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长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九日】前言:写这篇修炼体会时,我还被自己的层层执著阻碍着,迟迟难以下笔,从不知道写心得是这样的难,但我知道写修炼心得不同于常人写文章,大法弟子写修炼心得是真正的修心、去执、洗净的过程。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

尊敬的师父好!全世界同修好!

我是长春大法弟子静思,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至今十年。

我是在法中成长起来的一代大法小弟子。记得刚修炼的那会儿我才念初中,如今一晃十年过去了。刚修炼时并不知道大法就是修炼,和平时期也没有扎扎实实的修。转眼到了“七•二零”,步入了正法修炼,但这其中是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掺杂在一起修的,走的坎坎坷坷,幸有师尊的慈悲呵护才走到今天。

做证实法的工作

(一) 资料点“遍地开花”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有线电视插播震动了全世界,刘成军等大法弟子的壮举惊天地泣鬼神,但邪恶同时也加重了对长春大法弟子的迫害。那时几乎天天都能听到警车在响,蹲坑的警察随处可见。我和妈妈(大法弟子)也被迫流离失所了。那一段时间拿不到任何资料,真是着急啊!好在后来联系到了同修,但看不到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文章,拿不到真相资料的滋味真是不好受。

“三•零五”以后长春同修们悟到应当资料点“遍地开花”,一是大资料点几乎都被邪恶破坏,再有就是清除同修们长期以来等、靠、要的依赖思想。当同修与我们谈到想将这第一批花开在我家一朵时,我和妈妈欣然答应了。同修走后我和妈妈在钱上起了执著,因为当时经济不是很富裕,就为买机器的钱而犯愁,为此我哭了好几次。同修看到这种情况认为我们有怕心,可是我们却不承认。现在看来确实有,因为当时在我们的头脑中有一种固有的观念,认为资料点就是邪恶最注意的地方,是受迫害最严重的地方,被邪恶抓住就得重判……现在看来这就是默认旧势力,在旧势力给我们安排的魔难中修,当时还没清醒的认识到。

但师父看到了我们想要迈出这一步。在师父的呵护下和同修的帮助下(同修家有两台笔记本电脑,腾出一部给了我们),我们建立起了小型家庭资料点并购买了打印机。渐渐的,看似神秘、可怕的上网,变的不再神秘和可怕,不但自己能够即时的看到明慧,还可以打印《明慧周刊》和一些真相材料供给周围的同修。由于能够及时的跟上明慧,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和全世界大法弟子的切磋文章(就象每天在开国际法会)及迫害的最新资料,心性也随之提高,怕心也在这过程中修掉了。

后来我们又购买了刻录机,刻真相碟。接近农历新年的几个月,同修想多要一些真相碟在农历新年用于讲真相救度众生,于是我和妈妈在那一段时间便把大量时间用于刻真相碟。但在干的过程中起了干事心,有一天电脑的一道程序不听使唤了,这可把我急坏了,心想:同修们还等着要呢!打电话给同修,同修提醒到:“别起干事心,好好学学法吧!”拿起书学了一天的法,打开机器看了看还是老样子。其实是自己有一颗有求之心,想利用法来使机器好使,当然学法时心也不纯净。悟到后真正静下心来学法,第二天和同修一起查看,发现只不过是没选择刻录器。(其实是师尊的慈悲点化,不要起干事心。)解除故障继续干。在后来的时间中一直告诫自己不能有干事心,所以效率也提高了,新年前千余张碟通过同修的手(也作为大法弟子的新年礼物)传到了世人的手中。

二零零四年我和妈妈悟到应该堂堂正正回家。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便购买了新的电脑和打印机,把手中的笔记本电脑给了更需要的同修。而资料点的“遍地开花”过程中,正是从人心走出来的过程。

(二) 整理资料

今年初同修们悟到应该把本省“七•二零”以后五年来的迫害资料整理出来,做系统划分,达到揭露邪恶、救度世人的目地,而这神圣的任务同修信任的交给了我。接手后才知道这项工作有多么的浩大,干完整整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当经历过后,我发现在这过程中突破了自己很多不好的执著,并真正的在法中成长起来了。

刚开始没几天邪恶就進行干扰了。先是半夜十二点多电话响问是不是检察院,一连两天。我心想:邪恶真是蠢,这么笨的招都用。接着是楼下停警车(平时从来没有),我感到心有一丝晃动,随即用法归正自己,不理它,警车也没了。随着迫害资料的增多,工作量也逐渐加大,又从刚开始的能正常的学法、发正念和正常的起居,到后来的几乎学不上法、发不上正念,每天坐在电脑前要十七、八个小时,早晨最晚九点起,晚上要凌晨四、五点钟睡。现在看来还是干事了。

时间一长,又没有法的归正,开始不耐烦了,腰酸背疼,自己心疼自己,埋怨起同修给自己这么大的工作量,又没人帮忙。找到同修哭鼻子,同修说:“你做是师父选择了你。”是啊!师父选择了我,师父知道我有这样的承受能力,所以才让我来承担,而这责任又是多么的神圣啊!想想自己坐在电脑前虽然有时腰酸背痛,但从来都不困,脸色还红扑扑的,到外面大家都说,怎么在家这么长时间不出屋还变漂亮了,这不正是师尊在加持弟子吗!师父是让我在这其中修去什么心。认识到了就继续做,后来几个同龄的弟子也加入進来,看到几个同龄弟子心里真的很高兴。(因为身边的年龄相彷的弟子很少,原先的一些同修有的不修了,有的迷在常人中。)虽然大家接手时还不是很熟练,但同修们在一起互相圆容,发挥整体的作用,真的是给每一个人都留下了珍贵的回忆。

完成的那天,我们几个同修格外的高兴,觉得可算完成了,心也放松了,还开起了玩笑。提议整理资料的同修在一旁看到我们的举动,出于爱护,提醒我们不要生欢喜心,可我却有些不认同,并认为自己没错。后来这位同修和我们几个小弟子开了场法会,总结我们这次整理资料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和都有哪些提高。法会是神圣的,每个人都谈到了自己,我说在这次整理资料暴露出自己一直都有的显示心和做完资料出现的欢喜心,还有一颗为私的心,自己吃点苦就受不了了。想想那些被迫害致死的同修们,这又算是什么。师父讲过:“任何一颗人心都不能带到天上去。”(《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同时在这次整理资料中,通过资料的整理和与同修的合作,体会到了什么是整体,怎样溶入整体。其实师父安排我们做每一件事都是让我们从中修心、去执,最后从中得到提高。

(三) 做真相材料

后来我又承担了当地的一些证实法的工作,从中发现自己仍时常的冒出做事心,其实就是做事心还没有修掉。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别看大家在世间中所做的这些事情好象和常人平时做的事情很相似,实际上大法弟子的基点、做事的目地和常人是完全不同的。”如果时常以做事心对待证实法的工作,那么我们的基点就摆错了,不是以救度世人、揭露邪恶、证实大法为目地,而是变为证实自己,把法摆到次要位置上,自己凌驾于法之上。再有资料点如果不纯净的话,就是资料的源头不纯净,会直接对救度众生产生不利的影响,效果自然不好。试想如果做资料的过程中有怕心的话,世人敢拿我们的真相资料吗?所以,当我写这篇体会的时候,我告诫自己,在今后做证实法的工作中,一定要在法上、心态要纯净。

在同修中,学会圆容

(一) 在摩擦中,修自己

在我的脑海中从来都没想到过和同修也会发生摩擦,觉的大家都是修炼人,遇到事会向内找,不会发生什么矛盾。可是这一年中我正是陷入了和同修的摩擦之中,而在摩擦中我却没把自己当修炼人。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中讲:“但是呢,因为有这些心哪往往也会反映在你的修炼中、生活中,你在不同环境的言行,甚至你平时的一思一念也会反映出来。你被常人心带动了,在那一瞬间,或者在那一会儿,在那一件事情上,你的行为就等于是常人。你经常不能按照大法弟子、修炼人的要求去做,那不就是常人吗?”师父这段法敲击着我的心。究竟是什么心障碍着我,让我与法产生间隔、与同修产生间隔呢?我一定要把它找出来。

从这一年中的矛盾看来,我与同修都有了漏让魔钻了空子,造成了间隔,其实是自己长期放不下的执著堆积而成。

首先与自己长期不能扎扎实实的做好“三件事”有关。这一年学法根本不入心,不炼功;讲真相、做真相工作流于常人做事;发正念不能保证最基本的全球四次,其它时间更谈不上,更有逃避的心。我知道这不是真正的我,但这一年中,自己就陷入这种怪圈不能自拔。所以在遇到和同修的矛盾中,不能做到以法为师向内找,而是向外找,找同修的不是,同修哪对不起自己。执著中混着常人中养成的固有观念。

其次是名利之心没有放下,自己对婚姻问题没有在法理上真正清楚,导致基点错误。当同修不符合自己的内心要求时,便采取极端方式对待,其根本是名利夹带显示之心没有放下。找到相貌好、经济条件好、符合自己的兴趣爱好、脾气秉性等等,心就不会象遇到条件不符合自己时这样暴躁,相反可能会陷入情的执著中。师父都是根据我的心性标准安排的。为什么让我遇到这样的问题,是自己没把自己当修炼的人,把这一切混同于人跟人,遇到问题时、触动自己的执著时,却跟师父说自己过不去,哪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再次是陷入情中,没有及时认清并清除导致一关过不去,堆积到最后,使自己长期陷于一件事中走不出来。“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转法轮》)虽然不是爱,但恨、讨厌、烦都是情。要想修就要跳出这个情来修。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因为一个人想得度,人就必须亲身在这个艰苦的环境中、在困难中、在利益中、在情欲中走出来。任何事情都会牵扯到修炼人的切身利益,任何事情都触动着你这个人、你的思想情绪、你的心性、你的思想中执著的东西。你怎么去走、选择什么,那就是不同。相反的,那就是常人。你能够从常人的理中走出来、从常人的执著中走出来,你就是神。”

最后是“邪党文化中的狼奶”没有清净,这与平时发正念不到位,没彻底铲除共产邪灵有关。给同修脸子看,甚至有想对方出事了才好的恶念,其实都不来源于本性的自己,是放纵后天魔性的一面。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到:“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

写到这才看到了真正的自己,知道自己接下来应怎样修。我想修,不要它,师父就在给我们往下拿。感谢师尊的慈悲点化,感谢同修这一年中的帮助,没有同修的出现哪能这样层层剖析自己的执著呢!真的要谢谢同修!

(二) 学会圆容

经常听周围的同修谈到圆容,自己一直对这一点很模糊,现在终于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圆容什么了。由于整理资料中,看到了原先大资料点的同修,有很多现在已被迫害致死,还有现正深陷囹圄的,深感到这种长期的等、靠、要的危害。而不肯自己迈出一步的同修中当然也包括我,所以我心里就很急:大资料点的同修们是怎样才到了今天的地步,不就是我们大家不肯主动承担本该自己承担的责任,而推给了那些同修,使他们没时间扎扎实实的做好“三件事”导致今天的局面,这其中我们没责任吗?答案是肯定的。如果他们现在在外面,又能救度多少世人?所以看到同修们有时因为执著心不去而不肯走出来,我心里就着急,有时压不住就发火。

还有看到同修,做真相资料中不拘小节,如浪费纸张等,也觉得看不惯。其实无论前面我说到什么,现在想想都有我要修的──为什么让你看到?不是看到两个人打架都应该找找自己吗!这其中都有自己要修去的执著,同修的做法是不是触到了你什么根深蒂固的观念?我发现很多时候是自己固有的观念在起着与同修的这种间隔,长时间接触对同修形成了固有的看法,而打破这种间隔的方法就是圆容。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同修出现问题首先找找自己哪有没有问题,用法来衡量对不对。如果是同修出现了问题,善意的指出,并尽量去圆容。这是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有的责任。

(三) 以法为师

由于周围的同修大都是长辈,所以有一种依赖于听大家切磋心得的心,不在法上归正而用人心,符合自己的就接受,不是对照法后悟到的,所以修的并不扎实。而后甚至同修说话的语气和态度都不经意的模仿过来。渐渐的不是以法为师,而以人为师。在开法会中经常讲这个同修阿姨说过什么,那个同修叔叔说过什么,而不是说师父讲过什么。无论同修的语气、态度、做事的方式方法对不对,也模仿照搬。其实那时已经是以人为师的表现了,并夹杂着显示心,造成的效果很不好。这其中有学法基础本来就不扎实的因素,也有从小当干部养成的所谓“干部作风”,认为自己很多事做在其他人前面,有显示心。其实遇到事应首先拿法来衡量对与错,把自己摆在普通学员之中,以法为师才能把路走正。

救度众生中修自己

师父在《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说:“我告诉大家,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讲真相是救人的办法。”在这六年多的正法修炼中,我悟到只有自身的不断提高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而众生的得救与否,跟我们的个人修炼提高是成正比的。

记得《九评》出来不久,在外地念书的表妹放假回家,我与她谈到《九评》和退党,(她当时是预备党员)谁知她由于在考研中,背政治这一科并详细的看了《资本论》,导致她不但不听我讲《九评》和退党,还反对大法。由于亲情的执著,讲真相中不纯净,结果是不欢而散。表妹走后,我冷静的想一想,自己并未拿她当普通众生,而当成自己妹妹,掺杂了亲情,效果当然不好。

师父曾说过:“其实我看,多数还是自己总觉的是家里人,和外边人不同的对待。你要想到他也是世间的一个众生,你先不要考虑他是你的亲人。”(《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认识到这一点机会也来了,正好有事要到她所在的城市去(劝当地的一家亲友“三退”),就在要离开的下午见到了表妹。与她自然谈起“三退”,她开始回避,可是我坚定一念:今天一定救你。于是告诉表妹:“你不用回避,我今天就是跟你谈退党的。”表妹问:“不退会怎么样?”我说:“会没命!”接着跟她讲“三退”怎么回事。最后妹妹说:“那你给我退了吧。”回家我便给妹妹退了党,后来我才知道没过几天妹妹她们就转成正式党员,可是入党宣誓那天她临时有事,没去,而去的人,每人都得对着血旗宣誓。多悬哪!真是“苦海有边,生死一念”啊!

从这件事中看到当讲真相时必须心纯、念正。众生得救的希望都在我们身上,责任重大啊!这也证明众生的得救和我们修炼的提高是分不开的,所以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不负众生的期望。

正法修炼与学习的关系

我从小就是同龄孩子中比较突出的,这一直影响到我高三毕业,所以连带著名利心就很突出。可是大学的生活却是反过来了,专业课成绩总是在后面,无论怎样努力都改变不了现状。自己想:师父不是说过学生就应该把学习学好,于是认为这种学法没错。可跟头摔得不轻。就在这时遇到一位同修,正好是同龄人,跟他谈起来,这位同修说:“我在初中时一直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生出了一颗强烈的名利之心,所以到了高中我的成绩一落千丈。我后来才悟到是师父在去我的名利之心。”我听了恍然大悟:我不正跟同修当年一样,放不下那颗名利心、显示心,念书不是纯正的为了学到知识,而是对名的执著追逐。从中看不到师父的慈悲点悟,还在常人中和泥。所以开始尽量不让这种心出现干扰自己。可却生出另一种人心,由于周围的环境越来越好,导致生出安逸之心,越来越不精進,放慢了回家的脚步。这颗心也带到了学习中。有时甚至拿讲真相的工作来掩盖自己懒惰不学习的心。通过这几年的摔打,我才知道是由于没有摆正正法修炼与学习的关系。

其实学习也是证实法的一部份,在学习中如何修去人心证实大法,是我们作为学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义务。同时在学习和做好“三件事”中摆正关系,就是在修自己,因为学业是我们学生大法弟子修炼的环境之一,应当重视起来。记得当年由于对时间的执著而上了一所很差的学校,引起家人对大法的误解,认为大法弟子不上進,不好好学习。后来我悟到应该堂堂正正考一所大学,证明大法弟子不是邪恶所宣传的那样。在退掉当时就读的学校,后无退路,修炼遇到流离失所的条件下,经过努力终于考上一所重点大学,使家人从这件事中对大法的态度改变了很多。这就是说无论我们做什么,都离不开自身的修炼,这其中关系到众生的得救。修炼是严肃的啊!

听师父的话,“越最后越精進”

前一段时间看电视中演这样一个故事,由于小徒弟心术不正,尽做坏事,所以师父告诉大徒弟在他死后替他清理门户。大徒弟遵循着师父的话,找这位小师弟。这其中有一个人问他,你这样找有意思吗?放弃了吧!大徒弟说:“徒弟就应听师父的话。”并最后找到小师弟,清理了门户,做到了师父嘱咐他的话。而我们大法弟子中很多人是和师父签过约的,不但要听师父的话,更要履行自己的史前誓约,这是我们的责任。其实听师父的话并时刻按照去做,就是在修、在精進中了。

以前周围的同修都是长辈,总是呵护着我;有时照顾着我的情绪,我的执著心曝露时,也是侧面的提醒我。现在想想,师父会因为我年龄相比较之下比周围同修小,就降低大法弟子的标准吗?当然不会,标准是一样的,只有实修。写这篇体会让我深深的悟到扎扎实实的修自己是多么的重要。以前读师父《洪吟》中的《实修》:“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没什么特殊的感觉,现在看看“做到是修”这四个字的份量有多重。做到了才算修,光嘴上说、脑中想是不行的;一切都要扎扎实实的做到,这才是修炼。写到这里真感到是洗净的过程,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轻松。

修炼体会是这一段时间的梳理总结,更是更加精進的开始。最后用师父的经文《越最后越精進》结束我的修炼体会:“我知道你们明白后会很快跟上来,但是你们要能在这条最伟大的神的路上少走弯路、不给自己将来留下遗憾、别拉开层次的距离,才是我与你们以至期盼你们的众生的愿望。”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向师尊合十!向全世界同修合十!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