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了我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2005年11月6日】记得中秋节向明慧网给师父发贺卡,把普度的度打成了“渡”,一看,噢,师父点我呢!修的太水了,又重新发。结果打“精進”两个字时,怎么也找不到正体字“進”,在别人的文章里复制了一个“精进”。发完稿下来,自己一惊!师父是在点我没有精進呀!师父什么都知道!

以前我从没有想过我有什么根本执著,感觉上好象是没有,因为我在得法时不是因为有病,也不是因为生活的不幸福,就是因为练别的功练来练去不知道炼功为了什么,一接触大法时自己感到心里特别的畅快,好象这一生就是为这个来的。所以即使师父的《走向圆满》发表,也没能引起我的重视,认为自己修大法没有什么不纯的目地。可是在修炼中,自己就是精進不起来——法每天至少也能保证看一讲,也尽可能的认真的去学,功却是隔三差五炼一炼。明知功是得每天坚持炼的,可是就是自己管不住自己,因为自己不抓紧炼功也苦恼,可就是干着急,一到早晨还是不起来。身体上也开始隔三差五出现病业,表现为头痛,听听讲法,听听大法音乐,头痛的感觉会在几小时内消失。讲真象也在讲,不很积极,虽说工作忙,但也不可能一点时间没有,自己心里清楚,这是在找借口,只要自己想做,师父是一定会帮忙解决一切问题的,因为这一点是深有体会的。偶尔几天各方面做的好了,感觉到讲真象的时间也有了,晚上发正念一到点就醒了,即使手里缺少讲真象的资料,又没时间找同修要,连电话都不用打,就会在路上碰到同修,问我你要不要这个资料,写的挺好的,一看正是我需要的。有时同修会直接把我需要的东西送到家里来。

我是一个懒得动脑思考的人,觉得这样混到法正人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就行了。讲到这了,同修一定是看出了我的执著来了,可我还不自知。就在今天,我看了同修写的文章《再读〈走向圆满〉》,我回想我的修炼过程,我终于明白了:其实我是为了修成佛不再吃苦,永远享受了,我是想逃避人间这份苦。怪不得我经常对孩子说的话就是:你不要跟别人去计较那些事,你争来争去能怎么样,赶明儿你修成佛了,你就要啥有啥了,永远都是快乐的了。我的不悟影响了孩子的修炼,使孩子也一直是忽好忽坏。我自己的执著也是非常深的,即使发现了,我仍然在想,得去掉它,要不然就修不成了(怕修不成的目地还是想逃脱人间的苦),看看,还是为了执著而去执著。有时我觉得这个执著心它是个老滑头。师父的《无存》说,“生无所求,死不惜留”,今天的感受是死可能有很多人不怕了,可是生做到无所求真是不易,经常是白天认为能放得下的执著,一到梦里却争执不下,紧紧的抓着不放。

我发现了我的根本执著,尽管它埋藏的再深再久,毕竟是让我发现了它,我就要好好的分析分析它,把它彻底修掉,做一个真心同化“真、善、忍”,精進的大法弟子。

我修得不好,如果哪位同修在文章中又发现了我的什么执著,请慈悲指出来,谢谢!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