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姐妹赴京发正念


【明慧网2005年12月16日】去年,9月17日我与妹妹(她也是修炼大法的)去北京发正念,往返五天。本想把進京的情况写出来。又觉得没做什么大事、平平常常、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太远、老年人没有清晰的思路、提笔忘字、怕写的不好这些观念障碍着自己,也是旧势力的干扰,所以一直没有提笔。

几次看到明慧的征文都没动心,196期《明慧周刊》登文章希望更多同修踊跃投稿,提醒了我。当时就觉得应该把進京的情况写出来,不能让那些执著干扰我写文章。写文章也是修炼、也是反思和回顾自己的过程,今后更加精進,也是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排除干扰,不管写的好坏,决心写成、写好。

去年9月上旬,明慧刊登一篇同修到北京发正念除恶的文章,对我触动很大。当时我就想:我也应该去北京,真正承担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使命。虽然我岁数大、路途远,去北京的决心雷打不动。转念一想,我怎么去呀?一个80岁的老太太、一个人去北京谁能放心。心想,最好找个伴儿,找谁呀?思前想后,最好是和我妹妹一块去。可是她不住在本市,也得坐火车才能到她家。咋办?求恩师: “弟子几次想上北京,可是一次也没去成,这次弟子想進京,敬请慈悲的恩师加持弟子。”

就在第二天的上午,突然接到妹妹的女儿打来电话,说她今天来本地开会,明天来看我。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喜出望外。因为她和妹妹同住一个市,她回家我可以随她一起一同前往妹妹家。当我问她:“来开会为什么不来个电话,提前告诉我?”“是领导临时决定的。没有提前通知我。”这就是师父安排的。

到妹妹家后,与她切磋,她非常同意。并表示:作为大法弟子,進京发正念除恶责无旁贷。于是我俩共同学习了师父的《洪吟(二)·征》。师父的话给我们增添了无尽的勇气和力量。又看一遍明慧刊登同修進京发正念除恶的文章,很受鼓舞。我俩一致认为:正法進程很快,时间更加紧迫,明天就起程。

第二天晚上九点的火车。临行前,我们衣着整洁,精神十足。走出家门一看,外面不停的小雨还在下,天黑路上无行人,能有车吗?有点心急,转念一想,急啥?坚信师父、坚信法准有车。正想着,往前一看,就从对面的远处飞快的直奔我们来了一辆三轮车。问他:“火车站去吗?”“去。”回答的真干脆,当时甭提多高兴啦,这就是师父安排的车来接我们的,师父想的真周到。

在火车上发正念、背经文。天亮时,广播声中传来了:北京车站到了。我们终于到北京了,要尽快找到宾馆。做我们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可是找了几家宾馆都不合适。最后这家宾馆太理想了,这房子三面没窗户,只有一面窗户还很高,还是居民的仓库,这房子就是给我们准备的。师父为弟子真是操心。

我们虽然坐了一宿火车,又走了很多的路,既不困也不累,没有疲劳的感觉。这哪象一个80岁、一个78岁的两个老太太,就象两个年轻人。正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那一天有人问我:老师,你看我有多大岁数了?其实呢,她快70岁了,表面上看才40多岁。没有皱纹,脸上光光的,白白的,白里透红,这哪象快70岁的人哪。”

头一天我们是两个小时发一次正念,后来改为整点就发。我们是以一颗金刚不动的心发正念,所有的执著全放下,脑海中只有除恶,每次都是正念很足,就觉得发出去的功威力大无比(我俩都是闭着修的)直接打到天安门的上空,销毁了另外空间的邪恶。空余时间,背经文、炼功、切磋。

回来时乘地铁,下车后迷失了车站的方向,这时从对面走过来一位学生打扮的年轻人,经询问,他指明了方向。可是我们没记住,又去问他,最后他送我俩到候车室。感谢这个好心人,懊悔的是忘记了给这个人讲真象、救度他。

这次進京除恶,我们深深的体悟到:一路上都是慈悲的师父时时刻刻在呵护弟子,所以我们才能平安、顺利的返回。

今后更要坚信师父、坚信法、听师父的话,认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