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师父新经文 紧跟正法進程


【明慧网2005年8月31日】我原是一个忠实的“佛教徒”,其实有附体。人们信奉我,欢喜我。我也觉得了不起,能帮常人“治”许多病,还能“知道”许多常人不解的事情。我到过几十座庙宇年年朝拜名山,访过许多名庙,拜佛求师,可是到头来,把自己弄得不成样子。儿女为我担心,老伴更为我劳神。

98年,我偶得大法,觉得师父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从此开始认真修炼大法。但是自己不识字,捧着天书左摸右看,只听别人读,知道大法好,内心的激动和难过真是无法形容。老伴识字不多慢吞吞的读,我就认真听,并睁大眼睛看书上的字。星期六、日,叫孙子们教我识读。三年过去了,我能通读《转法轮》。现在我能背熟“论语”和两部《洪吟》。

99年7.20后,大法遭到迫害,我认真收藏好书和师父法像,有空就看、就学。其实能通读大法和熟背《洪吟》就是在这三年迫害中進行的,这也在我今后的讲清真象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我和老伴都快70岁了,他虽然能识几个字,我们比学比修,《转法轮》开头几段和“论语”我们一遍一遍的背,就这样慢慢能通读。

在迫害法轮功的几年中,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从2001—2003年,我与老伴做了不少真象。贴了不少不干胶。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们出去散发真象资料,一共两百多份真象资料和一些不干胶,我拿了一大半。我走过几个村子,不到四个小时顺利返回。在面对面讲真象中,我基本上没有遇到难题,我因势利导,见景生情,我向他们诉说大法的美好,迫害大法是有罪的。师父告诉我们要整体提高,我到没有走出来的学员家中用师父的法鼓励他们走出来。也有些学员家中还有一些没有发出去的资料,我又拿来送给别人,起到多救度一个众生的作用。

老伴在2004年两次被非法抓捕、拘留并受到严重折磨、拷打。我并没有怕,首先是考虑到同修们的安全,当晚我不顾漆黑路窄,抄近路通知同修。老伴两次回来后,我们再认真学法,正念正行,维护好大法,不能跑不能躲,堂堂正正的修。我与老伴每年都种好口粮田,两个儿子和媳妇都在外面打工,孙儿孙女上了中学小学,到了星期六、日,几个女儿家的孩子也来姥姥家,许多孙儿孙女、外孙在一起,好不热闹,我总有意叫孩子们读师父的大法,学“真、善、忍”,做一个好孩子。我也不执著于金钱得失,除了少量的开支外,我都用于大法中。我记得有一天半夜里,最小的孙儿突然发高烧,我把孙儿搂在怀里,心不慌,意不乱,口里一遍一遍的背着“论语”,一个小时过去了,孩子的烧退了,安静的睡着了。

自从师父“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新年问候”三篇经文发表后,我更着急,我每天三点就起床,洗漱完毕,先背三遍“论语”再炼功,炼完功再做好一天的家务,把最小的孙子送到幼儿班,我就出去讲真象,晚上学法。讲真象已成了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在陌生人面前也能顺理成章。有许多人见我这个老年人说得头头是道,主动向我索要真象资料。我记得有一回,我正对两个人讲真象,忽然旁边来了一个青年女子,她听见我说法轮功,她冲着我说:“法轮功是搞政治,围攻中南海,炼功人自焚”。我笑着对她说;“因为你们只听到电视上的一面之词,而不知道内情,你当然会反对,你碰到我,也是与大法有缘份吧!今天我们相见也是你得救的希望,我给你解释清楚吧!”结果她高兴的拿了真象资料,并且要了护身符。

在初一、十五或庙会的日子,敬香的人多,也正是我讲清真象的好机会,我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学大法的人不但敬神敬佛,自己时时刻刻都在修正自己,无私无我,处处为别人好,你们敬香的人虽然有一颗善良的心,但与我们的目地不同,大多数人都是为了自己,求神保佑家庭平安,儿子出外打工顺利,媳妇生个儿子,消灾、解难,你们如果默念大法好,天赐幸福平安。在危难中喊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能化险为夷,老师就是来救度众生的。

当师父的经文“向世间转轮”、“不是搞政治”发表后,我更感到我们大法弟子历史赋予的使命重大。在村头、路边、街头巷尾,在别人屋里或路边小店,我都有意走上前与别人搭话,许多人都很喜欢听我讲真象。我穿戴整齐,朴素大方,总有人经常问我:“阿姨(奶奶)”今年多少岁了?我说离70还差几岁。“我看不是,像五十多岁的人。”我说这都是学大法的好处、福报。我告诉他们学法轮功是一个真正的好人,现在共产党不讲人权、人性,无辜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是千古奇冤,将来迫害的人要遭天报,如果你是党员、团员就要退出来,我是为你好,你可以化名,不影响你的工作,不损害你的利益,你千万要相信。人一生不是一帆风顺的,当危难来的时候你会平安而过,或者是避开劫难。

开始时总是有许多人半信半疑,我就讲一些浅显的例子给他们听,比方一箩谷、菜籽,其中一半变质了,主人准备处理掉,换新的,如果把这其中的几分之几挑出来该多好,你是其中的一粒,是这一堆的组织成份。我还说了许多科学道理,现在科学家发现大西洋、太平洋底下有沉下去的城市,考古学家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太平洋是一片绿洲。我的孙子读中学,教我们爱护地球,地球在不断的升温,预计多少年后喜马拉雅山的积雪要融化。从2006到2012年是地球净化期……。也有些人把我讲的话当故事听,当我一讲到退党、退团这个敏感的词时,就说我们法轮功搞政治,我说像我快七十岁的人,还想什么权力,再说我也不识字,给一个官我也不会做,我也不需要什么金钱,修炼人并不看重财物。许多人惊讶的说:“我不是听你说,我还以为你五十多岁呢?红光满面的,真是法轮大法好,退就退吧!”于是我就拿出“三退”声明书叫他签名。

我告诉他们:现在社会上流传着许多预言,人们用各种信教、愚昧的方式“消灾”,我看这些都是枉费心机,你们只有相信大法,才是对自己未来的最好选择。记得有一天,我在车站对两个年轻人讲真象,旁边站着一个中年男子,他在静静的听,后来他要过“三退”声明书在上面签了名。过后我一问才知道他就是本车站的站长。还有一次我碰到一个乡镇干部,因为我以前也对他讲过真象,当我讲到退党保平安时,他很爽快的答应签了名。无心碰到有心人,有心也难成有心事。这个事不能性急,总要以法为师。开始时,做这些事,我也觉得难。讲清真象对于我来说很轻松,讲三退开始时,我是从家庭和自己所有的亲戚、侄儿、侄女开始的,到现在在“三退”声明书上,我数了一下,已有六十多人签名。

老师在《去执》里边讲得很清楚,“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许多年来,我没有一点怕心,只是谨慎而已。我没有遭到一点魔难,在99年7.20以前,在一次两市、三县的几千大法弟子交流法会,是多么的祥和、壮观、庄严,我虽然不识一个字,没有一个字样的稿纸,我望着几千个慈祥的面孔,我讲了近半个小时。大家的掌声使我觉得这是师父给我的力量。师父说在修炼的路上没有参照,没有榜样,没有顺风车,都是在迷中修。我只是觉得有的同修在魔难中掉下去了,跟不上正法進程,我讲出来让一个同修给我整理一下,与大家共勉,让我们共同精進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