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师父一次次给我归正的机会

【明慧网2005年12月1日】回首自己的修炼之路,磕磕绊绊,诸多污点。但几年来断续的学法修炼还是让我真正认识了师父的法对众生到底意味着什么。正法时期是大法弟子脱离人走向神的炼金炉啊!我的经历让人相信:法能使一切再不好的从新归正,变得更好。

97年,我有幸接触到邻居送我的一本《转法轮》。我找到了我寻找了30年的答案:人活着的目地和意义就是返本归真。我的喜悦难以言表,看第一遍《转法轮》时,晚上睡觉就觉得身体悬空离开了床;看完第七讲,抽了十几年的烟当天就戒了。

可是五套功法我很长时间学不会,做的不标准,盘腿怕痛坚持不下来。我开始产生了自己是“最差学员”的念头,认为自己业力大,对修炼的未来没有了信心。但法太好了,我舍不得离开,所以我虽坚持修炼,但关一直过得不好,“最差学员”修不成的念头一直困扰我。

99年7.20迫害开始。由于自己在实修方面的差距,人心很重,由于我了解历史上中共的整人手段,担心自己在酷刑打压中承受不住,走向反面,造下破坏法的罪,特别是在“最差学员”反正也圆满不了的观念魔变下,我在单位的威逼中选择了放弃修炼。回家的路上,我的自行车闸线突然就断了,那一瞬间我后悔了,后悔自己没有走出人,我想起师父的话:“掉下来才知道后悔,可是晚了”。

晚上回家怎么也睡不着,刚入睡就梦见几个厉鬼抓住我,我怎么挣也脱不开身,我记起第五套功法的口诀,念完鬼就不见了,我也从梦中惊醒过来。我坐起身,看着两岁的孩子和熟睡的妻子,羞愧悔恨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我知道我错失的是万古不遇的机缘!

2000年夏天,我从一个书贩手中花200元请回了一本《转法轮》。亲人们知道后坚决反对我再炼,说你这样的叛变者你师父还会要你?炼也白炼。但我还是控制不住想学,我跪下磕头请师父饶恕我犯的罪,我还想修啊!

因为与同修失去联系,我觉得师父不再要我了。2001年我在路上遇到一位外单位女大法弟子,她问我还炼不炼,我迟疑着不好回答。她真诚的嘱咐我:“一定要炼下去,走出来。”我说我与别人没联系了,没有师父的新经文。她拿出一份师父的新经文《建议》,毫不犹豫的递给我,那鼓励的眼神我永远不会忘。之后的一天晚上,我第一次出来贴自制的手写传单。

2002年老师《北美巡回讲法》发表,我找到以前的同修开始发传单。但由于妻子(常人)不理解,寄存在我家的大量传单损失了,我的大法书也被亲属没收。没有了书,我渐渐的又滑向了常人,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而家人朋友为了将我拉回常人也用了各种方法,但物质和精神上的刺激都不能使我振作,人世的乐趣对我毫无吸引力。我知道,尽管我修得不好,大法已经不知不觉从本质上改变了我,我再也不可能真正回到常人中去了。

2003年初,我从亲属手中要回我的大法书,又从新回到法中来,并开始抄录师父所有的讲法。由于我心性有问题,有一天一直反对我修炼的岳父和他的一个亲属突然来我家中,岳父见我正在抄书,一下火冒三丈,抓起我桌边的《转法轮》就撕,他的亲属抱住我,在和岳父抢书的过程中,暴怒的岳父将我右耳打坏(穿孔)。没有了大法书,我再次无所适从。

6个月后,一向身体健康、预防到位的岳父被查出患了肺癌。惊醒的我找到同修,开始手抄《转法轮》,再次走入正法中来,发传单讲真象。

2004年6月岳父死亡,7月底我到一亲属家奔丧,遇到一位大法弟子给我讲,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我不想落下一个人,”“只要他学了法了,我都想度他,我不想扔下他们。”还告诉我必须要把过去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在明慧发表严正声明,才能摆脱旧势力的干扰。

我悟到这是师父在为我打开心结,师父还要我这样不争气的弟子。回家后找同修,借来《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和《洪吟(二)》,我边抄边流泪,抄到师尊的诗作《梅》时,师父那洪大的慈悲呼醒了沉沦几千年的我,荡涤了间隔在我和大法之间的一切迷雾和阻隔。

2004年10月初,我在明慧发表了正式声明。2005年初。我顶住离婚、被告发的威胁,坚定大法修炼,走过了家人这一关。回首这几年走过的路,我深感师恩的洪大,是师父一次次给了我从新归正自己、洗净自己的机会。

现在的我不再认为自己是“最差学员”了,人为的画地为牢怎么可能精進呢?而且这意念是何等危险啊!几乎断送了我的整个修炼!这意念源于私,执著于个人圆满,让人丧失精進的意志和动力。

是师尊的法,让我坚定了正念,是师尊的慈悲呵护让我一步步走正路。努力的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将自己溶于法中,溶于正法洪流中,成为法的一个粒子,不在意什么层次,就是对自己负责,对众生负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