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人的观念、脱离困境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11月7日】一天上午10点多,我在我住地附近散发真象资料,被恶警跟踪到家门口,他说:“有人举报你。”要我跟他们去一趟,了解一下情况。我当时脑子很冷静,一边不配合恶警,一边寻找机会走脱。我被带到派出所。他们从我包里翻出几十份真象周报、一个手机。我想:“这可怎么办呀?”这时师父一句话打入我的大脑“慈悲能溶天地春”,他们把我带入讯问室做讯问笔录。我第一个念头就是不能配合他们,不给他们留下任何可以作为迫害的依据,然后就是讲真象,尽量让他们理解我的做法,从而减少对我的迫害。

所以我一直用一种发自内心的完全为他人着想的眼神正视着讯问我的人(是个队长),在心里对他说我是好人,你不应该迫害我,这样做对你不好。好几次他想对我发火,我都用这种善念(慈悲)使他的邪恶念头解体。最后他放弃了笔录。把我带到另一间屋里,由四五个人看着。我开始有些消沉,趴在桌子上想这件事会怎么样呢?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情,因为我曾经被迫害过一次,如果再来一次家人怎么吃得消啊。但马上意识到这个状态不对,我让自己精神起来,不去想自己的事,我看他们对我关在这里无动于衷,有说有笑也不理睬我,显然他们没有意识到好人正在遭受无端的迫害,更没有因为自己参与了对好人的迫害而感到良心的不安。太可悲了。

我开始给他们讲真象,谈话中我发现他们也了解一些真象,比如:亿年奇石、大法在国外的洪传情况,其中一人还说:“炼法轮功的都很善良,但我们是国家的工具,不得不……”我说:“不错,你们是工具,但同时你们还是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你们的职责是惩恶扬善,你们应该用自己的头脑分析一下,哪是该做哪是不该做的,你们也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善良的人,对一个国家来说十万善良的好人被劳教、判刑,你们不觉得可悲吗?”他们沉默不语,正在这时队长進来了说:“你叫个家属来。”我找不到可以叫来的人(老人不行,精神上受打击。哥哥工作太忙。丈夫早就说过再出事儿不管我了,马上离婚)。他又说:“走吧,到你家看看。”我马上意识到他们要去抄家。由于自己做事拖拉,并且放东西没记性,还有一些资料在家。我决不能配合他们,但我表现不能太强硬,这样会让他们怀疑我家里有东西。怎么办呢?在开车去我家的路上我发现车窗有个缝,便趁他们不注意把家门钥匙扔了出去。等到家门口我说:“没钥匙开门。”开头跟踪我的人说:“明明看见你拿钥匙开门,怎么说没钥匙?”我说:“真的没有,我给扔了。”那个队长气急败坏的骂了我一句,我没动气,也没解释什么,只是用那种纯善的眼神瞅着他们。师父讲过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配合邪恶,我没错。

这时他态度又缓和下来,上车时有个随从说:“那边车门不好关,在这边上吧。”我偏到靠汽车的那一边上去,而那队长也顺从我。我想他是不是给我机会走脱呢?于是我也不想自己能不能行,我必须得走脱。我也发正念定住他们,让他们追不上我,结果还是被他们抓回来,又回到了派出所。(现在总结当时的经验,对法不够坚信,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的)。那个队长搬了把椅子离我很近面对面坐下,好象对什么问题很不解需要探讨探讨。他说:“我一直很尊重你,很善待你,可你呢?还真善忍呢?我看一点也不善。”我不加思索的说:“你对我善是为了达到完成你工作的目地,即工作需要,也就是说是为私的,你若真的对我善就不应该抓我到这来,而我扔钥匙、我跑也是为你们好,为了不让你们对大法犯罪(这是我当时悟到的)。”从他面部表情可以看出他认可了我说的话。他出去了。这时我也不再想如何跑,如何让他们放了我,就是跟他们讲真象。我们就象聊天一样。

过了将近一小时,那个队长拿着我的手机来了,说:“你得叫个人来呀,不能老在我们这呆着呀?”于是我把手机上的号查了一遍又一遍,终于发现一个合适的人选,此人对大法有正确的认识,最起码来了不会助纣为虐,由于我对她很好,她把我当姐姐,会尽力帮助我。果然她得到消息后,马上找人疏通,最后办到交1000块钱可以回家,问我同不同意这样办。我一看也没用什么保证之类的东西,1000块钱自己也负担的起,就不情愿的应了下来。自己知道这样做不对,想起好几起同修被迫害被勒索钱财的事,同修们一起切磋都认识到:给邪恶钱是对迫害的认可,是对邪恶的纵容。怎么到自己这儿就做不好了呢?就是给邪恶一分钱也是没在法上啊!

不一会儿,我那朋友又回来了,说必须要我一句话,因为她跟邪恶下了保证我再出事先抓她。朋友说:“你要是能做到法好在家炼,不出去,我马上给你借钱去,否则我没法管你,他们要送你去劳教,你替孩子、大姨想想,咱回家行不?”我看着她大约半分钟,想找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我说“你相信我吗?”“信,你答应我的话你一定能做到,在这种时候不管你修不修炼都应该说实话。”这时候我别无选择,只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她这句话堵得我找不到一点儿利用人的狡猾和一丝妥协的余地,因为偏一点都不配是个大法弟子。我说:“让我考虑两分钟。”然后我坚定的告诉她:“我做不到。”我问她:“法轮大法好你知道吧。”她说:“知道”,我又问她:“我做的事情是为了救度众生你知道吧。”她说:“我也知道。”我说:“好,你回去吧!”她走了。那个队长气呼呼的進来说:“你朋友可走了,她可不管你了,你俩说好了吗?”我说:“说好了。”“行,给她办手续,该送哪送哪去!”他扔下这句话又出去了,我开始发正念,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念头,铲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恶。没几分钟我被叫出去。让我在一沓子纸上签字,我拒绝了,他们让我带上所有物品,这时我以为要送我去看守所呢,坐在车上一个小警察好象挺为我惋惜。他说:“你不就说个不练了不就完了嘛!”我说:“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修炼就是我生命的一部份,我怎能放弃呢?”出乎我意料的是车子一拐,把我送到我的住地所属派出所。临下车我告诉他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

这个派出所的人有认识我的,有认识我丈夫的,他们连哄带吓的问资料来源,说:“赶紧说,完了就让你回家,也不想把你怎么样,快下班了我回家还有事呢。你快别磨蹭了,快、快、快,说了好走哇。”这时我犹豫了,在他们给我制造出来的这种人情往上翻,急躁的心理状态下,我说:“资料是拣来的,”“从哪里拣的?什么时间拣的?”我突然警觉起来,我告诉自己:必须要谨慎,不要被他们谎言所欺骗,用法来衡量自己的每一句话,这会儿没时间慢条斯理的给他们讲真象,也出不来那种发自内心的善了。我说:“你们别催了,让我冷静、冷静。”我用法从新归正自己,觉得不应该受“马上能出去”的诱惑而配合邪恶,给他们留下迫害自己的证据。悟到这儿我就再也不回答他们提出的任何问题了。急得恶警们抓耳挠腮。后来他们找来了我丈夫,讯问了一些情况,说:“不说资料来源签个字就行了。”我看了看他们写的内容也没什么实质的东西,要不就签个名,可是他们让我在空白纸上签,而且纸的下端印着公安局的字样,我心里一惊,不行,他们什么事都干的出来,他们会利用我的签名造假口供。差一点上了他们的当。他们看我不签就叫我丈夫来劝我快签了就可以回家了,可是我丈夫却说:“她不签,她谁说也不签。”就象师父在用他的嘴在点化我一样。我更加坚定了,最后他们也死心了。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他们让我丈夫把我领回了家,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

回家后,一晚上我爱人也不理我,也不吃饭,我问:“吃饭吗?”他说:“离我远点。”可是我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去安慰他,也许他也找不到什么语言来说我些什么。此时我在心里发了一个愿,我一定要救度他。可他那么固执怎么办?“发正念”,好象有人告诉我一样,在我脑子里闪现这三个字。第一次我抱着如此纯净的想救度他的心态单独针对他发正念,过去对他发正念都是因为他干扰我修炼。

第二天神奇的事情出现了,我失踪了好几天的MP3(里面录的师父讲法)在孩子的枕头下面出现了。孩子的屋子,床铺我都不知翻了多少遍了,孩子没拿,肯定是我丈夫拿走了,现在又物归原主。这件事又一次让我体会了“慈悲能溶天地春”。

总结这次经历的经验教训,希望能给同修提供一点借鉴:1、时刻保持正念正行,尤其做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事情时一定要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是否在法上,否则就是人在做事儿,就容易被邪恶钻空子。2、面对恶警莫把自己摆在受迫害的位置上,我是师父的弟子,是来救度众生的。用善和慈悲来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最大限度的救度世人。3、面对危难一定要冷静,不断与法对照,纯净自己,只要达到自己所在层次法的标准,师父就在呵护着我们,险象就会化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