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理智与成熟的过程中,一步步坚实的走过来

【明慧网2005年10月3日】我于1996年得法修炼

1999年的7.20以后,我于10月9日進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抓走,关在前门派出所,10月21日由当地公安局政保科及管辖区派出所押回,并直接投入牢房,因我拒绝说“不炼”二字,遭到长达7个月零3天的非法关押,2000年5月23日才放我回家。

期间在全国迫害大法笼罩的一片红色恐怖中,我们县進京上访的大法弟子一批又一批,回来后都被直接关押在第一、第二两个看守所里。在非法提审我的时候,我在提审字单上留下了这样的话:我永远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

我回家后仅8天,就又被包片恶警骗至派出所,因拒交大法书,他们就把我和大姐非法关押進第一看守所,从5月30日关押到6月30日。母亲因承受不住这连续突来的打击陷入病危中,于2000年7月26日病逝。

母亲病逝后,市里的同修和我取得了联系,告诉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网站,叫“明慧网”,并转达了“重大问题看明慧网的态度”。从那时起,我在同修的帮助下,买了一台小型复印机,印制真象传单。传单不够发,市里的同修就给与补充,我从那时起开始传递资料,并和几个同修一起,晚上骑自行车到乡镇所在地发放,一夜之间铺满所到之处。有常人给我们送了个名字叫“飞虎队”。

2000年12月,我带着自己印制的双面大法横幅(一面刺绣,一面用红字写),长4.3米,和大姐于12月13日动身,一路顺利来到北京,我们准备在2001年的元旦去天安门扯横幅。在北京同修那里,我们每天出去发真象资料,不料大姐12月29日在石景山五里屯发真象被抓。元旦那天早上,另外两位同修和我一起在上午8点多,在天安门升旗的左侧,打开了横幅。那一瞬间,人心全无,唯有一念“证实大法”。

我被急奔而至的警察打翻在地,几名警察抬着把我投進了警车,在押送过程中,每到一处,因不配合他们,都遭到了毒打,他们把我的脸打破了相。我最终在当天晚上我正念闯了出来。

2001年除夕那天,我乘火车回家。到家后仅一周,2001年的2月2日,我再次从家中被抓,被投進了牢房,这次劳教我一年。2001年4月把我关進了臭名昭著的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在那里,无论12大队大队长张波用什么手段,我都拒绝“转化”。2001年的7月份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万家惨案”,在海外同修的声援下,坚持修炼的同修到期可以释放回家了。在我被非法劳教期间,父亲于2001年11月突然离开人世,我当时毫不知晓。

2002年4月20日,也就是我回到家两个多月后,全县大搜捕,我被迫流离失所,来到了哈尔滨市。在哈市,我依然往家乡传递真象资料,我知道这是一名大法弟子的使命与责任。

在这几年的迫害中,孩子吃了很大的苦头,他爸爸是个司机,每天晚上都不在家住,从他9岁时我开始進京上访那时起,他就自己一个人顶一所房子住,孩子不容易呀。我不在家的日子里,失去了对他教育的机会,孩子开始“包宿”泡网吧,我担心他走下坡路。我在哈市漂泊了半年,在孩子升初中的一周后,于2002年10月回到了家中,当时孩子已经拒绝听我讲大法的真象了;我在做大法真象资料的同时,我一直没有放弃和儿子讲真象;师父一直在管着他,孩子天生善良的本性在大法的开启下,终于又走上了正途。如今,他已退了团,并敢于在学校里证实大法,传播真象;在政治老师诬蔑大法的时候,他当即站起来,讲大法的真象,老师在讲课时不敢诽谤大法了;他不再泡网吧,学习优秀,于今年中考时以优异成绩升入重点高中的重点班。帮着带好师父的小弟子,同样是我的责任。

2003年5月,我接触的哈市做资料的大法弟子同修相继被迫害,我的资料点陷入了困境。那时我刚把电脑运回家,还不会用呢,心里一面对同修的被迫害而感到伤心,一面又非常的着急不懂电脑及打印技术。后来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我又结识了很多同修,学会了打印,学会了上网,装机,装软件等电脑技术,在资料点遍地开花的倡议下,我正努力为之。

如今,我跑市场、买耗材、教技术、上网下载,印资料……当然前提是学好法,在理智与成熟的过程中,一步步坚实的走过来。是师父赋予了我一切,我一无所有,回报师父的唯有在救度众生的路上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

无论邪恶怎么把迫害转到了“背后”,表现出来怎么样的阴险毒辣,我都要跟随师父走到最后,证实大法中、救度众生中,坚定不移;同时,不给它留任何迫害的机会与借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