点转移了,因为条件所限,就找了一非常简陋的地方做资料。我用「地方」这个词是因为那里面人是不能居住的,夏天漏雨,冬天没有取暖设备。在哈气成冰的东北,自己依然坚持做了一年资料。尽管制作的量很少,同时还要克服技术上的困难。在摄氏零下三十多度时电脑和打印机还能照常工作,也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同修们接到资料的时候,谁能想到做资料的同修所付出的艰辛啊!

我也去过几次帮他突破网络封锁。每次都要路过曾经闯出来的那个魔窟,心里不觉得可怕,只觉得可怜那里面的人还在被邪恶控制干着毁灭众生的坏事、而自己又没有能力拯救他们。

二零零三年初,丙同修那里已经突破不了网络封锁了,几乎和外界失去联系了。正好市里传来了新经文,师父说:「我希望每个大法弟子不要把形式看的太重,你自己的修炼、你自己的提高,你在邪恶中证实法、救度众生,你坚定的走好你自己应该走的路才是最重要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什么样的路才是我应该走的?我在问自己。虽然我已经流离失所了,我就这样消沉下去吗?尽管心里还有被邪恶迫害后的阴影,但在技术方面也只有我还算懂一点,需要我走出来。最后我终于决定搬来一台电脑,在亲友家建立资料点。

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突破网络封锁,所有能找到的海外代理服务器的网站都被封锁了。在最后几乎想放弃的时候,通过用海外邮箱订阅「每日明慧」的方法,收到明慧回复的突破封锁软件!当时激动的心情就象流浪的孩子回到了家,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只要弟子做好了,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之中了。

除去执著 净心做资料

当地的同修很少知道我的情况,都以为是市里传来的资料。随着资料的正常供应,同修们也陆续传过钱来,一百、二百、一千、二千的。我知道这些钱都是同修们省吃俭用积攒出来的血汗钱,也包含着对大法弟子的信任,应该把这些用来救度更多的众生。在购买硬件和耗材时我仔细考虑,大到一台电脑、打印机,小到一个盘、一包纸。比如买一台二手台式电脑只需二千元左右,而买一台笔记本电脑需要五千至七千元,笔记本只是用完方便收藏起来,而买了笔记本就要把同修们传来的钱几乎用完了,没有充足的钱买耗材了。虽然我不能直接到商场选购,但是通过电话与商家讲价,货比三家,尽量压低价格。我以前用自己钱买东西时经常不考虑,现在就得去掉这个习惯,节省使用同修们用来救度众生的钱。

去年冬季,我们几个同修协调工作,制作了大量的真相小册子、传单、光盘和护身符等真相资料,几个同修骑车发送到附近的乡村。在一个没有月光的夜晚,同修惊奇的发现自己手中准备发送的小册子《送给农民朋友的金种子》闪着金光。大家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做好「三件事」。

上个月一段时间整天忙着制作《明慧周报》,没能静心学法。外面同修反馈过来消息,说看到有很多周报被人丢到垃圾箱里。我开始反省自己的状态:大法弟子制作的真相资料也是救人的法器,自己在制作资料时的心态纯净吗?是为了众生看到真相资料而得救,有没有掺杂求数量、为完成任务而忙碌的心?我发现自己的心态隐藏有这些不纯净的因素。带着这样的心态制作的资料,当然也会带有这些不纯净的因素,就会削弱了这些救度众生的法器的威力,也使得邪恶有借口干扰有缘人接受真相。我逐渐悟到制作真相资料也是修炼,只有静心学法,用大法中修出来的纯净正念,才能创造出更多更好的救人的法器。

当地的同修不多,但是被邪恶迫害的很严重,近两年在反迫害、营救同修方面,同修们整体配合,做了很多工作。有同修被绑架的消息传过来之后,我这边用最短的时间把消息上网,同时制作出来揭露恶警恶行的不干胶,外面的同修一夜之间贴遍全城的大街小巷,有力的揭露和消除了邪恶。同修有在家发正念支持的,有近距离发正念的,还有帮助同修家属做工作的。

有一个同修在被邪恶迫害的时候,他的家属就受到恶警的恐吓:本来可以放人了,但是现在贴不干胶了(指揭露迫害),不能放人了。由此可见邪恶有多么的狡诈、多么怕被曝光,阴谋挑拨同修的家属来阻止外面的同修揭露邪恶。最后这个同修还是正念闯了出来。

也有被邪恶钻空子的时候,一个同修被绑架了。传过来的消息是这个同修在自己的店里与人发生争执,后来还动了手才被人举报。其实这是邪恶散布的假相。我当时考虑这是他个人的问题,也就没有发送这则消息。半个月以后才传过来正确的消息,这个同修没有与人发生争执的事,那个举报人是个无赖,欠账不还,才举报了讲真相的大法弟子。我发现被邪恶钻了空子,立即上网发了这个同修被绑架的消息,可惜已经错过了时机,不久传来了同修被非法劳教转到外地的消息。

痛心疾首的教训啊!每一个同修的被迫害,都是当地众生的重大损失;每一次营救同修也都是揭露迫害、铲除邪恶与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机会。

智慧源于大法 能力是师父给的

在前两年只是下载明慧编辑好的真相资料,后来逐渐发现有的资料还需要自己编辑才能打印。在编辑中学着使用Word和Photoshop软件,开始只是针对简单的光盘封面、光盘袋。尽管简单,但是同修下载了之后都得用同样的时间来编辑和打印校准,如果我把自己编辑校准好的寄到明慧,给大家共享,就节约了大家的时间。是否可以刊登,明慧的编辑同修会把握好的。

就这样逐渐的边学边用,编辑了各种光盘封面、书皮、磁带封面,也逐渐的在明慧刊登。法学的好的时候,感觉头脑中的智慧源源不断,这种智慧源于大法,而不同于常人的灵感。看着自己编辑制作的书皮心里也感觉很惊讶:这么漂亮的书皮,是我制作的吗?转念又想到:这是欢喜心,不能这样想。同修看了也在赞扬:你真聪明!我说:不是我聪明,智慧源于大法,能力是师父给的。

我发现这个过程也是修炼自己去除执著的过程。记得那次在编辑一款封面图片和文字较多的《九评》书皮时,打印出来感觉可以了,心里想着赶快给同修们共享、发挥这份资料作用吧,就发出去了。第二天再打印测试发现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就这样一天里修改更新了五次。上周编辑完成了一篇近千字的技术文章寄给明慧,第二天再按照技术文章制作影音文件时,忽然想到附加的项目文件使用字体不通用,立即又给明慧寄修改的项目文件,第三天明慧刊登出来之后,发现还有项目文件是自己漏改了,这样两天内又给明慧寄了四封修改信件。这里虽然有技术上的难度和考虑不周全的因素,但主要是在编辑工作中掺杂了干事心、急躁心,就会干扰了证实法的工作,这是自己在以后的修炼中需要去除的执著。

师父说:「所以不管怎么忙,你们学法的时候,什么思想都要放下,根本就不去考虑其它的,就是学法。也许你在学法当中,你所思考的问题都能给你解决了,因为每个字的背后都是佛道神,你要想解决什么、你眼前正在着急要做的是什么,他们能不清楚吗?那么能不告诉你吗?但是有一点,你必须做到不抱着所求之心学法,大家早已经明白这个问题了,不能抱着执著解决问题的心去看法,你就静静的去看,收到的效果就一定是非常好的。」(《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无私无我 甘做「无名英雄」

我在亲友的家里已经住了三年半了,没有出过几次门。有时也想出去走走,回家看看,或者到同修家坐坐,但是想到自己肩负的责任,不能再有任何疏漏了,另外也不想给同修增加压力。看着窗外蓝天上的白云飘过,看着树林的叶子绿了又落,落了又绿。

从一个拥有优越家庭、事业的环境,一下换到与外界空间几乎隔绝,开始的时候是很难适应的,何况还是年轻人。那种割舍的痛苦,还有亲友被邪恶胁迫之后带给我的压力,更有难耐的寂寞,加在一起,也真是很难过的关。有时候自己在夜里悄悄的落泪,看着窗外望不到边际的黑暗,心里在向师父诉苦。转念间心里有个思想在安慰自己:大法弟子,还是男子汉,不要哭,宇宙中的神都在看着呢,多给师父丢脸哪!可是心里的伤感仍旧挥之不去。捧起宝书看着师父的法像,感觉师父就在身边。想起师父在历史上遭了无数的罪,为宇宙众生而承受的巨难,那是用人的思想所无法想象的,自己承受的这一点痛苦与师父承受的巨难相比只是微乎其微,还有什么理由向师父诉苦呢?

我的苦是因为放不下的执著和缺少对大法的正信,当我再次溶于法中的时候,又从新拥有了自由的蓝天。

头一年孩子还小,来看我的时候经常问我:爸爸,你什么时候能带我出去玩呀?我说:不要急,以后我会带你出去玩的。现在孩子长大了,已经上小学了。跟随他妈妈已经在大法中修炼八年了。孩子很懂事,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同学和老师都很喜欢他。我知道自己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但是在大法中成长的小弟子,自然会获得更多的幸福和快乐。相比千百万被迫害的流离失所、身陷牢笼和失去生命的大法弟子,我们还是很幸福的,有什么理由不做好呢?

明白真相的人们赞颂大法弟子是不畏暴政强权,用和平理性的方式反迫害的时代英雄,我说大法弟子也应该做无私无我、只为救度众生的「无名英雄」。

去除一切执著 走正大法路

听妻子说,已经正念闯出劳教所一年多的乙同修终于放下怕心,近日来到当地和同修们交流心得了。妻子告诉我乙同修当时被邪恶迫害的情况:当时他被绑架之后,一直不配合恶警的非法审讯,恶警使用了一个小骗局,给他一个手机,可以打一次电话,让他给最想找的人通话。他说,就是打电话也不能用你们的手机呀!恶警就把他放了,到街上打公用电话。他看周围好象没有人盯梢,就往我家打电话,想通知我把东西收藏好。电话就是打不通,随后就被附近窜出来的恶警再次绑架了,他才发觉受骗了。就这样因为这个电话号牵扯到了我。他很为这事后悔,当时没有识破邪恶的骗局。

我听了心里很不平静:这么低级的骗术也能上当!我一直以为他也和我一样经历了酷刑迫害,所以我也从不说是被同修出卖,况且他还有不修炼的亲友也被绑架,我能想象到他经历的魔难有多么邪恶,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现在好了,你们都自由自在的了,我却有家不能回了。

妻子说,你这个心就不对了,如果你那时候不执著做事,没有漏的话,邪恶能迫害你吗?静心找自己,乙同修出发点是好的,不能埋怨人家,是自己的执著和有漏才被邪恶钻了空子。我是大法弟子,应该有大善大忍之心,当年耶稣可以善待出卖自己的犹大;如今师父可以不计众生的过往之过,全都善解,而我这点事还有什么值得计较的呢?慈悲的光辉再次照亮我的世界,一切阴霾瞬间散尽。

每隔一段时间难耐的寂寞袭来的时候,就盼着妻子过来住。心里总是放不下对这个情的执著,总想找一点安慰。经常守不住心性的第二天就后悔,如此反反复复。妻子也总是劝诫,给我讲外面同修被邪恶钻空子的例子:乙同修连续两次被绑架都是因为回家看妻子;一个流离失所三年的同修回家看妻子,第二天到另一个同修家时被绑架;一对大学毕业不久已经确立对像关系的同修,没有办理结婚登记就租了一套房子住在一起,同时做着资料,几个月之后都被绑架。

法理是明白,可思想里固守的观念总是给自己找理由。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我震惊了,师父说:「人的执著,干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观念,都是必须去除的。对于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除去这些人心的执著与观念的改变就那么难吗?如果一个修炼的人连这些都不想去除,那么修炼人的体现是什么呢?」(《越最后越精進》)

我感到师父的话就是在说自己,精進的意志不能退。记得六年以前,每天清晨三点多就背着录音机到路边去炼功,冬夏寒暑从不间断;现在却被这个情牵绊,不对呀!真应该有脱胎换骨的改变了,即使是暂时剜心透骨的割舍。我以前还不懂得如何修,只是在炼,我越来越能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唯有去除一切执著,在正法修炼的路上精進不停才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回想这六年来在摔摔打打中走过的正法修炼历程,每一步都饱含着师父的慈悲呵护和悉心点化,更有师父赐予的无量智慧,我们无以回报,只有谨遵师父教诲,珍惜这万古机缘,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走正最后的路,救度更多的众生。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